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2 年後的告白 — 我是殺人犯》為奇而奇

2017/11/3 — 9:40

《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宣傳照

《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宣傳照

這部日本賣座新片奇情曲折,扭計扭橋,務求不斷出人意表。直至最後揭開謎底,觀眾大概都會覺得完全找戲來做,為奇情而奇情吧了,並非拍案叫絕的佳構,還有點搵笨。不過拍得由頭至尾頗有吸引力,絕不沉悶。曾在《死亡筆記》演夜神月的藤原龍也,今次扮相俊美,又有神秘感,相當突出。

入江悠導演《22 年後的告白 — 我是殺人犯》,其實改編重拍幾年前韓國片《殺人告白》。我不知原作怎樣,單看這日本版,佈局無疑有奇招。話說 1995 年發生手法相同的連環殘酷殺人案,無法偵破。 22 年後過了刑事檢控殺人犯的限期,忽然有人自稱真兇,公然招待記者,出書自述連串殺人真相。

藤原龍也飾演這個自我招供而可免罪的殺人犯,哄動一時,又是瀟洒美男子,引起很多女子着迷,爭購該書,他亦樂於簽名。同時不少人憤怒示威抗議,不滿殺人犯當上名成利就的偶像。這些墟冚情景很有諷刺性。

廣告

另有兩個重要角色,其一是警探伊藤英明,他和殺人犯有血海深仇,但職責上要在群情洶湧中保護仇人,免受襲擊。其二是電視台新聞節目紅人仲村亨,對殺人犯進行嚴苛的質問。還有好幾個要報仇雪恨的受害者家屬,也是關鍵人物。

劇情發展下去,出現真假殺人犯之謎,越來越離奇凶險,人物關係亦越來越複雜,構成一個工於心計的「大陰謀」。正如前述,這個奇案故事扭來扭去,其實很離譜。總之為了搞戲,無奇不有,不管是否合情合理。

廣告

事實上,舊時謀殺故事往往要有理由,有動機。又常會批判現實,歸究於社會的錯。現在經常不需要什麼理由,世界各地隨時發生變態發狂,大開殺戒的新聞,動機可有可無,只能說人心難測,人性中確有陰暗面。何況謀殺小說、影視和繪本早已成行成市,大量生產,成為消遣娛樂品,創作者花盡心思閉門造車,無中生有,因此越作越離譜,正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由於古靈精怪的奇案產品氾濫,而且離不開幾套公式,於是號稱真人真事之作亦十分盛行,越來越多影片取材真案,當然多數借題發揮,加料炮製,認真的佳作也未必盡符真實。本片的殺人犯出書自白暢銷,世界上確有不少實例,最「惡名遠揚」之一就是數十年前在歐洲留學時摧花吃人的日本狂兇,後來便出書賺錢。

另一方面,無論真案或虛構,廣泛張揚後常會有人仿效犯案,日本片也拍過《模倣犯》,形成惡性循環,甚至變本加厲。本片形容真兇很想人們知道自己幹出驚世殺人「傑作」,不怕死不怕入獄,只怕無人知曉,這類情況也有些真實性。但很多奇案故事早已描寫過此種心態,談不上新鮮奇特了。

《22 年後的告白—我是殺人狂》其實把多種眾所周知的公式炒埋一碟,聰明的是南韓原作搞出連環扣的橋段,亦可見目前南韓影壇很有活力,日本也要抄橋。至於《屍殺列車》和《軍艦島》、《逆權司機》等南韓主流片的專業水準,亦非市場甚大但良莠不齊,又多電檢禁忌的中國製作可比。

片中關於日本刑事檢控的期限問題,在劇情中很重要。並說明殺人犯起訴期限現已取消,因此如果查明真兇在取消期限後那一刻殺死其中一個受難者,便可起訴。此片利用法例變遷來扭橋,並非完全亂作,是全片較有根據的一個重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