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當代藝術市場簡史

2017/7/24 — 15:18

2017年,對於香港當代藝術界是一個有特別意義的年份。

十年前的今天,香港國際藝術展(ART HK)正式成立,就是從這一年開始,香港在中國當代藝術熱潮中急速冒起,成為今天與紐約和倫敦三分天下的重要藝術市場之一。

ART HK 的成功,除了帶動了香港整體的藝術發展,也同時令這個真正 “made in HK” 的藝博會得到Art Basel的青睞和收購,令香港名正言順地成為這個全球首屈一指藝博會的其中一個交易重心。如果要為過去十年的香港當代藝術市場發展作一次全面深入回顧,大概沒有人比Magnus Renfrew這位前ART HK創辦人和香港Art Basel總監更合適的人選。

廣告

在這本由企鵝出版社最新出版的《Uncharted Territory: Culture and Commerce in Hong Kong's Art World》,Magnus Renfrew特別為全球讀者回顧了香港在過去十年的藝術市場的急速發展,以及預視這個城市在將來的挑戰和機遇。

書名:《Uncharted Territory: Culture and Commerce in Hong Kong's Art World》
作者:Magnus Renfrew
出版社:Penguin – The Hong Kong Series

書名:《Uncharted Territory: Culture and Commerce in Hong Kong's Art World》
作者:Magnus Renfrew
出版社:Penguin – The Hong Kong Series

廣告

以一個「老外」的身份來為香港寫一本藝術市場發展「簡史」,Magnus Renfrew(儘管已經移居此地逾十年,此前更在上海為Pearl Lam畫廊工作了一年多)在書中前言已表明了當中的內心「掙扎」。此書一開始以香港著名詩人也斯(1949-2013)的一首詩《形象香港》作為引首:「歷史是一連串形象塑造的材料/可以是紙箔、塑膠、纖維/鐳射影碟的按鈕⋯⋯我們在尋找一個不同的角度/永遠在邊緣永遠在過渡/我們用不同顏色的筆書寫/這些東西也很容易變得表面/歷史就是這樣建構出來的嗎?」可說是別出心裁,除了証明這位剛剛成為香港永久居民的外國作者對於本地文藝界的尊重和致意,也顯示了作者對於應該如何建構香港藝術史的思考。

首先要處理的問題是:什麼是香港?什麼是亞洲?還記得在拍賣行和Magnus Renfrew共事的時候,他對於國際藝術界現時「歐美VS亞洲」的地域區分做法早已提出了自己獨到的見解,認為在全球化的環境下這種也許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stereotype未必可以準確地反映亞洲藝術的多樣性。在書中,他多次強調「亞洲」並不是一個可以從西方角度簡單歸納的地域概念,在這裡,每一個地方都有其不能忽視的獨特性和審美觀念,尤其是香港這個如此國際化的藝術市場。

香港為什麼可以在短短十年間成為與紐約倫敦齊名的國際三大藝術中心之一?

Magnus Renfrew在書中列舉了以下主要因素:(一)Art HK:參展畫廊方面,由第一年2008年約100家,擴展至被Art Basel收購前的200多家。觀眾方面,由第一年吸引近二萬人次入場,上升至2012 年最後一屆的六萬七千人次。無論從藝術市場的供應者(畫廊/經紀)和需求者(買家/藏家)的發展來說,Art HK在商業上的成功無疑為香港的當代藝術市場打下一支強心針。(二)國際畫廊的進駐:香港藝術市場在2008年國際金融風暴後迅速恢復,隨後更成功吸引了一浪接一浪國際畫廊的進駐潮,美國的高古軒(Gagosian)、英國的白立方(White Cube)、法國的貝浩登(Gallerie Perrotin)等國際大牌畫廊相繼打入這個新興市場,期望可以在中國經濟崛起的大環境下分一杯羹。而香港的整體藝術展覽質素也因此提升不少。(三)營商和生活的良好條件:香港擁有相對完善的法治制度、簡明的商業條例、較低稅率的稅制,加上全球最好的航空交通網絡(香港的5小時飛航時間圈內更覆蓋了全球一半人口),這些因素都很大程度上便利了藝術品的交易。而作為一個由中國轄下的前英國殖民地城市,香港生活文化之多元,包容性之高,食物種類質素之好,皆冠絕亞洲。這些都是吸引外地藝術專才來港工作的重要條件。

