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墨色中看香港的變幻原來永恆

2017/7/17 — 18:22

早前閒逛到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原來那裡正舉行「香城墨色——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藏當代中國繪畫」(Hong Kong in Ink and Colour)展覽(展期至8月27日),從館藏中精選十幾位不同年代的香港藝術家的三十多件水墨、水彩、油畫作品,例如韓志勳、程志堅、方召麔、歐陽乃霑、張約瑟、靳微天、賴恬昌、馬銓、區嘉林等等,用作品呈現出香港的不斷變遷的風景,以及當中蘊藏的故事。

觀看時,發現有些的確也頗有歷史的,好似是張谷雛的水墨畫《九龍鑽石山》,1939年畫的,畫中的鑽石山不是今天的鑽石山,完全沒有大廈或馬路,是荒野一片,只有茅廬幾間,屋旁有芭蕉樹,山色頗有趣味,另外靳微天的水彩畫《深水埗颱風臨時庇護中心》,1955-1960作的作品,韓志勳的油畫《石澳》是1958年畫的,他另一幅油畫《大埔》是1960年畫的,靳微天的水彩畫《採石場》畫於1970-1975年,今天看這些畫,不禁令人感嘆,事過境遷,滄海桑田,如果你生於那個時代的香港,但因為移民或工作到了外地,到今天再回到香港,就會明白一切都已經不同了,那時的鑽石山、深水埗、大埔等,早已不再今天的鑽石山、深水埗、大埔了。

張谷雛《九龍鑽石山》

張谷雛《九龍鑽石山》

廣告

廣告

當然,也有不少是近年新作,好像陳朝龍的油畫《晨光西港城》是2011年作品,區嘉林的油畫《聖若瑟教堂》畫於2010年,陸國源的塑膠彩畫《陽光‧銅鑼灣州》是2004年作品,將這些近作中的鬧市景觀,再和真實的地方比較,或者已有不同了,只因香港市區發展及再發展的速度實在太快太密了,不斷起,不斷拆,再不斷起,再不斷拆。

陳朝龍《晨光西港城》

陳朝龍《晨光西港城》

不過,筆者對當代國畫大師方召麐(1914-2006年)的水墨畫《和平解決香港問題》或者是最有印象,1984年的作品,1984年也是中英草簽聯合聲明的年份,在旭日下山巒起伏,有船揚帆於海上,大家也可見到畫家的題字:「中英達成協議於十月廿六日,就香港問題草簽之後,香港前途已十分明朗,香港居民自可安居樂業,為香港之安定繁榮作出貢獻。香港於一九九七年歸還中國後,維持五十年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不變。舉世皆認為草簽內容合理,而有些人仍在擾懷不可終日,是對自己沒有信心而已。為香港前途及為港居民本身利益,應更加努力,各就本位作出貢獻,前途定必光明燦爛」,再看今天的香港,當年的寄願,不知今天實現了多少呢?

方召麐《和平解決香港問題》

方召麐《和平解決香港問題》

如果單純想從畫作中看出香港這小小城市的轉變,那不需要看畫,其實不如去看那些紀錄片好了,筆者更願意從那些作品呈現出那份轉變,因為這份轉變才更令自己思考原來自己身處於這種景況之中,這地方不斷變,是自主也好,是被迫也好,是小變也好,是大變也好,是變好也好,是變壞也好,或者真的如句說話:變幻原是永恆!

百年之後,再舉行另一個香城墨色展覽時,不知未來的人(可惜筆者早已不在了)會對這城的變遷又有何感想呢,或者都是變幻原是永恆啦!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