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逝去的花火閃耀版》:性別議題新鮮 逝去熱情不再

2017/8/4 — 13:49

《逝去的花火 閃耀版》宣傳照
(圖片來源:千載一念 facebook)

《逝去的花火 閃耀版》宣傳照
(圖片來源:千載一念 facebook)

以同居室友作主題的舞台劇在年輕原創劇場十分常見。雖然合租單位作Flat Share在其他同樣是居住成本嚇人的國際城市如倫敦、紐約等非常流行,但在香港一直沒有成為主流。可能由於流行文化如《六樓後座》、《百分百感覺》的室友同居設定留下了一種反叛青春浪漫印象,《逝去的花火 閃耀版》以類似角度嘗試描寫一些寫實的當下世代感情世界,雖然未太能夠掌握意境與寫實之間的平衡,令角色迷失於兩者之間,但同居室友設定在年輕人熱烈追求空間自主自由的世代,仍然與現今社會關心的議題有迫切相關性,劇中不少的新議題令人共鳴。

猶如戀愛時的「心大心細」,編劇鄧子琪的文字在回憶、懷緬的細膩環境下比較流暢舒適。那種「舊日風光美好」的質感令「樽裝維他奶」這些視覺符號在演出中留下深刻印象;但當意識到溫柔的文字欠缺危機及衝突動力,編劇在嘗試走出熟悉的領域,進入低俗、瘋狂、衝動等氣氛時,文字卻表現得力不從心,不足夠為世界觀擴闊立體感。塔羅牌、rock and roll、籃球等符號徵狀只是稍稍出現,迷信、不羈、好勝的徵狀內容性格沒有滲透到角色的語言習慣。太多的gimmick令角色性格削弱,當gimmick用盡,就唯有退回聲音悅耳,但旋律都是一式一樣的溫柔背景音樂中,躲藏在那個唯美的安全網,沒有太大驚喜。

嘗試涉獵多個主題,如苦戀中永無止境的等待、Loser族群的存在感、音樂、運動、理想,這些都不乏吸引年輕人的新鮮感。但由於大部分主題以社會現象的狀態出現,呈現了現象卻沒有變奏,沒法演繹出每個主題應有的深度。相反,比較概括而且沒有那麼走在潮流最前線的性別議題卻留下了深刻印象。

廣告

四名室友中兩名在性別上都需要在社會目光下掙扎。Matthew作為男同志雖然愛上在追求另一位女室友的男生,產生兩難局面,但三角戀在同志或年輕室友故事中並算不上是新鮮題材,沒有太大發揮空間。屋主「男人婆」Kayden不是典型商界女強人,贏取MVP的職業籃球員背景(雖然女性職業球員在香港並未十分普遍)令角色打破堅強成功女性必須有著CEO的理智,也可以是運動員般的衝動狂野,反映了對現實社會中女性角色轉變的細微觀察。明顯對此角色的神髓比其他角色有更深刻體會,編劇筆下的Kayden不只生活在浪漫的國度,她比其他角色有危險性,隨時可能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行為,為演繹提供大量發揮空間。

《逝去的花火 閃耀版》劇照
(圖片來源:千載一念 facebook)

《逝去的花火 閃耀版》劇照
(圖片來源:千載一念 facebook)

廣告

堅持室友間不能有秘密的Kayden罕有地穿上女性打扮,偷偷準備前往神秘約會卻遭爽約。失望的Kayden遇上同樣因為追求另一室友子晴卻遭拒絕而垂頭喪氣的Sean,二人喝至大醉。雖然醉後的說話都不過是圍繞苦戀的大道理,但二人在對話中逐漸變得親密,徘徊在發展至下一步的邊緣,好像在冒著背叛子晴及Matthew兩名室友信任的風險,令該段情節比故事其他部分吸引。Kayden作為堅強女性的苦惱與掙扎,在不顧後果的性格行為中贏取觀眾的同情。雖然最後什麼也沒有發生,二人也其實沒有在關係上有什麼轉變,但這一幕也足以為Kayden故事發展的下一個變奏埋下基礎。相比起子晴、Matthew、公主只能以抱著結他、觸不到的戀人、維他奶樽,以自憐自愛的哭聲作為每個角色故事發展的高潮,Kayden勇敢地迷失在沒有愛的性中,建立了獨特的角色細節,令觀眾能夠投入她的角色。角色意想不到的決定,令她的描寫有血有肉。

沒有足夠類似Kayden的角色設定及情節支持,其他故事支節發展的步伐沉重,有著多餘的水分。雖然編劇注意到沒有像普遍香港原創劇目般加入大量死氣沉沉,聽起來憂傷鬱悶的大道理詩句,自覺地提供能夠吸引年青人的喜劇笑話,但是幽默的來源只限於食字、潮流文化等,少有觸及社會禁忌,略嫌搔不著癢處。假如希望接觸更多不同層面的觀眾,需要更加深刻的內容。

可能因為在三百多座位的劇院內入場觀眾沒有佔上一半,當笑話不太有效時,演員唯有勉強加入不必要的額外力量嘗試令觀眾投入。然而,當力量過猛,演員的演繹看似失控,打破了劇場中有效率地應用聲音及肢體的美感。公主(呂烺均 飾)的舞臺技巧感覺刻意,尖叫、勉強加大的修飾動作表現了演員的自我中心,把自己放在故事之上,模糊了敘述,令觀眾難受。子晴(張美儀 飾)的演繹比較平穩,沒有刻意放大,嘗試細心聆聽舞台上的現場狀況作出反應。雖然角色創意上沒有太大特色,但起碼沒有越描越黑,完成了交代劇本的基本工作,看得比較舒服自然。羅雪妍演繹Kayden有點緊張,動作與停頓間有點菱角,對角色的性格不太習慣,唯有醉酒一幕發揮得比較得心應手。黃定謙飾演Matthew以沉重步伐表達內心憤怒,沒法透過對白表現內心質素,只能夠以小朋友發脾氣般的姿態向觀眾指示(indicate)情感,雖然行動說話比較自然,但彷彿無法與其他演員溝通。Sean(陳浩然 飾)的喜劇節奏感強,輕鬆自如的存在感與公主的演繹顯出反差,即使在演出rock and roll一段也能在瘋狂中控制自如;然而輕鬆的演繹令一些比較需要戲劇張力的場景欠缺氣氛,但整體感覺自然,活潑生動。

沒有如電視劇般的長時間建立角色,也沒有如電影般有鏡頭角度、色調、真實佈景為角色製造大量註腳,《逝》的文字卻沾染了不同媒體的寫作方式,未能適合舞台的節奏和效率。對浪漫抒情音樂有熱情的觀眾能在兩小時多演出中享受以流行曲編曲風格製作的原創音樂,可能能夠找到一點熟悉感;但假如希望重拾戀愛中那些燦爛的花火,故事情節的禮讓和保守也許未太能夠燃燒心中的那團已經逝去的熱情。

《逝去的花火 閃耀版》宣傳照
(圖片來源:千載一念 facebook)

《逝去的花火 閃耀版》宣傳照
(圖片來源:千載一念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