當然,作為一個高度商業化的藝術市場,香港也不是沒有發展隱憂的。例如,在香港這個堅尼系數比津巴布韋還要高、貧富收入極度不均的地方,談論藝術彷彿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長遠而言,這或會影響到藝術的推廣和普及。而在百物騰貴的生活居住環境下,大部分畫廊為了應付高昂的租金,不得不傾向支持市場認受性和商業性較高的藝術家,那些非一線的本地藝術家幾乎都要身兼數職才能繼續創作,而他們能夠獲得畫廊/畫商代理的機會亦不見得隨著市場發展而增大。此外,藝術贊助風氣在香港尚未形成,公眾(尤其是社會上最富有的1%人士)對於出錢支助非牟利藝術機構營運的做法仍然非常陌生,導致了非商業性展覽的質素或宣傳方面一直追不上商業展覽,窒礙了香港的多元藝術發展。

正是這些潛在隱憂,令坊間不少人士十分期待即將於2019年開幕的M+視覺文化博物館,能為香港過度商業化的藝術市場帶來一些新的轉變。在Magnus而言,M+的落成,將會為香港帶來一個“once in a generation”的機會,進一步確立其作為亞洲創意文化中心的地位。原因包括:(一)M+可在已經發展得非常蓬勃的「畫廊+藝博會+拍賣行」商業模式的市場基礎上,為公眾帶來更多元化的藝術展覽,拉閣觀眾對於藝術的理解和想像。(正如M+在2013年舉辦的大型裝置展覽,便在香港引起了一次「何謂藝術」的熱烈討論。);(二)在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的積極和M+的國際策展團隊的領導下支持下,M+有望成為繼倫敦Tate Modern和紐約MoMA後的另一國際龍頭博物館,為全球藝術愛好者提供一個難得的場地,以一個non-European、non-American的全新角度來全面而深入地了解亞洲藝術;(三)M+對於藝術教育、研究、連結社區、促進對話方面的承擔,將會源源不絕地為本地藝術市場培育新一代藝術愛好者和買家,這對於香港作為一個藝術普及教育不足的城市來說無疑是非常重要的。

在香港當下社會紛爭愈來愈多的時間,Magnus Renfrew相信文化藝術可以成為社會各個階層求同存異,達至共識,令社會共贏的一個發展領域。正如他在書中所說, 只要香港在未來繼續做到保持自己的獨有城市文化特色(例如本地廣東文化的保存),以及維持對於國際文化的包容性(參考1900年後的巴黎藝術市場和1940年後的紐約藝術市場中的internationalism),他對於香港藝術市場的前景仍然是樂觀的。

--

《Uncharted Territory: Culture and Commerce in Hong Kong's Art World》作者簡介

Magnus Renfrew 是一位文化企業家,擁有逾二十年的藝術行政經驗,參與全球藝術圈內多個重要崗位,包括博物館、商業畫廊、拍賣行、藝術展,非牟利機構至文化政策。Renfrew過去創辦ART HK,香港國際藝術展 (2007-2012);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2012-2014),在任期間曾擔任全球巴塞爾藝術展總監四位其中之一的成員。香港巴塞爾藝術展獲得業界一致好評,更將香港重新定位亞洲當代藝術市場的重要中心位置。Renfrew對藝術的貢獻更被國際藝術媒體認可肯定,經常出現在ART + AUCTION的POWER 100名單、 ART REVIEW,被 Le Journal des Arts評選為藝術圈中100位最重要影響力人物之一。2003年Renfrew獲World Economic Forum評為年輕全球領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