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站在分岔路口的港人

2017/10/6 — 11:50

李雪盈《2017》——西西《浮城誌異》
(圖片由香港文學生活館提供)

李雪盈《2017》——西西《浮城誌異》
(圖片由香港文學生活館提供)

【文︰Ashley Man】

我城的歷史、城中居民的身份,甚至我城的存在,一直是模糊的︰根,是有或無,是中或英,還是另有詮釋?由香港文學館主辦,鄧小樺和石俊言策展,嚢括五位藝術家——盧樂謙、鄧國騫、吳家俊、李雪盈及劉學成的裝置藝術作品,「形同虛設——文學.視藝.再造香港史」,點出小說以虛構包裹現實的特質,以及我城的朦朧身份;又配合策展以文學指向歷史與烏托邦的理念,展現香港在東西虛實間流離浪蕩的面貌。

李雪盈《2017》——西西《浮城誌異》

廣告

「有人覺得可以落回地面,有人不想,有人想坐飛機走。」場刊中,《2017》的創作概念印著這一行字,輕輕提醒我們︰今朝,人心依舊搖擺不定。

鋪上草皮的斜板是《2017》的主體,謂之「浮城」。它的一端儘已著地,另一端的投影卻以木枝為媒界,輕拈著紅藍白呼拉圈,連結似有若無。這個佈置,一如我城的尷尬處境︰不上不下,在兩端來來回回;直至海水蒸發成鹽,討論仍在繼續,香港仍是一塊踏板︰1997年移民潮中港人的游離心態,到廿年後2017的今天,依稀可見。呼拉圈上的紅白藍,未知是否代表英國的國旗顏色?配以鵝黃色的燈光,看上去宛如天堂的召喚,卻不過是人造的夕陽光,那呼拉圈只是「魚餌」——投向「更好生活」的誘惑而已。捉到、捉不到,難以分辨何者較為幸福。

廣告

回到浮城本身,斜板上大部分真草已經枯黃,唯有那一小格假草如茵。如此安排是帶諷刺意味的︰虛偽長青、真實凋零。筆者再推想,若《2017》會再作修葺,這些真草會否全被假草取代,以保「長青」?然則,那份「長青」會是大眾憧憬的長青,還是只屬於一小撮人?

視覺元素以外,看看藝術家如何形容製作物料︰「撿來的」、「借來的」、「真」、「假」、「附近買的」……《2017》亦然,香港亦然,都是通過東拼西湊而成。憶起早前在Karin Weber Gallery展出的「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以一封自97年便移民澳洲的港人所寄回來的信為引子,通過回應信中幸福滿溢 的移民生活,表達對香港未來的悲觀。藝術家表達的方式迥異,卻一致道出香港從「借來」淪為「撿來」的轉折,卑微得叫人唏噓。《2017》帶出的訊息,與之有幾分相似︰一方面把香港的游離狀態再次搬上檯面,檯下仍是對香港前景的惴惴不安。

結語

觀乎歷史,香港如同在兩個政權間被拋來拋去的皮球,被爭相定義著;今天,類似爭論仍未停歇。作為局內人與觀眾的我們,難免惘然。不妨參考何慶基博士之言︰「無根地游離於兩個文化之間,因為邊緣位置,雖困苦卻獲解放,在浮離中建立別具性格的本土文化性格」 (2016),從二分的討論中抽離,說不定得以在不安中覓得喘息的空間。

參考資料

何慶基(2016)。 【藝評筆陣】香港文化的兩種游離狀態。取自 http://www.iatc.com.hk/doc/78908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第二課(何建宗主講《藝評憑什麼?評什麼?》)獲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