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館長的老闆是誰?(下)

2017/10/30 — 13:06

由於董事們對於美術館的幫助匪淺,又對館內的決策有著關鍵決定權,因此在我現在工作的美術館,是有專人負責和董事溝通以及籌辦活動的。(我想在比較有規模的博物館裡,應該都有類似協助館長與董事「搏感情」的職位。)如果你以為向上管理,只是表面上看到的kissy kissy的社交而已,那你可就錯囉!如同美術館其他看似簡單的工作,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細膩繁複的準備。

就拿定期招開董事會議來說吧。如上篇文章所說的,董事會議的內容,會根據主辦單位而不同。美術館的「大」董事會議的內容,大抵是向董事解釋美術館的未來的規劃,例如MoMA的總體預算,未來擴建計畫,年度募款目標等等。如果是各部門的董事會,就會針各自的業務做報告。例如策展部門的董事會,最重要的議題是在館藏的提案。策展人會斟酌有限的預算之後,提出預計收藏的作品的清單,解釋為什麼這些作品可以讓館藏的脈絡更加清晰, 以尋求董事們的同意。

至於像是教育,修復這種沒有「shopping」活動的部門,議題就可以比較活潑。以我自己工作的教育部門來說,由於我們部門在館內通常是扮演一個創新者的角色,實驗著各式與參觀者互動的企劃,以替美術館創造一個觀眾能夠覺得「寓教於樂」的體驗。因此我們的董事會,會偏向大方向的思考,而非業務報告。我們會請講者分析未來美術館的趨勢,或者用 workshop 的方式,讓董事們和我們一起想像美術館未來的目標。

廣告

不過,不論是哪種會議, 短短兩個小時的會議,都需要經過縝密的事前規劃。會議之前,我們都會戰戰兢兢的準備資料,順流程,排練修改報告,想像董事可能提出的問題。甚至在會議之中/還要回覆董事提出各式出乎意料,天馬行空的問題及意見。(我自己就接到過,一位董事在會議後,要求我們要身體力行環保,將會議提供的瓶裝水換成玻璃罐裝水。我那時雖然贊同,卻也無語加傻眼,覺得這工作真是需要有頑強的以客為尊的服務精神啊! )

另外,像我們美術館,大董事會每年要開4-5次的會議,加上每個部門每年大概都有2-4次的董事會。 館長及各部門總監都是持續不斷的和董事們報告自己的計畫。

廣告

當然,只有例行會議是不夠的。在會議之間,我們還會定期向董事們發出美術館的訊息,告知他們館內舉辦的特別活動,以便他們參加。另外,當美術館有重大決策的時候,館方一定會事先發通知給董事,確保董事在第一時間被告知,而不是看了報紙才知道的。

此外,為了聯繫董事的感情,凝聚向心力,館方通常會安排許多“校外教學”活動,好比參觀私人收藏,雙年展,藝術家工作室。例如我們部門上個月舉辦董事會,在會後安排了參訪MoMA 第一任教育部門總監Victor D’Amico 的工作室及故居,已讓董事們更加了解什麼是MoMA 一直以來提倡「美術館應該提供民眾的參與創作的機會」的思維,以及這套美術館教育方式對於其他國家的影響(D’Amico的教案流傳到日本,印度)。藉由增加董事對教育部門歷史的了解,我們也是在尋求他們對於教育部門的支持,例如在未來MoMA 擴建時,我們向館方提出在館內設置一個教育空間。

這個看似愜意短暫的一日旅行,背後的籌備工作卻是相當驚人的。我和我的同事除了策劃旅行中一切活動,包括要怎麼抵達當地,途中要吃些什麼,食物是不是營養健康,有沒有顧及每位董事的飲食限制,都需要面面俱到。

喔,對了, 還包括了要強裝鎮定,帶著一群董事們去搭自己從來沒搭過的水上飛機。

(原文刊登於 At the Museum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