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新文學運動】香港Hip Hop Alive Not Dead

2017/4/12 — 6:26

HEYO, MC JIN, MC仁, 農夫

HEYO, MC JIN, MC仁, 農夫

【文:潘煒林】

《地下戰役》

Underground[1] Hip Hop呢條路荊棘叢生,首歌藉住diss[2]主流嚟壯大聲勢,「Sky is the limit. You're a fan on the ceiling」。地下音樂之大,依然有人批評香港Hip Hop人才凋零,就證明未探索過地下音樂。地下音樂冇商業考慮,但都有一定包袱。雖然最後四個bar[3]時,Kada.C強調「你為名成利就/我只係想形成氣候」,但且看農夫《456wing》:「我rap到我戶口跌到雙位數」、「窮到日日搭地鐵偷雞用特惠。」地下條路唔易行眾所周知,縱然有好多平台發放作品,但一係得小貓三兩隻聽眾,一係就紅歌唔紅人,搵食艱難。捌伍起義《Last Forever》「我有千萬個理由唔做/我搵一個理由去做/我哋踏出咗第一步/背後再無退路」,呢個至係最真實嘅剖白。揀得做Rapper,一定係熱衷於Hip Hop。幾多刀光劍影嘅歌詞背後,都係隱藏住知音難求嘅嘆喟。

廣告

一、「我哋嘅音樂就係冇你哋咁入流/我哋嘅音樂就係憤世嫉俗嘅理由」

——Kwokkin feat. Ghost Style《Underground》

廣告

《傲氣長存》

「喂!係咪講幾句粗口就會教壞你個仔/又唔見我鬧幾鬧就可以改善社會問題」就係LMF對Hip Hop批評最簡潔有力嘅反駁。N.W.A[4]《Fuck the Police》89年俾聯邦調查局封殺, 去信和唱片鋪想搵佢哋嘅碟,個老細笑佢哋有欠教養,唔識禮貌。Hip Hop難登大雅之堂嘅形象深入民心。 MC仁《布殊》成首歌一共有33個「撚」字, LMF《冚家拎》、《WTF》以粗口題名,DJ Tommy《忍唔住再要》都有大量粗口。姑且唔提修養同聽粗口歌嘅關係,想要隔絕呢類內容,歌手最多唔喺小朋友面前演出,不過家長先係責無旁貸。況且佢愈阻撓,盞愈大反彈。《揸緊中指》播出街係冇粗口㗎,但後生仔去唱K,就梗係要唱Explicit version[5],唔通唱「就算我藐你亦無需要對號入座」咩?講開又講,聽完HGLF Posse《40盎司》唔見得會去take嘢,聽完LMF《反骨仔》又唔等於想入三合會,正如農夫《菩提本無》話:「真睇你個心/你個思想/你嘅Hip Hop就係點樣。」

米奇老味神奇屋

《劈友問題》首歌名驟眼一望唔知噏乜,但段hook[6]琅琅上口,「我日日劈友/我有劈友問題/一日劈咗幾多問題就係劈友問題。」嚟自C.W.A. Records,米奇老味神奇屋係呢兩年嘅後起之秀。歌詞題材踩界但擺明娛樂,最忌認真。有何用意唔重要,最重要係首首歌都夠swag[7],至於有傳佢哋出身名校,讀藍血大學,重要咩?最緊要歌夠殺食,《DRAGON CITY DRUG MANOR》改寫古詩文,為詩情畫意添加一絲血腥味。有朋友睇完《劈友街》MV,話佢哋係「香港Rich Chigga[8]」,有G-Funk[9]味道。但佢哋富林殿六大富豪旨在將一種街頭生活呈現,佩戴金牙金錶金鏈,坐擁應有盡有嘅龍城大藥房,劈人又唔留情。大致形同90年代洛杉磯ghetto入面,有架 lowrider[10]慢駛,一班人坐喺度䟴吓䟴吓,的確抵佢哋紅。

