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身在空間中的喘息

2017/10/5 — 12:40

【文:Grace Tsang曾西西】

「喘息空間:香港當代藝術展」是由亞洲協會中心策劃,展出於金鐘的香港賽馬會復軍庫內的麥禮賢夫人藝術館中。藝術館置於軍庫中心位置, 需繞軍庫走一趟才能盡覽藝術家們配合今次展覽所創作的新作品,而場館內展示的則是符合主題的舊作。此次展覽展出11位香港本土藝術家的作品,當中展示他們對身於香港這個城市的反思,探討都市生活、集體回憶及自身與城市空間互動所得出的感受。

場內分割了一暗一明的空間放置展品,暗處不光放置錄像與混合媒體裝置,還有畫作及雕塑。進入館內,雜碎的鈴聲在幽暗寂靜環境迴響,引導觀眾開始探索空間。這是來自於卓穎嵐的聲光裝置《貪婪.寂靜》(2015),作品營做出焦慮不安的空間感,舊酒瓶與內置旋動塑膠片製作出的聲頻環繞耳際,莫明浮現出那駐足於香港鬧市街頭所能聽到噪音,煩擾卻無法逃離。

廣告

卓穎嵐《貪婪.寂靜》,2015

卓穎嵐《貪婪.寂靜》,2015

廣告

鄭智禮的影像《門》,2008

鄭智禮的影像《門》,2008

一牆之隔有鄭智禮的影像播放《門》(2008),快速播放一個舊屋村大樓中的鏡頭,人們從早上拉閂出門,不斷進出至晚上,透過記錄人們日常呈現出現今大都會式的急速忙碌,人與人之間及具居住環境關係的疏離。

明亮處放了掛牆式的製置作品,王浩然的作品《無題柵欄》(2012)運用仿植被植物與木裝柵欄的結合,重現香港特色風格,關注於展示公共空間中的限制。

王浩然《無題柵欄》,2012

王浩然《無題柵欄》,2012

展覽經過兩年籌備,選用了年輕的當代藝術家的新舊作品,從室內至室外可以見到藝術家的心境轉變。在探究新作前,追溯返藝術家們創作舊作時的心境可發現隨時間變化,他們對香港這個城市有更深層次的解讀和思考,不僅停留於表達其形,如同在場內的高倩彤《無敵海景》(2015),葉梵《消失的城市1,2》(2015)等, 經過沈澱內化後再從作品更多的展示其對香港社會的觀念、態度和印象,所呈現的空間是擁擠而密集,這正是香港的寫照。兩者的作品均試圖展露人們希望遠離喧囂,避開擁擠,總是渴望逃離,嚮往居住理想之地,追尋喘一口氣的幸福與慾望。

高倩彤《無敵海景》,2015

高倩彤《無敵海景》,2015

葉梵《Lost City 1,2》,2015

葉梵《Lost City 1,2》,2015

置於館外的鄭智禮的新作《μm》(2017), 相較與令人《門》(2008)震撼及明瞭,眾多玩偶的堆疊代表擠逼,人體的壓迫所呈現的空間窒息。而葉梵新作是立體的不鏽鋼雕塑《Lost City》(2016),將過往平面的作品立體化,鑄成了不鏽鋼及黃銅的城市牢籠,立於眾多高棲大廈之間,建立了與現實空間可持續伸延的關係。

鄭智禮的作品《μm》(2017)

鄭智禮的作品《μm》(2017)

是次主題「喘息空間」,有許多地方值得人思考,其實用室內外方法分隔前後期相較把同一作者作品放在兩旁對比.是另一種欣賞觀感。藝術家不斷的反思著我們生活在這寸金尺土,人口密佈的香港,何曾有一個空間讓我們喘息下來。舊作的份量足以表達主題核心,新作也較舊作手法成熟也更具啟發性,能從同樣主題的作品中側面理解香港及藝術家們思考模式的轉變。

然而,作品的佈置分割而使一部份作品失去關鏈性,如葉梵他嘗試把過往的二維創作轉成三維及透過這轉變更多的表達他對藝術與香港探索的心路歷程,然而2016年版的《Lost City》置於館外一個隱蔽位置,若不仔細搜索,恐是難以發現及察覺其是《Lost City 1,2》2015版的延伸。同場卓穎嵐《集結》2017與其《貪婪.寂靜》2015及高倩彤在室內《無敵海景》2015及戶外錄像裝置作品《每一個單位》2017等,作品因分散於軍庫不同角落.在沒有明確指示情況下,教人難以分清館內外的「空間」該如何理解。後得知原來部份藝術家初嘗設置戶外創作,不難理解可能是經驗缺失或為配合戶外環境而犧牲掉關鏈性。更有可能是展方是希望人們自己進出內外,探尋及梳理當中脈絡, 加以思索自我沈澱,而必須採用這種分割手法處理吧。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第二課(何建宗主講《藝評憑什麼?評什麼?》)獲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