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赴會迷思(二):百分百感覺?

2018/6/7 — 16:02

美國著名鋼琴家Jeremy Denk,圖片來源:The Saint Paul Chamber Orchestra 片段截圖

美國著名鋼琴家Jeremy Denk,圖片來源:The Saint Paul Chamber Orchestra 片段截圖

上星期刊出《赴會迷思》一文後,編輯和友人都先後提出了一個議題:要樂迷出席古典音樂會時「忠於感覺」,委實十分困難,皆因影響感覺和印象的元素太多太亂,有時甚至遭到權勢或樂團一方壟斷評論,而普通新媒體,因欠缺此等優勢及影響力,則享有較少話語權,或被樂迷判定為有欠權威之論調。這種不平衡現象或令我們對演出有了先入為主的引導,不能百分百忠於個人感覺。

這個議題不易討論,筆者嘗試先以兩個角度切入:左右個人感覺的因素(Circumstances)、審美機制對上述不平衡現象的回應(Personal Aesthetics)。

權威話語 人云亦云?

廣告

相信樂團摘錄世界各地權威評論文章來讚譽訪團合作的藝術家,已成全球慣例。這個做法一方面宣傳該項表演項目,另一方面則同時為團方找佐證,支持他們的選擇,潛台詞大概是「喂,這本權威雜誌也這樣高度評價他,這次我們的選擇正確不過,所以請各位樂迷購票入場」云云。誠然,團方不會摘錄於自己不利的評論,這往往令言論一面倒,反而要靠樂迷勤做「功課」,方可得出公允結論,那就是購票與否。

以上星期在香港大學舉行的《琴鍵上的雋思:登克鋼琴獨奏會》為例,主辦單位HKU My University Spotlights Encounters (MUSE) 邀請了美國著名鋼琴家Jeremy Denk在香港首演,事前在網站廣告中引用早年與著名小提琴家Joshua Bell合作的音樂會節錄,並強調演出曾教現場觀眾站立鼓掌(Standing Ovation)。樂迷會否因而被吸引入場?說不定,權威雜誌和昔日演出的影響力可謂因人而異。筆者有幸欣賞當晚的現場演出,果真技藝精湛,演繹難度非一般的曲目,亦能令音符豐盈清晰,有部分的小節更令人雞皮疙瘩,有了感觸。好了,此篇的焦點,不在評論(本地中英文報章或媒體亦已有相關評論,此處不贅)我們沒有因為那則宣傳帖文而一同站立鼓掌,不是不值,而是每人各有判斷;即使站立,也絕非盲從。評論如此說,只加深了樂迷對獨奏者的認識。至於提升正面評價的效果,並非直接而生,而是需要經歷一套審美機制,稍後再述。

廣告

廣告本身的內容固然重要,但現時香港古典樂壇,則是因大型樂團獲得政府及其他贊助商的支持,令相關宣傳可謂無孔不入。鋪天蓋地的宣傳方式,形成熱潮,對於並非透徹理解和認識音樂家和相關作品的樂迷而言,容易產生錯覺,將多宣傳與好品質劃上等號,得出「既然大型樂團都如是說,噢,原來這就是好了。」

「他說好,所以我也覺得好」這種人云亦云的意識,一直都很危險,一直都很值得商榷。審美眼光和感覺都擁有自由意志,縱然人家給了你先入為主的看法,但自身感覺不妥,樂迷步出音樂廳之時,心中依然有一絲不同意,只是沒有表明一切而已。我們有沒有可靠一點的參照標準?有,人際關係經常扮演這個角色。筆者多年出席各類型的音樂會,眼見約有百分之八十的觀眾,都是結伴進場的,獨個兒欣賞的只是少數。人際關係,甚至師徒關係,委實一直為音樂會的票房推波助瀾。「這場好,這個鋼琴家彈奏貝多芬很出色,是個『貝多芬人』」云云,每每不絕於耳。前輩音樂界友人、普通習樂之友,以至父母和很多門外漢,都會將自己喜歡的音樂會,推薦給身邊人──這情形於音樂人之間尤其普遍──而不知不覺間,推薦人將個人音樂品味和欣賞標準投射到他人身上。筆者的「感覺」有時亦會因此受到影響,明明未識演奏家為何方神聖,後卻因友人的話而對演出份外期待,有時期望落空,有時則兌現期許。但,這樣不斷兌現和落差,修正對藝術家的「感覺」就是一種審美的過程。

一手感覺 二手資料並鑑

心水清的讀者可能駁斥,既然音樂推薦可以通過審美機制修正先入為主的「感覺」,那為甚麼極盡優勢的樂團的廣告鋪天蓋地,就不能用同樣辦法修正?

沒錯。如果欲避免這種優勢主導甚至令整體社會的審美標準向權勢靠攏,最重要在於確立自己一套審美機制:「知名樂團這樣讚揚也是徒然,皆因我聽完音樂會發現,不外如是!」或者是針對較弱勢的本地樂團:「沒有太多宣傳,音樂會也非全院滿座,但聽畢思緒靈動,技藝感情一流!」(沒有宣傳的音樂會,多靠上述友人推薦的渠道接觸,此處只為對比兩種客觀環境)。

有為數不少不太熱衷古典音樂的朋友經常問筆者,有了錄像和錄音唱片,我們為何還要前去音樂會?只是為了感受現場氣氛及音樂在前實在的聽覺享受?不,為了審美能力的不斷提升。父母有時會攜同小孩子到音樂廳欣賞音樂節目,乃屬異曲同工,旨在讓他們早一點接觸更多現場音樂,訓練感官和感覺。我們攜著一些已有的資料:友人的推薦說話、廣告上的正面評價、演奏家早前的錄音或錄影片段,好了,進入音樂廳,樂曲伊始,不是要摒棄這些東西,而是比較一手感覺和二手資料之異同,繼而改進自己對演奏家的感覺。先入為主的情況經常發生,但落差能夠平衡這種原本向權勢傾斜的審美標準。

因此,筆者要進一步修正自己上回的說法:忠於落差和失望。權威可能正確,但認同與否,任君抉擇。我們千萬不能有所謂「藝術觸覺」的包袱。

最好的音樂,沒有定義的,就是那種能讓最頑皮的黃毛小子靜下來欣賞的;最劣的音樂,同樣沒有定義的,就是那種沒法讓最專業的忠實樂迷投入其中的。這是一個堪比日落日出周而復始的自然現象,於受眾造詣無尤。

齊來做個透徹認識音樂的人,就此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