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農人之野望》之筆記

2017/3/3 — 14:13

《農人の野望》

《農人の野望》

【文:小行】

之前讀台灣《青芽兒》,知道有批香港農夫去了參與日本的一個藝術展,但沒有深究。想來2014還是15年時,帶幾個四川的伙伴去生活館,也有聽他們提過。

書設計十分漂亮,不像一般的港版書,有點《小日子》那種感覺了。文字也十分扎實,從農業及(社區)藝術兩個角度介紹整個project,不算厚重但資料也足夠。聽說楊天帥、查映嵐是新一代文化人,確實是英雄出少年,整本書的可讀性很高。

廣告

關於香港的城鄉關係、日本的歷史脈絡寫得挺清楚的,後者從遠古時代一直爬梳至黑船來訪,六十年代學運等都有所提及,縱深以這樣的小書來說也是十分佩服的了。難得是讀來沒有覺得奇怪,卻是很好的俌充,這裡就充份反映了作者的功力了。

關於與土地打交道、農業帶來的反思,Permaculture及至袁易天老師的inspiration,也是很到位吧。我很後悔沒有接觸過土地,工作中有伙伴會有,從他們身上就能感受到那種不一樣;希望日後有這樣的機會吧。

廣告

整個project以至書的鋪排,讓我有點詫異的是,香港的「主體」很大。在梳理香港城鄉關係的時候,將羅湖邊境線以南割出,並置於日本新潟的這種做法,我心入邊總覺得有點欠缺了甚麼。

當作者用心的介紹日本歷史源流、連黑船來訪扣門都寫到的時候,香港的現代化難道是突然出現的?我們如何理解發生在日本黑船來訪、明治維新前的鴉片戰爭?如何理解幕府在1850年代透過香港了解清政府面對帝國主義時的節節敗退而從而決定維新?從現代化的經驗來說,香港作為殖民地當然有它自己的故事,但其故事如果抽空於中國乃至東亞地區的現代化歷程、華南/廣東/南洋等網絡的話,卻是有點像在寫神話般。

作者介紹日本的鄉村凋敝問題時,可以感受到他倆深受感動。令人感慨的是,由於自己工作的關係,書中介紹的日本那種城鄉關係在有其獨特的社會脈絡之餘,其實也有其普遍性。起碼在我接觸到的台灣、中國大陸,乃至聽說過的韓國等,其實都是一樣的劇本、各自的演繹。農村凋敝,城市化,鄉土價值不再,城市人與鄉的關係,其實搭三十幾蚊港鐵過深圳河對岸就有數之不盡的故事。拯救鄉村的努力在大陸也不乏,可能沒有大地藝術祭那麼潮那麼文青那麼酷,但其辛酸其困難大概也不會差太遠。

如果我們談農業,我們會談氣候水土,我們會說一方水土養人方人。袁老師不也很自豪的說,粉嶺用的種植方法,是「南番順」式的?「南番順」是哪裡?南海、番禺、順德,就是珠三角一帶。「香港」的出現本身是很arbitrary的,曾看書說英國人在租借新屆時是希望劃深圳北邊的那座山,後來清廷不想就以深圳河為界。不管如何,歷史已是這樣,fine,要撐本土農業,絕對贊成。但以一個城市如香港,拿去和日本西北邊的一個縣來去做比較,其實可比性很低。以香港的城市拿去跟一個區域、甚至一個國家做比較,有點像蘋果與橙。但明顯的是,如果鬆動香港城市的邊界,又陷入去如何理解中港關係、香港身處珠三角乃至華南地區的痛點。

再說回水土、農法。近年在台灣、日本總會聽說有香港人去學農,很好,又潮又有型,講真我自己唔工作時都不一定想去大陸。但講回農業,本土,除了學日本、台灣,以及本地還有的為數不多的農夫的技藝外,珠三角、粵北乃至兩廣,就算不念其歷史文化的關連性,就從生態土壤品種食材來說,與香港真的十分密切。珠三角有不少有機農場,粵北還有農地的農村,從農技、品種、產業的角度,其實可堪觀摩的東西實在不少。

第132頁有一句我看到,真的有點「生氣」。作者說「無論你是否同意自己是中國人,遷到中國鄉郊耕種都是不現實的方案」。喂,香港人返大陸搞陸場,三十幾年啦。香港第一代的生態農夫昌哥,何嘗唔係喺江西種米?如果最熱愛嘅係農業,其實係香港、日本台灣、泰國、中國大陸,又有咩分別?咁講法,其實關心的是自己的身份認同,更多於農業或土地吧?

另外,關於香港農夫去到日本交流。我在想當地是個傳統農業區,農業技術、文化底蘊其實很厚,反過來香港去的農夫其實蠻新的(當然何叔叔及袁老師也務農多年,但始終覺得與一條農村有些分別),當中的對話、學習如何?Permaculture作為八十年代澳洲興起的概念,由一批香港的實踐者去嘗試,與日本的農村傳統有著怎麼樣的對話?書裡的記錄不多,比較多是展示袁老師及團隊對Permaculture的理解。不過從袁老師的quote去看,他在這部份也是十分在意,充份展示了對本地的尊重。如果作者在這部份有多些處理的話,效果應該更好。

比較動氣,可能是自己的問題大一點,自己的ego hold 不住,但確實也是過去多年的社會發展趨勢,總是和自己的理解有那麼一點點小差距。也沒有關係,看日後有甚麼機緣促成以至參與相關的討論吧。

有機會還要找回《青芽兒》那個小專題來看看,了解一下台灣伙伴的觀察。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