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館長,你信吓市民啦,唔該!

2016/8/17 — 19:27

林玉蓮嘅作品《殘像》

林玉蓮嘅作品《殘像》

八月開始,政府啲博物館免費入場,我同我側邊嗰個,都多咗去博物館,行吓當涼吓冷氣都好,但睇展覽就總係覺得唔舒服。文化博物館之前做莫奈展,都已經睇到人好頭痛,有次個相展都唔見得好好多。

相展係香港國際攝影節嘅一部分,另一 part 喺 Artistree,聽講唔錯,但未有時間過海睇。沙田文化博物館呢個,係香港一班女性藝術家嘅作品,唔單止攝影,仲有好多 video installation,成件事好 multi-media 嘅。一入場,側邊嗰個就大叫:「咩料呀?係咪行錯入新界文物館呀?」

林玉蓮嘅作品《殘像》,同線!

林玉蓮嘅作品《殘像》,同線!

廣告

哦,原來係林玉蓮嘅作品《殘像》,白色嘅裝置,一睇就 feel 到係圍村嘅建築。側邊嗰個話唔鍾意件 work,覺得佢太老套,話:「仲用棉線做作品,表達乜鬼女性主義,家陣六十年代咩?」又的確係 kitsch 咗啲嘅,不過我覺得更加大問題嘅係,博物館用線圍起咗成個裝置。觀眾要隔勁遠,先睇到 installation 間屋入面啲片,唔係睇得好清楚囉。之但係咁,件嘢有好多人影相,但我哋無囉,利申。

廣告

講開啲線,就唔可以唔講鄧凝梅嘅《行走使我發現了……》喇。人體雕塑其實好靚,好吸引,我好想行近啲睇,但 sorry 又有線 block 住咗。件 work 嘅影像成分,其實喺啲雕塑之間,好細。你隔開曬啲觀眾,要佢哋喺出面遠距離睇,係 feel 唔到作品做乜㗎。裝置都要圍起,我諗唔通,到底係作品太貴重,定館長你太無信心?

鄧凝梅嘅《行走使我發現了……》

鄧凝梅嘅《行走使我發現了……》

後來,我判定,係後者。

我同我側邊嗰個之後去睇王禾璧嘅《昨天‧明天》,場地搭建咗個純白色嘅小型放映室,好貼心。更貼心嘅係,有保安姨姨幫大家執手尾。耳筒用完請隨便放,有專人同你放回原位。係嘅係嘅,係照顧得好好,但其實係咪太好呢?做完放返好啲嘢,幼稚園已經咁教啦,啲細路唔曉自己收好玩具,係因為有工人姐姐幫佢做嘛。同一道理,觀眾唔放好耳筒,係因為有保安姨姨幫大家。

王禾璧嘅《昨天‧明天》,同保安姨姨

王禾璧嘅《昨天‧明天》,同保安姨姨

你可能覺得我要求高,嫌三又嫌四,博物館做咩都錯。唔係囉!文化藝術個 base 係對人嘅信任,相信人有欣賞其他人、代入對方思考嘅能力。偏偏博物館成日都重門深鎖,小心翼翼,高度戒備咁。樣樣嘢,manage 好曬;個個人按規矩做,就唔會有創意㗎喇。

呢個政府出曬名家長式,所以連佢嘅博物館都係照顧到無微不至。但係,做展覽嘅嘢,有時反而係 less is more。館長,我知你好有心,好想貼心服務市民,但不如搵次你信吓啲市民,我哋係可以做到有 manner,唔洗你咁擔心咁操心㗎。呢個係對我哋嘅信任,其實亦都係你需要有嘅自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