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會」荒誕現象:方丈真小器粗暴 護法假作勢裝腔

2017/3/8 — 16:35

兩會期間,全體起立唱中國國歌。(資料圖片)

兩會期間,全體起立唱中國國歌。(資料圖片)

熟悉「具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國情的人當然深知所謂「兩會」(註) 的真正政治意義,簡明而言,都是一連兩場同時上演的舞台劇,儘管鼓樂喧天,台下煞有介事的鬧哄哄,台上總是冷峻的諱莫如深。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原來職能在於審議和批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國家財政預算,以及相關的報告等;政治協商委員會發展至今卻只流於諾諾聽政和泛泛議論。 可是無論如何,在一黨專政的壓力籠罩下,共產黨的一鎚就等同悠悠眾口的定音,與會者不過是高舉的機械手臂,絕少聽聞異議的微弱悶響。 而且在統一戰線的權位財富拉攏下,會眾分贓得利早已心滿意足,樂於亮相合演,拍手呼應。 再者,在內地政圈打滾經年的人都心知肚明,相對於「兩會」的虛假作秀,槍桿子的共產黨黨代表大會才是動真格的議事參政現場,寡頭的政治局才是最終見真章的恃勢擁權實景,甚麼路線、國策、計劃和方案都已是擺平多番黨內凶險鬥爭後的正式官方桌面文件,為的是立此存照,那麼,其他人等充其量只會產生微不足道的橡皮圖章作用,所有底層子民只有看戲的份兒,繼續在扭曲的政治現實下苟全賴活。

紅色王朝例行藉「兩會」宣告天下,齊集一眾將相官吏於京城,舖張排場旨在揚威立萬,錄載史冊,無異於封建時代的春秋二祭,祀奉禮拜而已。 群臣眾佞躋身輝煌的金鑾殿上,固然與有榮焉,可是在天子腳下便只能戰戰兢兢的匍匐朝覲,欣喜感恩的屈膝受命,盡顯共產黨治下奴僕的眾生相。 香港特區首長選舉相對全國的政情只不過是小事一宗。  億萬人之上的習核心當然不屑事事宣諸於口,處處耳提面命,可是實在對小小香港的紛紜政務極度不安心,必須將異見的苗頭當刻拔掉,免留後患,於是乎由座下的相關宦官佞臣代傳旨意密令,而香港一眾護法便必須不惜拋頭露面,披上虎皮化作為人肉傳聲筒,嘩嘩啦啦的作起勢來,裝腔亂吠。

廣告

因此,近日從熒光幕和紙媒報道所聞所見,盡是名為港人代表的護法放言指點,虛張聲勢,曲線披露欽許特首的訊息。 放眼看來,「犯太婦人」、「銀髮魔姬」、「爆脹豬女」、「紅色商人棋哥」和「投機劉姓教授」等人的惡俗嘴臉實在中人欲嘔。  他們曾經是港英年代賣命獻身的「精英餘孽」,或者早已是投共諂媚的「才俊人傑」,過去在律政、司法、學術和商企界別有頭有面,如今竟然赤身露體為黨國效命。 金庸當年筆下借文革風雲暗批老毛專橫獨裁,如今隨著共產中國的所謂「盛勢國力」膨脹,魔頭東方不敗真的依然號令天下,香港的奴才便不斷應運進化,順勢蛻變成毫無羞愧的應聲蟲,不敢為港人福祉忤逆上意,更遑論直率反映港人的心願和意見。

無情的歷史不斷重覆,當下文革鬥爭意識復燃,且有蔓延勢頭,於是眾妖當道,群丑得令,香港不少為虎作倀的奴婢早已唯恐事主不力,這不僅是香港的不幸,更是中華民族的命蹇詛咒! 害國者共產黨中人,禍港者正是那群依附共產黨的香港權貴,信焉!

廣告

------------------------------------------------------------------------------------------------------------

註:2017年「兩會」即「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和「政協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於3月內舉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