MC仁

《數治時代》Verse[11] 2:「第一件事/打爆部電視/燒哂啲報紙/狗屎用股票墊住」,MC仁每個韻腳都讀重啲,一開聲就好groove[12]。重有句「多數征服少數多數靠欺凌/少數征服多數多數靠欺騙」,用字夠晒啜核。MC仁早年想讀藝術而被舉薦去法國留學,期間接觸到街頭塗鴉[13]。佢嘅歌亦創新多變,幫環保組織寫嘅《香港空氣》,不斷用scratch[14]嚟產生混濁嘅感覺;《一人…》無論意念定音樂上都有極大創新,歌詞非常蒙太奇,track就好易上腦,繞樑三日。有啲歌詞毋須吓吓畫公仔畫出腸,國民教育事件時,佢同大支[15]推出咗《洗腦教育》:「建設比一切大/你咪搞破壞/無理由幾個細路背後會冇外人唆擺」,用意路人皆見。

KZ

生番[16]時代嘅《撒理存俗》,唱得兇痕,歌詞拳拳到肉。重有《我是不是應該安靜的走開》、《男人老狗》。最出神入化嘅改編歌曲作品係《硬頸》,改自Eminem[17] 《The Way I Am》,特點係全首歌得一個主flow,每個bar發三個音,而且三個字一組,第二、三隻字押雙韻「你劃咗個句號/想話阻我去路/你要鎖我拒捕/我掂咗你退步」每句都有雙押韻[18],同Eminem原曲一樣,係心機同天份嘅結晶。經典曲目有《Diulama》:「佢家下黃色衫,又變返著綠色衫」唱到街知巷聞,改編自Nelly ft.[19] Kelly Rowland《Dilemma》。KZ重有其他不得了嘅改編歌,重有《算數啦略詩兄[20]》、《便便[21]》、《桑拿Song[22]》、《千PIMP一律[23]》等,唔單止歌詞啜核,重連個flow[24]都同原曲一樣,充分表露寫詞嘅功力。

二、「由一開始/你嘅第一次/聽住Hip Hop嘅拍子幾得意/然後想試聽多啲/愈聽愈鍾意」

《Hip你今日Hop咗未?》——阿佛

《雨落》《白日夢一場》《記憶》

USB《雨落》象徵颱風天嘅灰藍色,按著歌詞上寫「落雨聽住歌嘅我/繼續係細雨中漫步」,周遭嘅潺潺雨聲增潤咗首歌嘅質感。行落冇車嘅馬路,兜過吹倒嘅灌木,繼續無定向噉穿梭。Triple G《白日夢一場》係昏黃色,有陣時,想一擘大眼就發現自己伏咗喺課室張書檯,望出窗外,黃昏下嘅操場空空如也。就算要捧住一疊功課,都唔知點解會想笑多過想喊。喺時代咄咄逼人嘅空間,幾多人寧願一切都係場白日夢,祈求返到某一啲黃金時期。明知冇可能,趴喺床度囉囉攣,捵兩捵就瞓著。YoungQueenz《記憶》係屬於白色,清晨嘅杳杳霧霞,好似遮掩咗一啲往事。忘記尋晚為咩而輾轉反側,依然掛住嘅耳筒又播返《雨落》,伴隨住窗外滂沱嘅微噪,闔埋眼,再次攤返落床,期待白日夢一場嘅來臨。

Hip Hop唔係淨係得陽剛嘅Hardcore音樂,重有柔和、空靈嘅Jazz Rap。《雨落》美中不足係收尾倉促,如果有 outro[25]成個享受會更圓滿。間中想放空思緒亦可以聽Hip Hop,咩歌種都配有悠揚樂韻。可惜投身Hip Hop嘅製作人唔多,知名嘅有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得主Dough-Boy,Wild$tyle Records嘅製作亦屬於高水準。仲有好多臥虎藏龍,絕少同歌手合作,所一更加難成名。

Heyo

《HOMELESS》係Heyo嘅代表作之一。段track[26]緩慢而簡單嘅層次,營造出夜麻麻嘅感覺。一個個畫面湧出嚟:斑斑橙暈嘅街道上嘅歸人、中落條扶手鐵通嘅Van仔乘客、返夜更嘅快餐店員工同各處犯緊罪嘅人,大家都趁萬物俱寂嗰陣勞動。雖然係老生常談,不過歌詞仍舊出色,第二段verse「到最終」、「一場空」、「一場夢」、「點樣衝」、「戰場中」、「乘涼風」呢啲位rap到有音韻,意外地入耳,同樣技巧都運用過喺《同一天空下》。《睇醫生》「係我重未反叛完/我點識/去掩飾/話我意識太過偏激/要物色個監護員」,呢段同時入咗兩個韻,係其他Rappers一般少著眼嘅技巧,亦係佢哋俾人話數緊白欖嘅主因。《睇醫生》係個精神病人嘅自白,大眾跟住主流就叫正常,逆流就係失常。社會聽哂揸旗班人話事,然後大家齊齊好似貓仔噉跟喺後面。

