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跳島藝術遊:瀨戶內海的藝術風景の男木島

2016/9/12 — 9:37

女木島與男木島又名雌雄島。女木島有鬼島的別名,可男木島是無的。

男木島卻是充滿人情味及野貓的小島。

廣告

要深度認識小島,最好的方法當然是住在小島上。

廣告

這天晚上我選擇住在男木島,看見男木島的另一面。

不少旅遊瀨戶內的旅遊指南會建議住在高松,然後每天前往不同小島看藝術品。但很多船程和作品觀賞的時限都只在上午至黃昏時間。尤其是女木島和男木島兩個較細小、又沒有太多的藝術品的島嶼。

藝術祭工作人員通常乘坐最早的八時航班到達小島,遊客隨之而至,小島繁忙的一天隨之展開。

我卻選擇了另一個方式遊覽男木島。隨著下午的船班到達,我先到民宿放下行李後,差不多是下午三時,繼而馬不停蹄參觀各項藝術裝置。

與很多遊客一樣,隨著官方的路線穿梭男木島各狹窄的巷弄之間,觀賞作品受時間所限,只能如走馬看花一般,更有點像集郵的心態,為的是蓋滿藝術祭passport,能夠細心欣賞的時間不多。

所有藝術裝置皆在下午四時十五分關閉。趕著在作品關門前,到達所有藝術作品,最後還是欠了兩三個未能進入,雖有點缺失,但這就是生活中的一點不完美吧。

隨著義工離開,各室內的作品也隨著關門。義工、遊客等待著最後一班五時的航班離開男木島。

五時過後,小島回復寧靜,沒有藝術祭、沒有遊客,只餘島上數十位居民。

趁著日光還豐沛,離開島中心,隨著油畫指示牌行向男木島燈塔,需時三十分鐘,若要趕往下一個島,必定又是走馬看花。

這晚住在島上,時間很多,人群離去後,我便走向寂靜的燈塔,雖然不能走進燈塔資料館,但坐在燈塔下的沙灘,欣賞著落霞,寫意又滿足。

品味落霞後,回到碼頭處,發現有數位島民坐在一起飲啤酒,他們看看我,當然一眼就能認出我是遊客,便友善地說出一句 Kon ni chi wa! 然後是一堆日文,雖然不明白但他們都十分友善。

回到民宿,極其疲倦,原打算稍事休息,但民宿老闆到房門外拍門,說可以食晚飯了!民宿老闆是位八爪魚夫,專捉八爪魚做飯,看見這個海鮮晚餐,真得不得了,有八爪魚飯、魚生、螺肉、蜆湯,還有最好味的秘制煎魚!一日跑了兩個島,疲倦得要死,這餐飯使人精神一震!

晚飯時,老闆知道我不懂日文,很努力找其他懂英文或中文的日本人告訴我一事,原來他不斷用日文叫其他日本人過來告訴我,碼頭裝置藝術「男木島の魂」的夜景很漂亮,叫我要去拍攝,還說他可以陪我去。老闆的盛意使極疲倦的我也提起了股勁,跟他走出碼頭。

兩個語言不通的人一邊行一邊講什麼好呢?就是學日文吧!起初老闆也不明白我要跟他學日文,慢慢地他知道了,也樂意教我!由民宿到碼頭只是十分鐘路程,但甚少光害的小島,卻可看見天空無數的星星,指著星星,老闆開始教我日文發音為「好事」!男木島最多是流浪貓,指著貓喵,老闆又教我「叻哥」!

第二天早上,收拾行李後,老闆娘已準備好早餐。這時老闆拿著他的雜誌訪問給我看,他的八爪魚料理曾受雜誌介紹,這是他一生生活在男木島的事業呢!

與老闆和老闆娘道謝後,又準備起行到下一個島了,離開民宿時,老闆還一直在門口跟我 bye bye ,每一下回頭他還站在那裏。這份人情味,相信只有在這小島漁村中才能找到。

男木小島又開始新的一天,一批藝術祭工作人員又到了、又開檔了,迎著無數前來藝術祭的遊客及問題,而我這時帶著這份令人難忘的人情味航向下一個小島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