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度立體感的乒乓協奏曲

2017/5/16 — 11:28

這部以「RICOCHET」為標題的協奏曲,應是第一首將乒乓球運動結合管弦樂團演奏的作品,亦是一首具有高度立體感的協奏曲,這首協奏曲於2015年7月18日由黃屹指揮上海交響樂團在上海交響樂廳世界首演,其後在北京、佛山、廣州都演出過,今年1月 31日,余隆更將之帶到紐約的中國春節音樂會,指揮紐約愛樂樂團舉行美國首演,每次演出都能引起媒體高度的關注,在仍未夠兩年的時間內,這首樂曲的標題幾乎已被「乒乓」兩字取代了。

節奏音響是主角

廣告

確實,兩位專業的乒乓球運動員是這首兩樂章,長約廿六分鐘的協奏曲中備受矚目的主角,其實這部作品的全名應是「乒乓、小提琴、敲擊樂與管弦樂團」的三重協奏曲,這是一首「高度立體感」的樂曲,原因並非指三個獨奏元素構成的「三維」感覺,而是全曲的演出效果,從視覺上和音響上,都具有高度的立體感。 

這首作品的作曲家安迪.秋保(Andy Akiho)是位專業的美籍日裔敲擊樂手,這部作品便充分展示了他對節奏音響的運用技巧,節奏音響自始至終是這部乒乓「神曲」的主角,旋律線條與色彩明暗,都成為烘托節奏音響的配角。標題「RICOCHET」原意是「子彈」,在這首協奏曲中,明顯是借指「擊中物體表面後彈起」之意,那不僅是乒乓球運動的特色,亦是指敲擊樂器發出節奏音響。為求取得更為獨特的立體感音響效果,兩位獨奏家(小提琴與敲擊樂),與兩位乒乓球手在舞台上的演出位置,都有特別設計外(除了小提琴家,其餘三位在演出中都要「走位」),兩位球手採用的乒乓球桌與球具(球拍),和擊球方法都有特別要求,獨奏敲擊樂手採用的敲擊樂器,更要作出特別裝置。

廣告

演出時採用一張標準的乒乓球桌,置放於舞台前方,球桌邊裝置有兩個方形透明大容器,裏面裝有數百個乒乓球(在廣州演出據說用了兩千個)。兩位乒乓球運動員通過不同的球拍,甚至採用紅酒杯、手鼓,運用快推、慢拉、扣(殺)等技術,讓球與球桌發出不同聲音,伴隨著樂團速度的變化,球手擊球的節奏也隨之改變。同時,敲擊樂獨奏家除用敲擊樂器表演外,還敲擊金屬管、厚木板、玻璃瓶,和盛載食物的鐵鍋發聲作響,並不時與乒乓球手在乒乓球桌上進行直接互動;至於在樂曲開始時,率先獨自登場的小提琴獨奏家,則通過帶著鮮明節奏的旋律、扣人心弦的音響,結合著兩位乒乓球手,及敲擊樂演奏家,與由指揮家帶領的樂團進行對話。

可以說,全曲的演奏過程,充滿了戲劇效果,既是一場乒乓球「大戰」,亦是藝術與體育不同界別的對話,由此在聽覺和視覺上也就形成高度立體感的嶄新體驗。

圖文並茂的記譜

如此「出格」的樂曲,作曲家首先面對的問題便是如何記譜?然後是怎樣排練?安迪.秋保採用的是簡單直接的方法,也就是除了傳統的五線譜記譜方法,再加上圖形和文字說明。此外,總譜上更特別於配器頁後附加了三頁,圖文並茂地將舞台上演出時的各種配置加以說明(見附圖),這包括獨奏敲擊樂手的兩個演奏「據點」,其一是在乒乓球桌,包括擊打桌面的特定區域,擱置於桌面小架上的玻璃酒瓶,安置於乒乓球桌左後邊角,置於舞台地板的低音大鼓(Kick Drum),另一「據點」是一個「敲擊樂器組合平台」,組合平台上很有規律地置放了五類「敲擊物品」,在敲擊樂獨奏家面前的是五個玻璃瓶,自左至右的音高由低至高,玻璃瓶左邊雙擊棒及四支金屬鋁管,同樣自左至右的音高由低至高,各管的音高正好與五個玻璃瓶構成一個完整的九度音階。玻璃瓶右邊則是兩塊有震動共鳴的厚木板,和一塊沒有面膠的木板乒乓球拍,至於在玻璃瓶與譜架之間則有三個以倒轉品字型擺放的節奏金屬鍋,其中一個鍋口向下。 