畢竟城市作為城市,冇資本嘅就要為資本卑躬屈膝,焗住做唔想做嘅事嚟換取生活,又卑微噉遙望某一日,你都會坐上指點江山嘅位置。Heyo喺MC仁嘅網台訪問都提及自己係有正職,要喺香港做Underground又要搵兩餐,係噉㗎啦,好出奇呀?如果對Heyo嘅聲線上咗癮,就聽《半杯水》、《喜愛射毛》、新碟《花華》,亦一定要聽埋字遊軍[27]嘅歌,譬如《字遊軍內訌曲》、《力伐》、《狗公格》。地下音樂人係離隊托荒嘅一群,選擇自由。相信呢個猜測,多少涵蓋咗字遊軍個意思。

《Sick Life》《何超》

《Sick Life》都係講生活,但冇《Homeless》噉心灰意冷。Rap法文嘅MC Psycho話生命係充滿苦澀味,一擘大眼就可以發現個世界幾噉變態。臨尾Kwokkin連珠發炮「睇唔起我因為我係低下階層長大/讀唔到書嘅就認為我會走去學壞/係咪表達自己就表示我呢個人自大/我無你噉嘅成就係咪代表失敗?」講社會上嘅人幾咁假。《何超》係何超儀同LMF出嘅歌,MC仁一開聲又猛插啲絝紈子弟「上流社會嘅下流人/先敬羅衣就後敬人/裝哂假狗就扮勁人。」扮晒蟹就真係「普世價值」,理得你邊度鄉下、含住金鎖匙出世定自細住劏房,人多嘅群體就有政治,一有政治就難免有階級之分。尤其香港呢個經濟味咁濃嘅都市,大家都鍾意吹捧一啲特質——識人好過識字、世界仔、識do——當然,亦係臣服喺現實環境中嘅無奈。

《容易受傷的女人》《再見》《債》

同王菲首歌冇絲毫關係,更加唔係講愛情,而係KZ歌頌自己嘅單親媽媽。最扣人心弦嘅一句,莫過於「生日唔應該係慶祝我嘅出世/應該係/紀念你好辛苦噉生我出嚟」,誓估唔到以言辭潑辣見稱嘅KZ,都會展現鐵漢柔情嘅一面。農夫好多年前都同汪明荃有首歌叫《再見》,係連續劇主題曲,Verse 1 C君講完媽媽唔喺屋企時,「耳根清靜到想做乜都可以照做」,接落嚟6wing就話「但係補身嘅湯我自己又唔識煲… …聽朝早無咗你把聲又醒唔到」,唱嘅係媽媽無微不至嘅寫照。KZ首歌沉重;農夫呢首佻皮,兩首都印證Hip Hop冇個亙古不變嘅題材。LMF《債》都係談家庭,脈胳間慢慢鋪排一段看似支離破碎嘅親子關係,尤其葉德嫻嘅版本先似哀號,直到歌完之前阿肥至講「呢個世界根本就無解決唔到嘅問題/最怕你自閉/自己越轉越迷。」人類噉耐以嚟,最叻就係收收埋埋,天性使然。如果覺得自己有能力Me Against the World[28],噉就唔好怕面對壓力,否則向人擤啦。

《十七年華》

農夫唔太紅嘅好作品,6wing第一句「叛逆少女墮樓亡/迷魂毒品累一生」扼要講咗首歌個故事。至於點解咁似新聞標題,係因為首歌基調就係一篇新聞。而C君就飾演個女孩子,娓娓道來佢自尋短見嘅原委,之後6wing以「本報訊」開始,同報紙腔rap單報道出嚟。當中有句「身兼母職的父親一向疼愛女兒」,C君就搭嘴「你點知」。除咗故事同報道有弦外之音,最發人深省嘅係拉尾「第二天沒人理會這新聞/第三天… …第五天同類事件再發生/第六天人人關注那新聞/第七天沒人理會那新聞… …」難免諗起呢年零間嘅事,家下終於有大把人關注,但又有人話互相轉發會籠罩喺深霾入面。與其畀啲遲嚟嘅關心,倒不如及時關心身邊人。

