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ale Chihuly 的「玻璃」為何成為當代藝術?

2016/7/28 — 12:46

作品 Persian Ceiling 玻璃裝置,塑造夢幻仙境。

作品 Persian Ceiling 玻璃裝置,塑造夢幻仙境。

頭髪少許蓬鬆的玻璃大師 Dale Chihuly (b.1941,美國西雅圖) 「獨眼龍」型象突出,原來自1976年車禍傷了左眼,便戴上黑眼罩,至今七十多歲,在工作室穿梭,指揮若定,聲如洪鐘。Chihuly現於加拿大多倫多著名的ROM (Royal Ontario Museum)作展。是的,玻璃工藝登堂入室,以「當代藝術」進駐北美頂級美術館,然亦無需大驚小怪,因Chihuly 早享盛名,他是美國六十年代"Studio Glass Movement"的始祖,意指藝術家以個人喜好創作,人手抒情寄意「吹製」玻璃,與大量生產的玻璃工場截然不同。

Putto/Putti -即文藝復興時期的裸童像,細意觀賞便找到。

Putto/Putti -即文藝復興時期的裸童像,細意觀賞便找到。

廣告

廣告

「CHIHULY」展覽  眾人忘我

近月身在多倫多看到「CHIHULY」展,對現場觀眾的投入及讚美,體會至深。作品 Persian Ceiling (中譯:波斯式天花)可說是眾多作品中的亮點。此室內裝置,範圍祗約三百呎,天花部分蓋滿了數以百計獨立且晶瑩通透的玻璃飾物,原是眾多作品之集大成,混含著狀似貝殻紋的Seaform 系列、文藝復興式樣的裸童Putti 公仔,湛藍、琥珀、青檸、香橙等多種色彩交匯,令人如置身仙境,不期然心醉神迷。有淑女打扮的西洋婆婆盛裝而來,瞥見邱比特的玻璃公仔時,興奮地喊「Putti、Putti」,猶如重拾少女情懷。眾人凝神仰望,禁不住舉起手機忘我自拍。
 

Laguna Torcello (2012)是Chihuly 著名的Mille Fiori 系列之一,意即千朶鮮花。

Laguna Torcello (2012)是Chihuly 著名的Mille Fiori 系列之一,意即千朶鮮花。

Red Reeds on Rogs (2016) 玻璃仿蘆葦拉長至近3米高,效果奇特。

Red Reeds on Rogs (2016) 玻璃仿蘆葦拉長至近3米高,效果奇特。

「色彩」與「晒士」同矚目

把大自然裡的碎沙,高溫加熱而燒成玻璃,可說是人類歷史文明的傳奇。三千五百年前的古文明人類已開始製造玻璃,「吹製玻璃」(Glass-Blowing) 則約於公元前一世紀被發明。位於意大利威尼斯Murano不少玻璃工場,在20世紀初擁有最佳技術,勇於冒險的Chihuly正是60年代遠赴Murano學習玻璃工藝的極少數。將工藝提升至雕塑,再將雕塑演變為大型裝置(Installation),塑造包圍式懾人心靈的效果,相信是Chihuly作品被升格的原因。

波士頓MFA美術館大堂中的Lime Green Icicle Tower (2011),由二千多支玻璃組成,高40呎,重達萬磅。

波士頓MFA美術館大堂中的Lime Green Icicle Tower (2011),由二千多支玻璃組成,高40呎,重達萬磅。

Chihuly 不時強調作品的「隨機性」,吹製時的呼吸氣度、身體重心之轉移、地心吸力等都影響成品,換言之,心神不一樣,每件作品都獨一無二。紐約MET (大都會博物館) 前總監Thomas Hoving 更認為Chihuly 的玻璃藝術,表面 ephemeral 虛無短暫,實則堅實長存,身處其中,令人忘我忘憂,看後心懷喜悅,如說 Donald Judd 及 Richard Serra 之作品能表現藝術理性的一面,Chihuly不但可與他們媲美,更還多了視覺享受的感性一面。

據說藝術家Jeff Koons 也是 Chihuly 知音,Koons色彩豔麗的大型充氣公仔雕塑,與Chihuly 的幻彩破璃,同具搶眼效果;另外兩人均僱用大量助手團隊,經營有道,足見藝術市場確有需求。

倫敦Victoria & Albert Museum 之大堂吊燈,乃Dale Chihuly 作品。
Photo Courtesy of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倫敦Victoria & Albert Museum 之大堂吊燈,乃Dale Chihuly 作品。
Photo Courtesy of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雅俗共賞   無需深意

Dale Chihuly 的玻璃裝置不僅被博物館所收藏,更成了豪華酒店或星級賭場裡的大堂裝飾, 拉斯維加斯的 Bellagio Hotel 便是其一,豪客消費之餘,可一睹天花頂瑰麗的玻璃風采。Chihuly亦是日本玻璃美術館的常客,其Ikebana (日本花道)為題的系列,於富山玻璃美術館展出 「Glass Art Garden: The Chihuly Experience」(2015) 大獲好評,在日本知名度頗高。自2001年,Chihuly 開始將玻璃作品,與戶外山水庭園結合,西雅圖市中心的Chihuly Garden and Glass,可說是代表作。

拉斯維加斯Bellagio Hotel 作品名為 Fiori di Como 。玻璃面績達二千平方呎,重約四萬磅。Photo Courtesy of Mark Johnson

拉斯維加斯Bellagio Hotel 作品名為 Fiori di Como 。玻璃面績達二千平方呎,重約四萬磅。Photo Courtesy of Mark Johnson

Dale Chihuly 的玻璃裝置受歡迎,不在於蘊含何種深意、符號或隱喻,相反簡簡單單,傳統的和諧與平衡之美,似乎已令觀者受落,大抵現世代,全球不少地區充滿戰爭、暴力與恐襲,一個安安靜靜的忘憂視覺旅程,足矣!

在香港周圍,可往那裡去看Chihuly 的作品?到澳門美高梅(MGM Macau), 名為 Fiori di Paradiso Ceiling 的玻璃天花裝飾,試試會否令你心醉神迷。

註:加拿大多倫多Royal Ontario Museum「CHIHULY」展覽日期:2016年6月25日至2017年1月2日, 請看觀展短片。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