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難民在博物館可以做什麼?

2017/11/13 — 10:29

Multaqa: Museum as Meeting Point – Refugees as Guides in Berlin Museums

Multaqa: Museum as Meeting Point – Refugees as Guides in Berlin Museums

今年8月趁著美術館開始忙之前,去了德國做一個短期美術館研究。起因來自MoMA 將在2019年完成擴建,展覽空間預計將會增加30%,每年250-300萬的參觀人數估計也將會大幅提高。我們的館內的新目標是希望將提供民眾一個更welcoming,更友善的參觀經驗。

如何提供民眾不同的參觀經驗呢?教育部門,和公眾服務部門一樣,是面對民眾的最前線,因此自從去年開始, 我們部門在館內嘗試了許多與民眾互動的pilot 專案, 希望能夠找出讓參觀民眾印象深刻的互動方法。除了不斷試驗之外,我與同事們開始到別的國家參觀博物館的操作。

之所以選擇德國作為觀察的國家,是因為之前的工作經驗,已經對亞洲(尤其是東亞)以及美國的博物館的運作都有一定的瞭解。在一些美術館的國際會議上(例如CIMAM),覺得自己對於歐洲博物館運作缺乏瞭解,我的同事不少已經去英國參觀過Tate exchange,也因為德國在2015年接收大批難民之後,美術館開始推出專門為難民設計的企劃,讓我選擇德國作為研究對象。

廣告

僅僅10天的旅程,參觀的博物館包括了Pergamonmuseum, 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 (HKW), Hamburger Bahnhof, Jewish Museum Berlin, Martin-Gropius-Bau, Neues Museum, Deutsche Kinemathek, Topography of Terror Documentation Center,, Bauhaus archive, ZKM | Center for Art and Media Karlsruhe。旅程之中,我也撥空去了documenta 14 。十年前,我在documenta 12 幫艾未未籌畫了他的Fairy tale 童話的藝術計劃,在kassel 這個小城待了將近三個月。這次重訪,我也親身的感受這個城市,隨著大量移民移入的轉變。

在參訪的過程中, 我採取了以遊客的角度來觀察美術館整體的參觀經驗。(是的,就是像美妝專櫃的神秘客,偷偷觀察櫃姐,評比他們的服務。) 觀察到很多現象,不過先舉出印象比較深的與難民有關的兩個企劃,一個是Martin-Gropius-Bau的MGB Welcome²。 以及由多個柏林博物館共同組成的計畫Multaqa: Museum as Meeting Point – Refugees as Guides in Berlin Museums。

廣告

MGB Welcome²

MGB Welcome²

Martin-Gropius-Bau 的MGB Welcome²,操作相似於美國的school programs,在台灣就是“館校合作”。美術館選擇與學校合作觸及難民族群,是因為大部分的難民是未成年的兒童及青少年,德國政府便將他們安置在學校,以便開始學習德語以及融入德國文化。Martin-Gropius-Bau便與接收難民的學校, 以學期為單位,讓學生來博物館參觀及創作,提供他們另一種了解德國歷史文化的途徑。由於Martin-Gropius-Bau本身是展覽廳,並沒有常設館藏品,展覽內容包羅萬象,不僅是藝術而已。因此很合適作為這批新來者(PS: 新來者(new comers)是顧慮到難民人口會因被稱為難民(refugee)而有負面感受而創造的稱呼 )。

MGB Welcome²

MGB Welcome²

MGB Welcome²提供了這些學生平常在生活圈難以得到的學習機會。館方也很用心地與多個博物館合作,例如伊斯蘭博物館,試圖從new comers原生文化來尋找切入點 。在執行的過程中,館方也坦承除了預算、人力、語言這些事先可預見的挑戰之外,最困難的莫過於處理孩子們的心理狀態。這些學生常常會需要配合父母的移動而轉學,學生因為父母工作的遷移,而常常不能穩定的上課。這樣的流動常讓館方需要加倍心力經營課堂上的安全氛圍,讓初來的學生覺得安心可靠,可以無後顧之憂的暢所欲言。在這裡企劃案裡,博物館提供另類的“治療”功能,也呼應了近年來英國醫療機構開始試驗的“藝術處方簽”概念(醫生的處方上面,會建議病人應該每一個月參觀一次美術館)。

這是我參加的導覽,看到他們在艱困中,還是想著自己可以為community 做些什麼,這樣的精神很精彩及感人!

這是我參加的導覽,看到他們在艱困中,還是想著自己可以為community 做些什麼,這樣的精神很精彩及感人!

另外一個非常有創意的項目,也受到德國文化部肯定的 Multaqa: Museum as Meeting Point – Refugees as Guides in Berlin Museums,是由四個Berlin State Museums 共同籌劃的一個專案。美術館雇用來自敘利亞以及伊拉克的新來者,提供阿拉伯文及英文的導覽。導覽的藝術品是以德國文物、伊斯蘭文化相關的文物為主,由新來者的角度來詮釋這些作品。 我親自去參加了一個在Pergamonmuseum的導覽,我的導覽員Bashar Shaheen介紹來自兩河文化的館藏,(這些城牆原先都是在自敘利亞,現在卻成為Pergamonmuseum的鎮館之寶。)Bashar除了解釋它們的歷史故事,更以德國相較於其他歐洲國家短暫多舛的建國歷史,來勉勵其他同樣來自敘利亞的新來者,“敘利亞雖然現在烽火連天,但不表示我們沒有希望,我們可以像德國一樣在二戰後站起來。”這是我參與過最動人的導覽之一,除了精確的史實,藝術形式的分析,鼓勵參觀者表達想法,還有著深刻的寓意。

Multaqa自從2015年推出後,參與的民眾從早期提供新來者,到擴大到阿拉伯語系的觀光客。Multaqa深受到政府的支持,所以預算並非最主要的問題。然而,如何在基本導覽之外,持續提供更深入的文化接觸,成為Multaqa的下一個目標,開始嘗試舉辦繪畫、吹玻璃等等手作工作坊,之後或能評估計畫的長期成效,應該也會令人拭目以待。

Martin-Gropius-Bau 的MGB Welcome²
https://goo.gl/MQSZAs

Multaqa: Museum as Meeting Point – Refugees as Guides in Berlin Museums
http://multaka.de/en/startsite-en/

(原文刊登於 At the Museum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