三、「消極嘅歌實在有人做咗唔少……用正面嘅歌曲/將每個人重新感染」

——TMC feat. Dirty.R《Save Hip Hop For Real》

農夫

由《月下思》開始,農夫一直都專注寫輕鬆正面嘅Hip Hop,憑藉《風生水起》入主流音樂,意志消沉嘅歌屈指可數。簽俾陳冠希時係農夫全盛時期,《O'Fama》同《奇蹟》係兩隻正面而且成功嘅大碟,冇一首歌係伴碟。搭親小巴都聽到電台播《I Believe You Can Fly》、《Dream Girl (Version 6)》、《奇蹟》。佢哋更加橫掃四台獎項,三獲叱咤樂壇組合金獎,係繼LMF喺2000年奪金後,第二隊Hip Hop組合攞獎。可惜轉會之後愈趨少產。諗起細個聽《456wing》對前面個獨白冇乜感覺,「不過/無論如何/我淨係想你/記得我係邊個」,大個啲先知前奏係寄調陳百強《喝采》。乍看好似一個Hip Hop組合,喺容唔下Hip Hop嘅樂壇,對鏡鼓勵自己。

MC Jin

「ABC係我係我。」MC Jin嚟香港發展,自然有佢竹昇仔對香港嘅形象同觀察。《飲啖茶》:「飲茶根本淨係得個嘈/最緊要係啲嘢食全部熱辣辣啱啱新鮮出爐」《立立亂》:「無論嚟緊有幾立立亂/都要記住大家係搭緊同一條船」佢帶咗個新人MC KT入行,佢哋首《7-11》係有趣嘅短故事,講半夜肚餓落Seven買嘢食,最後有出人意料嘅結局。勢估唔到MC Jin嘅香港歌唱事業結局,竟然係返美國湊細路。返美國後新碟唔紅,亦甚少蒲頭,只見佢喺Epic Rap Battle of History客串扮孔子,以及講TED Talk。初初返香港,MC Jin《回香靖》講到「畀到我最大嘅滿足感/唔係名氣亦都唔係銀紙/就係大家當咗我係一份子」,奈何商業社會只為咗榨乾佢嘅價值。

《清高寶寶》《Wonderland》《Hot In The 852》

正所謂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重要作為少壯嘅地下音樂,一定會充滿異性歌曲。嗰年𡃁模攻陷書展,花𡃁𑃁Clan𑃁呢首歌入面就寫咗個女仔叫寶寶,自細立志做畫家,但最後支「畫筆只用嚟遮瑕」。「使乜要樂與怒/最緊要樂意露」,首歌話做𡃁模只需要肯露,讀者根本唔理係咪「純天然製造」。咁又係,唔係個個都天生麗質,有啲暇一定要遮,冚唔住就自然要整個靚容令佢永久消失。就好似一班反動份子,聰明而奸狡嘅政權又點可能放佢一條生路,必欲除之而後快。《Wonderland》係電影喜愛夜蒲嘅主題曲。「去左/去右/將身體融入呢個節奏」,配上Electronic Music馬上營造咗夜場氣氛,中段Ghost Style唱「Venus De Milo now is my special girl… So flush, she's so wet, yo showered in Moet」,pop咗幾支Moet,連女神維納斯都拜倒喺檯前,係好祟尚物質同踐踏異性嘅描述,我諗你開得檯酒,畀返少少風度好啲。《Hot In The 852》講嘅係對情侶去海邊曬太陽,男仔向女仔講情話,「有人話夏日炎炎正好眠/我就話夏日炎炎正好甜甜望你側面。」不過似乎直男rapper太多,歌曲幾乎清一色描述女性,想Hip Hop圈更共融就要發大佢,要發大必就先拉哂我哋啲豬朋狗友聽。無論書展定動漫節,老蘭至諾士佛臺,泳灘同公共泳池,都可以邊玩邊聽Hip Hop,冇衝突㗎。

