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鯊魚與人類 魚的下場如何 你的下場也如何

2017/7/5 — 16:45

從何時開始,香港人就有用食魚翅撈飯來代表過好日子的呢,如果不是不同關注動物團體的呼籲及推動,香港人的婚宴或飯局中,都是否仍會食魚翅呢。

早前到了在中環的香港海事博物館,因為他們和僑福藝動(Parkview Arts Action)並同策劃的的「鯊魚與人類」(On Sharks & Humanity)(展期至9月30日)剛開幕。今次已是這世界巡迴展覽的第5站,之前已在摩納哥、莫斯科、北京、新加坡等地方舉行,今次到香港,展出三十多位世界不同地方的藝術家的作品,有雕塑、繪畫、攝影、錄像、文字等不同媒介,而且香港站再加入何兆基、陳佩玲、唐偉霖等本地藝術家的作品,將藝術加上人道議題,希望更多人留意及關注鯊魚濫捕、海洋保育、人和自然關係等問題。

廣告

今次「鯊魚與人類」展覽在香港海事博物館舉行,在主題內容及實際展示上,自己都覺得很配合,如果將展覽放在其實博物館,以至會展,甚或商場,都會有種又是一個普通的公民教育展或推廣動物保育活動而已,但將展品穿插於海事博物館不同地方及已有的藏品附近,加上可以看到維多利亞海港,作品和四周環境都有融和感,而且你看作品時,又會有真的海洋為背景,你會有更多聯想。

廣告

今次展覽其實在館內及館外都放置了很多雕塑作品,館外當然都是較大型的作品,例如鄭路的《蝶戀花》,以不銹鋼絲焊接成的鯊魚鰭狀泡沫結構;夏航的《獻給海神》,用不銹鋼製成的一條彷如戰艦的鯊魚;鄒亮的《暢遊》,大白鯊身上是各式各樣海洋生物的剪影;楊韜的《食-經》,鯊魚的表皮用陶瓷製,脆弱而有血痕;王鲁炎的《被向下的向上體》,高高低低的插了鐵枝的紅色浮標;何兆基的《告解室》,是個製成魚鰭狀的大金屬籠,當有人在裡面是否為自己濫殺鯊魚而告解呢。

其他作品,如劉子寧的油畫《藍》,一隻魚眼,你看到的是海洋動物對生命的呼救,還是甚麼呢;李繼偉的《遺忘的景觀》,分成三份會自轉的魚身,你是否要等待合為一條鯊魚時才知道這是一氣鯊魚形狀的裝置作品呢。

看了這些作品,大家是不立志不再吃魚翅,可惜,除了鯊魚之外,還有太多動物是需關注人們濫殺、偷獵、不人道對待等問題,好像鯨魚、大象、黑熊、犀牛等等。古代不同地方的人都因為生存、宗教、醫學理由,所以會捕殺及食用不同動物及其身體部分,但到了今天,我們是否仍有需要繼續這樣做呢--我們是否仍有需要食用魚翅、鯨魚肉、犀牛角、熊膽汁等等,而沒有其他替代品。

或者有人覺得因為人類濫殺、濫捕而令某些物種消失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以為世界有很多不同動植物,少了一些對整個生態系統是沒有影響的,如果明白到系統是一環緊扣一環,少了一種會有連鎖影響,只是目前自己感受不了而已,到最後影響臨到自己頭上才懊惱為何在仍可保救時停手。

算吧,現在還有人,當中甚至是有國家及企業領導人,不相信因為人為活動而令氣候暖化,或者他們心底認為就算有甚麼問題,如天災,甚或滅亡,都不會出現在自己有生之年,所以自以為有權可以繼續過目前的生活。

如果世上所有鯊魚都消失了,又或只可以在水族館,甚至在紀錄片中看到鯊魚,會是甚麼光景呢?如果所有被認為不重要的動植物都是這下場的話,大家有沒有想過,其實被界定為不重要的人其實都是可以有這種下場的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