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Y

AY

Adorable Yuppie (https://adorableyuppie.com)

Art Basel HK 2016
藝術

呃巴 Show

2016/3/28 — 11:33

被 Art Basel Hong Kong 照片洗了好幾天的版,實在有點煩厭,雖然人不在香港。跟朋友談有關 global art en...

(圖片來源:龐比度中心)
藝術

末世中的烏托邦

2016/3/15 — 14:38

德國藝術家 Anselm Kiefer 的創作離不開歷史,出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見證被盟軍炸毀的德國,他的藝術探索戰爭、過去、人間...

文化

莎士比亞四百年

2016/3/11 — 10:01

我認,當年在香港大學一年級選科時選修莎士比亞是因為有型。跟這位英國最大偉的文豪的緣份,卻早始於中四,我第一本讀的莎劇是 Macbeth...

藝術

白色的 A FRESCO──Daniel Buren 回顧展

2016/3/7 — 15:08

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是個沒甚個性的城市,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她是法國巴黎及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混合體,百分之四十的人口說法語,其餘的說荷蘭...

"On Beauty", Umberto Eco
書評

說故事的符號學家 Umberto Eco

2016/2/22 — 14:36

“All the stories I would like to write persecute me when I am in m...

The Airport, John Akomfrah,
Three-channel HD color video installation, 7.1 sound
52 minutes
(圖片來源:Lisson Gallery London)
藝術

歷史與未來、善良與邪惡

2016/2/16 — 12:21

星期一早上的畫廊,只有我跟另一位金髮女孩靜靜地坐著,把全長 52 分鐘,三個不同畫面的錄像裝置看畢。創作裝置的藝術家 John Ako...

(圖片來源:Tate Modern )
藝術

甚麼也在發生 甚麼也沒發生

2016/2/14 — 16:48

「人們離鄉別井就是為了尋找希望。」 「有瓦遮頭,有自己的家,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土地 ,應該是每個人最大的希望。」 「在Turbine H...

 Paul Celan: Ash Flower (partial), 2006
acrylic, ash and burned books on canvas
330 x 760 x 40 cm
藝術

化作灰飛煙滅 - Anselm Kiefer 回顧展

2016/2/7 — 18:28

巴黎是一個充滿歷史的地方,尤其是上個世紀二十年代,關於那些藝術家、作家、哲學家等人的故事。走了巴黎一趟,為了看一個藝術家的故事,關於這...

生活

做好事的好酒店

2016/2/4 — 14:43

荷蘭阿姆斯特丹的Good Hotel ,她的故事是從一雙鞋開結。 2006 年Marten Dresen 到中美洲作背包客,去到危地...

Annie Leibovitz 
©Peter Macdiarmid
藝術

女人 WOMEN

2016/1/28 — 12:34

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 )說關於「女人」這個概念跟與生俱來的生理特徵並沒有關係,性別是一場在歷史、文化中不斷重覆的...

生活

那一刻

2016/1/25 — 12:00

“Illness is the night-side of life, a more onerous citizenship. Ev...

生活

免於恐懼的自由

2016/1/11 — 10:22

那一趟電梯的旅程,是三分鐘,不多不少。 從電梯門關上那一刻,然後燈被關上,漆黑中播著那三分鐘的片,不多不少。是蘇聯統治的共產匈牙利時代...

藝術

權力100

2015/10/25 — 18:28

在今年的 ArtReview Power 100 發表前一天,我有機會跟 Dr. Rebecca Gordon-Nesbitt 聊天。...

藝術

恐懼之名

2015/10/19 — 12:00

好像是攝影師 Steven McCurry 說。「若只聚焦在目的地,便會錯過沿途的風光」。 去 Whitechapel Gallery...

《Charles IV of Spain and His Family》
藝術

平行時空中永存的荒謬與矛盾 - Goya: The Portraits

2015/10/11 — 14:35

差不多每天都經過這條街。 街道盡頭是一排四層高的建築。他當年留學的宿舍,就在這裡。 好幾次經過,幾乎想一鼓作氣跑到那個盡頭,向著那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