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包辦喪禮也是風俗

2017/7/15 — 17:23

若說死後三天火化是風俗,那黨國包辦喪禮更是。

《河殤》作者蘇曉康六四後被通緝,在知識份子黑名單上排第五,經「黃雀行動」營救流亡海外。

2003年春天他得知父親蘇沛肝癌晚期。3月5日接到家人電話,他馬上去紐約中國總領事館申請簽證,答覆是等消息,一等就是三個星期。肝末變化快,蘇老先生3月22日撒手,蘇曉康到3月28日才取得簽證。取得簽證的關鍵是家人得到提示,要由蘇父本人提出申請,希望兒子回來見最後一面;這等於是當病人的面宣佈他即將死亡。蘇曉康回國奔喪還要附加三個條件:不見媒體、不發表言論、不接觸敏感人物

廣告

最後信發了,蘇沛先生於一周後去世。

作為供職於《淅江日報》及《紅旗》雜誌的離休幹部,蘇沛老先生的遺體告別式要由「組織」安排。雖然在遺囑中寫明 - 「我死後不發訃告,不開追悼會和遺體告別會,不寫生平簡歷」等等,但作為子女亦無法替父親持守遺願。

廣告

儀式在八寶山公墓的「菊廳」舉行,告別者多為蘇沛生前同僚。專程回國奔喪的蘇曉康事先得到通知,其中許多人不方便與他碰面,故此儀式要分為兩段進行,前一段是「官辦的」,要他迴避。官方儀式辦完後,專門留下幾分鐘,特意為他一人而設。

「當我一個人被擋在「菊廳」外的時候,忽然覺得,我回到這裏來竟有點荒唐的。裏有人來叫我,說輪到你了。我慢慢走進那「菊廳」, 抬眼看見父親寬厚的遺容,我很想跪下去磕三個頭,可在這陌生而敵視的氛圍 中,我竟跪不下去……。」 摘自蘇曉康《無家可歸》

蘇曉康是紀錄片《河殤》總撰稿人,八十年代著名報告文學作家。1989年6月24日的通緝名單上,共有七名知識份子上榜,依次序是:嚴家祺、包遵信、陳一諮、萬潤南、蘇曉康、王軍濤、陳子明。事隔28年,包遵信、陳一諮及陳子明已先後離世。

短片根據蘇曉康悼文《無家可歸》及他提供的幾張相片剪輯而成。為什麼要讀歷史?因為黨國邏輯總是一脈相承。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