四、「等咗半生等咗半個一百/最後變公公背後重有伯伯」

——葉德嫻 feat. MC仁 & 劉小華《半生緣》

《香港地》

因為河國榮翻唱令《香港地》再次紅返起,呢首歌同《戰爭》都係陳冠希最後嘅巔峰作品。《香港地》個hook取材自2Pac《To Live and Die in L.A.》,同樣向自己家鄉憑歌寄意,沙士後香港人仍然不屈不撓,係一片福地。「唔怕攬住一齊死/使乜怕從頭做起/要有埞企/首先要企硬自已」呢句可圈可點。東方教育教人服從、分辨尊卑,香港社會訓練人為私己不為公益,恰好同句歌詞倒返轉。諷刺嘅重有EDC開頭嘅獨白,若干年後,香港可能煥然一新,亦可能面目全非。香港運滯嗰陣,唔知仲有冇人當香港係屋企呢?定係《Everywhere We Go》「準備包袱走佬」?佢新歌《東方快車》都話「上海廣州北京啲銀紙係噉印」、「台灣中國香港點解係都要分」,家陣長年疾驅中美兩地,未知佢仍否記得段獨白呢。

昔日嘅香港被寫低喺Kwokkin《屋邨HK Estate of Mind》、LMF《我愛香港》等歌。可惜貼近今日嘅歌,已經冇噉多美好嘅共同回憶,反而充斥住失望。Kwokkin《香港奴隸》:「你做奴隸/佢做奴隸/重好睇過賓虛。」Seanie P《黑色洋紫荊》:「呢個城市太污糟/每個人都有企圖。」Heyo《人民公僕》:「當人民/用聲音去申訴/嚟燃燒憤怒/只得到恃勢凌人/同一臉胡椒噴霧。」LMF《惡世紀》:「沉默就被人當契弟/唔聲唔聲俾班小人攝哂上位。」以Hip Hop紀錄香港事MastaMic功不可沒,佢一年一首嘅《HK Rap Up》系列,盞鬼生趣。前年,發跡於底特律[29]嘅Eminem同當紅Rappers推出咗《Detroit Vs. Everybody》,講底特律人如何自強,仲交咗段track畀更多當地rappers去整Remix,Trick-Trick outro時講咗句尤其激動人心:「You either ridin' with us or gettin' rolled on. That means Detroit vs. Everybody!(你一係跟住我哋步伐,一係就躝屍趌路)。」浪漫啲諗,不日香港走出陰霾,希望都有一眾Rappers將往事集結成歌,眾志成城,但唔知會唔會遙遙無期。

五、「Hip Hop最open係可以/各持己見各懷鬼胎各執己詞各自問應該點算/你問我/覺得幾時先至有真正嘅先/各自堅持各方支持重要有團結行先」

《菩提本無異》——農夫 feat. MC仁

《Respect Tou Pok Guy》

第一次睇MV嗰陣重用緊Yahoo!影片,以前講句PK都要俾prefect擇名,呢首歌釋放咗粗口嘅鐐銬,亦敝開咗Hip Hop嘅大門。D-Crew & 紅連《無題》有句歌詞:「我冇諗過我會得到幾多認同/我明白呢個世界係唔會有大同。」好多歌迷鍾意拗生拗死,美國嗰邊廂,呢個又話佢聽Run DMC、Biggie同2Pac大;嗰個又話Old School、G-funk太老餅, Trap[30]同Drill至正;阿邊個又話聽Desiigner[31]𦧲住rap先係大勢所趨。香港又會話「呢班人Rap Metal,唔係真正Hip Hop」,「佢哋好Pop」,「嗰班人數白欖咋」。的確Rapper支筆同功力係可以鑑賞,每人心目中亦有鍾意與討厭嘅Rappers。不過無論咩歌種都好,都有用心製作嘅音樂人,MastaMic《流行無罪》提醒我哋,有好多音樂人都被埋沒,「佢哋嘅歌再出色/演出再落力/結果都只係一個無人識嘅小角色」,瀝盡心血換嚟幾聲唾棄。

