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配樂講座筆記】配樂家如何和導演溝通?溫子捷:先談合作再談創作

2018/3/22 — 12:48

溫子捷(左)與翻面映畫主理人查拉(右)。

溫子捷(左)與翻面映畫主理人查拉(右)。

【文:JohnnyWen】

電影配樂系列講座來到最終場次,在週日午後的光點華山電影館二樓藝文廳,主辦單位翻面映畫邀請到配樂作曲家溫子捷擔任主講人,分享其配樂工作經驗、創作發想過程與幕後心路歷程。

「說實話,國外真的比較厲害,《電影配樂傳奇》中那些大師分享的故事,就很像 Kobe Bryant 在講自己一場得六十幾分,而我只是一個打 SBL、一場只能得十分的球員。但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場只能得十分的生活是怎麼樣子。」與前幾位講者最大的不同在於,溫子捷所做過的配樂包羅萬象,風格上有很大的落差。如果提到林生祥、雷光夏、王希文等音樂人的作品,會讓你腦中自動浮現一些配器特色、氛圍或想像,那溫子捷就是那種,可以洋洋灑灑列出一整串作品清單,但你可能從來沒注意過是他做的。

廣告

Q:您擅長做什麼樣類型的配樂?
溫:大概是能賺錢的類型吧哈哈哈!

在賭桌上贏多少錢是其次,重點是你能坐多久

廣告

做紀錄片配樂起家的溫子捷,入行原因(就本人的說法)十分荒謬。

他在就讀復興美工時的素描老師是楊力州,後來楊力州離職去拍紀錄片,第一部作品《畢業紀念冊》便找了溫子捷來做配樂。「當時我完全外行,就用口琴、吉他和貝斯做了一段音樂,做完還不知道怎麼放。」他將音樂錄成卡帶給楊導後遲遲沒有下文,等看了電影才發現音樂已經在裡面了。

就這樣,在專業基礎不足的狀態下,溫子捷陸續幫楊導做了幾支配樂,同時也在設計公司上班。後來因緣際會獲得製作公視新聞配樂的工作,並為了學習更多知識技能而投身影視後製產業;2004 年專心投入配樂工作,2006 年做了真正有上院線的紀錄長片《奇蹟的夏天》。

「你必須在某個階段抓住某個機會,這個機會就會帶你去下一個的地方。」2012 年做了《逆光飛翔》後,溫子捷的配樂之路拓寬了許多,之後陸續操刀《共犯》、《不老騎士》、《青田街一號》、《幸福路上》等電影以及各種類型的廣告配樂。「就像在賭桌上贏多少錢是其次,重點是你能坐多久。」溫子捷調侃自己做過不紅的電影比紅的多太多,但能夠在這個圈子生存將近二十年,光倚賴熱情和才華可是行不通的。

他現場播放了幾支自己參與製作的廣告,並以有點戲謔的方式分享從接案到任務完成之間所發生的各種甘苦辛酸。像是反覆修改音樂後,客戶方更換負責人導致一切重來;無論如何調整都達不到導演想要的「開心」感,令人懷疑是否是導演自己最近生活不開心;凌晨十二點才收到剛剪好、但隔日就要交件的三分鐘影片,而且配樂需求是具有澎湃歡騰感覺的大編制管弦樂,只好熬夜趕工……。

「做配樂其實不像想像中那麼浪漫。」溫子捷表示,配樂最主要的目標就是提供影像所需的音樂內容,在過程中必須不斷切換角色:與導演或案主溝通時要當個能言善道的業務,回頭做音樂時得回到創作者的狀態,投入情感。「跟做流行音樂跟做配樂完全是兩回事,我們只是使用的工具一樣,但邏輯完全不同。」

上場打球前先認識你的隊友

溫子捷很明白地表示,配樂是龐大電影工業的其中一環,當所有素材集合起來在大螢幕放映時,才會知道很多東西跟原本想像的不同,於是開始各種修改。除了導演,跟配樂最相關的就是剪接與音效。

所有的音樂都有曲式架構,電影配樂的曲式邏輯來自於敘事結構。「剪接師算是除了導演之外最了解這部片的人,擁有多少素材(畫面)、可以如何講故事、哪些部分要用音樂補足,他必須很清楚,所以配樂跟剪接是息息相關的。」溫子捷笑說,要先跟剪接師打好關係,以免你音樂已經做好,他還在改畫面就麻煩了。

另一個要配合的重點是音效。電影中的聲音不只配樂,還有對白、旁白、音效與環境音,音效最容易跟配樂打架,所謂的打架,就是兩方在處理同一個畫面的情緒時,做了類似的事情,加在一起反而太多。「有一次杜篤之就請我把器材帶去他的工作室,希望我把配樂的低頻拿掉,因為他在同一段放了風聲。」溫子捷再次半開玩笑地說,聲音最後由誰統整,另一個人就只能摸摸鼻子認了,因為通常在聲音打架時都會先去刪對方的東西。

入行一段時間,發現自己對製作時程與所有表現技術有一定的掌握度後,溫子捷反而覺得被要求修改是好的,「因為自己不是原生創作者,思考的角度一定跟導演不同。導演身為一部片的總指揮官,配樂就是 support 他所有的可能性,我後來也會去欣賞導演修改東西的邏輯。」在有限的製作期間內,做配樂就像考試,要把會寫的先寫完,不會寫的再想辦法適度分配時間。

先談合作,再談創作

講座後半段,溫子捷播放了一小段電影《共犯》,並逐一講解在對話轉折、畫面轉場時音樂做了哪些輔助與加強,如何引導觀眾情緒與劇情一致。生活中存在的大多數聲響,對人的心理影響是相對中性的,音樂反而比較可以透過樂理或一些技術性的安排將情緒具象化,組合出人們的心理期待,前提是配樂師必須對影像的結構性和符號的暗示性要有充分理解,才能掌握音樂在時間流動上的脈絡。

「配樂就像調味料,當所有食材都一樣時,可以透過音樂去告訴你這是甜的還是鹹的料理。」最後溫子捷也表示,做配樂的人其實不用把自己想得太重要,音樂確實能對影像產生許多影響,但它終究是加分條件,當一部片從劇本、演員、設計美學、剪接到音效等各層面都很優秀時,所需的音樂可能會越少或越精準。

「想像一下吃便宜鐵板燒與高級牛排的對比,如果原始素材不夠好才需要下大量的調味。」大多數剛入行的配樂工作者,最常面臨到的問題就是音樂做太滿。溫子捷建議大家從合作的角度去思考,傾聽並理解導演的需求,感受這部片想表達什麼、音樂該如何輔助,而非一味地認為這是自己的創作,導致無法更宏觀地解讀作品,並陷入難以與團隊其他人同步(在同一個狀態)的困境。

《電影配樂傳奇》己於 3 月 9 日上映,以漢斯季默為首,除了邀集各路配樂大師齊聚暢談配樂奧義,片中也公開了不少影史經典配樂譜寫錄製過程與幕後秘辛。(更多電影與講座資訊請見翻面映畫粉專)

《電影配樂傳奇》己於 3 月 9 日上映,以漢斯季默為首,除了邀集各路配樂大師齊聚暢談配樂奧義,片中也公開了不少影史經典配樂譜寫錄製過程與幕後秘辛。(更多電影與講座資訊請見翻面映畫粉專)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