《Ricochet》三重協奏曲的打擊樂手樂器裝置圖

《Ricochet》三重協奏曲的打擊樂手樂器裝置圖

另兩張圖表則是有關乒乓球桌的設置,和對兩位乒乓球手表演時的指引。兩個樂章分用兩個圖表,第一樂章兩位球手除使用硬木板及軟膠粒的球拍外,還採用手鼓、紅酒玻璃杯、小鑼,鈴鼓等來擊打乒乓球,發出不同強弱和明暗色彩的音響,樂章結束前的最後九小節的高潮,除在總譜上已有頗為形象化的圖像或記譜外,在此還加上一張兩位球手擊球時的「球路平面圖」。 

《Ricochet》三重協奏曲乒乓球手第一樂章裝置圖表

《Ricochet》三重協奏曲乒乓球手第一樂章裝置圖表

《Ricochet》三重協奏曲乒乓球手第二樂章裝置圖表

《Ricochet》三重協奏曲乒乓球手第二樂章裝置圖表

第二張圖表則是第二樂章和舞台設置圖。這張圖表和第一樂章不同的是球桌上加裝上豎立在桌面左邊球網前的大鼓(Gran  Cassa),連同在球桌左後邊角,置於舞台地板的低音大鼓(Kick Drum),便成為獨奏敲擊樂手第二個演奏「據點」。此外,在球桌右邊,於樂團與球桌間還架裝上懸掛有銅鑼等金屬板的鐵架,用以讓兩位球手在樂曲開始不久,齊齊走位到球桌右邊,背對著觀眾,將乒乓球不斷分別自球桌旁邊兩個方形透明大容器取出來,快速地擊向鐵架上的銅鑼及金屬板,配合著敲擊發出騷動性的音響。

《Ricochet》三重協奏曲第一樂章最後九小節開始將球打向觀眾的記譜

《Ricochet》三重協奏曲第一樂章最後九小節開始將球打向觀眾的記譜

《Ricochet》三重協奏曲全曲結束前兩位獨奏家將兩大筐乒乓球傾倒到球桌上的記譜

《Ricochet》三重協奏曲全曲結束前兩位獨奏家將兩大筐乒乓球傾倒到球桌上的記譜

 

「秘密設計」球桌面

全曲特別強調節奏音響帶來的張力與色彩變化,為此,不僅獨奏小提琴要面對咪高峰演奏,將音量擴大,球桌台面更有一個「秘密設計」,那就是在中間球網兩邊亦加裝有咪高峰,將乒乓球擊打到桌面上的音響擴大,而兩位球手腰部亦纏上無線咪,用以感應擊打乒乓球的音響。 

同時,作曲家對兩位球手擊打乒乓球有各種形式的設計要求,在總譜上也就很形象化地,以簡單的圖象及文字說明來表達作曲家的要求,加上兩位乒乓球手都有很好的節奏感,其中一位蘭達斯(Michael Landers)更曾學習過音樂,而且很有天份,當然,更重要的是樂譜中對兩位球手在舞台上採用的球具(球拍),及擊球方法,都很清楚和很形象化地和其他樂器記錄下來,球與球拍都變成是樂器一樣,為此,排練過程兩位球手並無太大困難,但所付出的專注力和體力,相信與進行一場激烈比賽並無多大分別。

這次在香港的演出,除了小提琴獨奏的李婣受(韓裔),敲擊樂獨奏的高士達(美國),和兩位球手(蘭達斯與刑延華)都已是老拍檔,指揮則是今年在廣州和紐約兩場演出的余隆,樂團是由他擔任首席客席指揮的香港管弦樂團,當是各次演出中背景最為國際化的一次。同時,演出的場地安排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由於演出的舞台設計,及音響上的敏感性,就視覺與聽覺的立體效果而言,何處是「皇帝位」已不言而喻了。不過,在樂曲本身的創作上已作出高度立體感的考慮,那就無論對音響發燒友還是樂迷而言,這當會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超級立體音響」的感受。

〔6月9日及10日余隆指揮香港管弦樂團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除了演奏這部《乒乓球協奏曲》,還會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

(本文為立場新聞X港樂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