我哋成日戥邊個歌手唔抵,又鍾意取笑頒獎禮太公分豬肉。殊不知搞成如此僵局,皆因我哋講到㷫熻熻又唔出錢支持,企喺場邊指點江山,齋噏邊個唔識先,呢個係逾越「講馬同跑得快過隻馬」嘅工具主義問題。好多歌迷想香港Hip Hop留喺地底,好似非主流比較有態度一樣。但假若佢哋能夠上到檯面,出Clean version嚟播出街只係小事。香港話嘅地位日漸褪色,盜版音樂又猖獗。唔捧地下音樂嚟抗衡主流,由得個產業肆意向暴利靠攏同忽視競爭,噉香港Hip Hop遷入圖書館檔案庫,粵語流行樂變埋小眾歌曲(詳見閩、台語系歌曲)就指日可待喇。我衷心希望你讀完呢篇文,都會約齊你班死黨開始聽香港Hip Hop。謹願大家都記得《Respect就OK》呢一句:「香港Hip hop alive not dead/無論地下地面有心做就Respect。」

 

[1] 地下,指地下說唱或者地下音樂。

[2] Disrespect,即係用rap炮轟、奚落人哋。

[3] 小節,約干拍子嘅單位,Hip Hop常見係4拍。

[4] 西岸經典Hip Hop組合,風頭一時無兩,全名係Ni***s Wit Attitudes。

[5] 指包含露骨內容同語言,但未經過濾嘅原版曲目。相對於Clean version.

[6] 副歌。

[7]同dope一樣經常被濫用,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可以指衣著同言行舉止好潮,或者似個Rapper。

[8] 印尼17歲Rapper,以《Dat $tick》一曲爆紅

[9] Gangster Funk,Gangster係指歌詞內容談及黑幫,Funk係指悠閒同明快嘅節奏。

[10] 改裝車,特點係底盤貼地,同埋能夠隨音樂節奏彈起車頭、車側或者車尾,經常喺G-Funk歌種嘅MV曝光。

[11] Rapping嘅段落。

[12] 能夠帶動聽眾身體隨住音樂起伏律動。

[13] Hip Hop四大元素之一,其餘為MCing (Rapping)、DJing同B-boying

[14] 捽碟,順、逆轉動唱機上嘅一至兩隻碟,產生節奏。唔同嘅碟同配置有唔同技巧。

[15] 台灣著名 Rapper,同 MC 仁一樣曾經多次俾外媒訪問。

[16] Sangfan,依家成員包括KZ、Lil'K、Future、Poker

[17] 竟然唔識佢?!美國當代最紅Rapper。

[18] 韻腳係押最後兩個音,中文情境下就係拉尾兩隻字。

[19] Featuring 簡稱,又作feat.,指歌手合唱同一首歌。

[20] 改自Dr. Dre ft. Snoop Dog 《Ain’t Nuthin’ but a G Thang》,西岸說唱家Snoop Dog成名曲。

[21] 改自50 Cent ft. Ne-Yo 《Baby By Me》,東岸歌手。

[22] 改自The Notorious B.I.G. 《Big Poppa》,東岸紐約說唱之首。

[23] 改自50 Cent 《P.I.M.P.》,全寫為Person in marketing prostitution,即係馬伕。

[24] Rapping嘅節奏、韻律同速度。

[25] 尾奏。

[26] 又叫loop,Hip Hop背景重覆嘅旋律,出自美國Disco,DJ會以捽碟重播流行曲嘅選段。Rapper用以做背景音樂就叫Sampling,依家多數自己譜曲。

[27] Rhyme Flow Army,成員包括Heyo、Future(Geniuz.F)、Poker(阿豪)、Hoax、M.I.X.(法國仔)

[28] 西岸說唱之首Tupac aka. 2Pac名曲。

[29] Detroit,座落於密歇根州,因為汽車工廠自動化而失業率高企,周圍都係貧民屈,市政府2013年破產。

[30] Hip Hop歌種,以電子音樂製作Trap Music。Trap多講ghetto生活,技巧上會運用急促嘅Hi-hat。

[31] 美國Rapper,2016年以《Panda》、《Timmy Turner》成名。由於發音太懶,俾人笑聽唔到佢唱乜。

 

(本文為香港大學刊物《學苑》《香港新文學運動》一期的內容;另見《學苑》 pdf 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