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9+1》— 如果記憶能選擇

2017/5/17 — 17:27

【文:簡家堯】

《29+1》是一部原為舞台劇的劇目,甫推出就好評如潮,經歷過十年的時間,該劇再演了的場數達到接近一百次。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相當驚人的場數,亦反映著該劇確實能觸動不少人,特別是不同時段也即將踏入或已踏入三十歲的女人。正因為該劇劇本的優秀,這亦被改編為一部電影,並在剛剛上映了。筆者並未曾欣賞過舞台劇的版本,但當看完電影版後,也感覺到時間對女人,甚或是對人的重要。基本上,《29+1》就是一部探討時間及記憶的電影文學作品。

整部電影以周秀娜飾演的林若君為主軸,藉她的不同經歷引領她反思到人生階段與記憶以及自我到底為何物。當中,在林的這個反思過程中起著極關鍵作用的就是由鄭欣宜飾演的黃天樂。黃的性格開朗積極而且相當重情,與林在電影初段呈現的性格成了一個相當大的對比。但正正當林在家庭、事業、愛情也慢慢的失意時,她開始從閱讀黃的日記而得到一點點的啟發。逐漸地,林也想改變自己,嘗試為自己的人生放下種種負擔,種種由別人的價值觀及旁人目光給予的負擔,捉緊每一個在生命中的時刻,享受每一刻帶給自己的快樂。

廣告

把時間停頓?

很「落地」,每一個人也想把時間停頓,林若君也是如此。把她剛從6時29分踏入6時30分的鬧鐘蓋掉;把不同的護膚品塗在臉上;把不同保養身體的藥物在吃完早餐後吞下;把生日蛋糕上的「30」及「Birth」抹掉;由以往在公司會喝紅豆冰變為喝紅棗茶以護理身體,林所做的也只是想在生理及心理層面上告訴自己,我並沒有老掉。但作這些東西真的能把時間停下來嗎?不能。6時30分只會在下一分鐘消失,在上班前時間已由6時30分向前為8時02分;把「30」及「Birth」在蛋糕上抹掉也只會在白色的蛋糕上留下被抹掉的痕跡;由不再喝紅豆冰變為喝紅棗茶更象徵著因自己與時間同步的向前而撇下了仍年輕但對自己已心有介心的下屬。時間,如導演彭秀慧所呈現及表達,永遠也不能被人所停頓。

廣告

但記憶卻能把時間停頓。林與黃最大的分別是,林除了工作以外,甚麼也記不起了。相反,黃在很小的細節上如自己媽媽所講爸爸在自己出生時在打麻雀到中二第一次暗戀的對象的每天在月台出現的時間也能清楚的記得。這並不是如黃重遇暗戀對象時所講,自己如此記得是因為自己會寫日記,而是她卻像林的上司Elaine般,把每天也努力的過,視每天也為美麗動人的一天。故此,每天的事她也能記起,或許,這也跟她每天也與人有相遇有關係。從黃的日記可以清楚看到,她每天也有與其他人,不論是旦哥或是張漢明交流的時間。也許,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就成了她為何能把事記得那麼清楚的理由。這亦是林若君從不會作的,這亦解釋了為甚麼林會連自己家的電話號碼也忘記掉。家人,或許,與當時的林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不過,林並不是甚麼也記不起。她依舊清楚的記起當日父親與自己在大榮華吃蛋撻喝奶茶的片段,依舊記得當晚在蘭桂坊與豪喝酒聊天及豪扮黎明唱歌的片段。這正正是因著與人的交流,片段就被記下來。即使父親已經不在,但林一人到大榮華喝奶茶的時候,片段仍在林的腦海中,清晰的呈現出來;即使林與豪的感情已淡,但當聽到黎明一名,片段仍在林的腦海中,清晰的呈現出來。時間不是已經停了下來嗎?我們不就是可以隨時返回這一段時間嗎?

心如刀割還是讓我暖一些?

對某些人而言,不論在何時何地,人只要有記憶,就能夠重回當日的場境,甚至可以再一次體會當日的感覺。就如黃天樂。當她重遇當日暗戀的對象時,內心對他的感覺重現,並表露在其臉上。即使林的父親在林的回憶中訴說林當日在戲院看電影時,當Mark哥一開槍,就害怕得把手上的爆谷也掉在地上,他的臉上及語氣也流露著一種愛惜女兒及覺得事情有趣的感覺。但對林或我們來說,記憶也許是一樣只會令自己更傷更痛的東西,每每想起某一件事,就如林想起與豪在蘭桂坊的經歷,就會心如刀割,彷如再也不能把人和事捉回的感覺,林更有淚灑下。說穿了,這是一個選擇。即或我們選擇在生活中,在生命中與人有更多的相處,但如何相處已是一個選擇。我們會選擇執著事情的給果,還是如Elaine般選擇執著自己有否盡力,這足以影響我們的記憶帶給我們的感覺。仇恨固然可以長留在心中,但同時會帶來傷痛,此刻,時間再停下來也沒有任何意義。相反,盡力的與人在心靈上相遇,好好捉緊每一個快樂的片段,即使人走了,甚至如黃的暗戀對象對黃的行為及表現報以一個厭惡的眼神及表情,記憶把時間停下的這個功能就能發揮到極致,每每回憶在腦海中飄過時,內心不再是被刀割,而可以是有一陣陣的暖意。

記憶最特別的是,一旦我們記得,這輩子也不能磨滅。何必要對自己這麼殘忍,把一段段可以為美的片段替換成一把把尖刀,在心中不停的自割呢?始終,人生的階段不能停下,但時間中所發生的事卻能在我們的心中停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