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依姐和她的廢膠之城

2018/4/18 — 12:24

「我想上學,可是沒有錢,爸爸不讓上。」依姐跟爸爸在廢料場生活了四年,渴望回鄉上學。

「我想上學,可是沒有錢,爸爸不讓上。」依姐跟爸爸在廢料場生活了四年,渴望回鄉上學。

【文: 峻念;圖:香港電台】

直至去年底,中國是全球第一大塑膠廢料進口國,來自日本南韓美國以至歐洲的洋垃圾,從彼岸經遠洋輪運抵這亞洲大國,迎接這數以萬噸計的廢料,是一群在社會最底層,自覺無力改變命運的農民工,依姐和家人是其中之一。

依姐是家中長女,已到上小學的年紀,但是彭文遠遲遲沒有打算讓女兒上學。「我工資少供不上,走一步算一步。」彭從四川來到山東,在廢料場中工作了四年,每月工資約一千五百元。「我像天上的鳥一樣的,飛到哪裡就在哪裡找吃找穿。其它我管不了那麼多。我也沒上過學,管不了她上學不上學。」彭說自己有風濕病,幹不了農地的活,所以到廢料場打工,他帶上老婆和四個孩子,每天在廢料場中撿出有用的廢膠,再回收製成膠粒。

廣告

從遠洋而來的垃圾,是依姐和弟妹日夜探險遊玩的地方

從遠洋而來的垃圾,是依姐和弟妹日夜探險遊玩的地方

廣告

依姐有三個弟妹,從一歲到六歲,都很愛玩。廢料場就玩耍,工作和生活的場所。「有米奇老鼠!」依姐在垃圾堆中發現了新玩具,好不高興。弟弟找到了塑料眼鏡,還有塑膠憤怒鳥。依姐把玩具清洗乾淨,然後和弟妹玩上半天。對他們來說,廢料場是他們的大遊戲場,洋垃圾是他們認識世界的媒介。「這個是美國!人家在大海中乘涼!」彩色廣告上,印上的是外國風景。弟弟看到廣告中的食物,裝作品嚐。

彭文遠(右)的妻子剛又在廢料場中生了孩子,現在彭文遠共有五名小孩。

彭文遠(右)的妻子剛又在廢料場中生了孩子,現在彭文遠共有五名小孩。

廢料場很大,一大綑一大綑的垃圾堆放在四周,像一座座小山。遠遠的,都可以知道廢料場的所在,因為這裡有各種刺鼻的味道傳出。「都是些從外國進口的東西,什麼也有啊!上來一陣就腥臭腥臭的!」資本主義的味道在發酵發臭,而且有毒。垃圾要燒掉,溶解廢膠時也會冒出不明氣體,灰黑的濃煙鎮日四竄,嗆鼻熏眼,依姐和弟妹掩著鼻,又繼續撿廢膠,找玩具。

羊在廢料場周邊覓食,吃了垃圾便瘦了,瘦了便被宰,打開胃,都是塑料。

羊在廢料場周邊覓食,吃了垃圾便瘦了,瘦了便被宰,打開胃,都是塑料。

廣告中的漂亮女鞋,是依姐從垃圾堆收集的寶物

廣告中的漂亮女鞋,是依姐從垃圾堆收集的寶物

彭文遠有時會打依姐,可能是因為要依姐幫忙撿廢膠,做飯又或是帶孩子。因為依姐的媽媽剛剛又生了一個小孩,要幫忙的事實在太多。「我就是小,我有力氣,很大的力氣。」依姐希望自己盡快長大。「 我十三歲就去打工,打工給弟弟我妹妹,給他們上學。」

廢料場老闆的兒子正在上幼稚園,老闆要讓依姐去看看,但依姐硬是不願上車。 「爸爸不讓…」「走走走,不要聽你爸爸的!」「是你的閨女還是你的兒子?」

「不夠車費,走不了了,就這樣意思。」彭文遠沒有錢給孩子和自己買車票回鄉,只能繼續留下。

「不夠車費,走不了了,就這樣意思。」彭文遠沒有錢給孩子和自己買車票回鄉,只能繼續留下。

依姐還是聽爸爸的話,彭文遠邊喝酒邊樂。「窮人養的兒女個個都是聰明的,個個都是關心的!」彭文遠也不是沒有其他打算。「世上男人都有家的。」彭受夠了廢料場的活,也想讓孩子回鄉上學去。他帶上依姐和二弟,到了火車站。

「成都車票一張多少?」

「520元。」

「那這些小孩呢?」

「這個得買了。」

「 … 我的錢可能不夠車費了。」

「那你甚麼時候準備走再來吧!」

「對,好。我也是來提前問問。」

雪下了,廢料場上變成銀白一片。這個冬天,依姐和弟妹仍然待在廢料場上撿廢膠。

--

香港電台外購電視節目《中國紀錄片系列》(本集4月19日播放),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港台電視31、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 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