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行得正,企得正,教會沒有作壞事,何懼CCTV?」

2017/4/1 — 12:45

習近平

習近平

日前,拙文〈老大哥在看著你──關於加強宗教領域公共安全視頻監控的爭議〉表達了對中國各地在宗教場所安裝CCTV的憂慮。同時,我亦呼籲大家關心近日溫州有信徒因不滿當局強行在教會安裝監控而引起的衝突事件。後來在相關的媒體留言中,見到有人表示「教堂是公眾地方,沒有作壞事,為何怕裝CCTV?」「行得正,企得正,大題小做」;又有人指反對者「只講個人,不講公眾,不知連西方自由國家英國CCTV的比例更高」云云。對於這些意見,筆者謹回應如下:

1. 關於在公共地方安裝CCTV,出於公共安全的需要,儘管仍有一些涉及私隱的爭議,但普遍為公眾接受。

2. 近年中國在公共場所加強裝設視頻監控的同時,也就其中涉及的私隱問題作出探討。筆者在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的網站上,讀到上海公安局法制辦在2009年就〈公共場所監控圖像採集利用與隱私權保護研究報告〉。有關報告,有助我們了解中國當局對在「公共場所」裝設CCTV的理解。報告將「公眾場所」分為「完全開放性質」(如廣場、公園、街道、交通樞紐、商場等)與「半開放性質」(設置在企業單位內部或需要購票、辦理身分識別手續才能進入)。同時,又據公眾活動的不同性質,再分為「公益性的公共場所」、「經營性的公共場所」及「單位內部的公共場所」。報告最後將「公共場所」界定為:「提供給公眾使用或者服務於公眾的開放性空間以及半開放空間都是公共場所」。

廣告

3. 報告內並沒有提及宗教活動場所,但按其界定,應屬於「公益性的公眾場所」。以基督教為例,教會確具有一定的開放性,因其聚會與活動不僅開放予信徒,也歡迎各界人士參與。參與聚會者,不需要辦理任何手續,也毋須進行身分識別。筆者相信,中國現時要求在宗教場所裝置CCTV,背後也以宗教場所是「公共場所」為理由。(得指出,「宗教究事務」「宗教場所」因涉及「公共」,往往成為中國政府介入干預的理據)

4. 教會儘管具有此種開放性,卻仍不是「完全開放性質」的公共場所。或曰,正因為此種「半開放性」,更需要安裝CCTV來保障公共安全。若然,則安裝及管理CCTV的主體,應由有關宗教場所的主管者負責,並根據自身保安需要,在合適的地方(如出入口、公眾通道安裝),或合適時段(如晚上無人時段的辦公室)設置。政府是否有權以保障「公眾場所」的「公共安全」為理由,代替有關場所的主管者來安裝及管理,甚至針對崇拜聚會的教堂內及辦公室,安裝CCTV?這應是討論問題的核心所在。

廣告

5. 上述上海公安局的報告指出,「英國平均每14人就受到1個攝像頭的監控,英國倫敦在1610平方公里內,佈建了50萬個視頻監控點,平均密度為310個/平方公里,比例之大居西方國家之首」。不過,報告並沒有指出,英國本身是否也由政府在宗教場所內安裝CCTV?同時,西方國家同時也有其嚴密的保障私隱的規定,監管政府如何使用有關視頻。

6. 上海公安局的報告,將學校列為「容易引發爭議」的設置場所。一般而言,CCTV只會安裝在校園出入口、宿舍出入口等,並限制在學生宿舍內、衛生間、更衣室等地安裝。至於課室,也不會安裝以便造成上課時監視學生與老師的錯覺。那麼,宗教場地的安裝,事實上也是應該小心處理的。

7. 筆者的看法是,教會安裝CCTV,應建基於下述兩個前提:(一)由宗教場地的負責主管者決定及管理;(二)出於保安需要,在適合的位置安裝。現在中國的情況卻是:(一)由當地宗教事務部門及公安部門作為安裝及管理的主體;(二)除了出入口外,更針對教堂內及辦公室、會議室等空間。

8. 我們需要注意:(一)當局強行安裝的法律根據何在?教會雖作為「半開放空間」,但仍是屬於民間組織的場地,其主管者乃所屬的宗教組織,有關場地的安全責任由其負責。國家公權如未獲法律授權,又未得教會同意,強行在宗教場所內安裝CCTV,即屬違法行為。(二)中國現在憲法賦予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然而,在實踐上,出於各種原因,仍存在著有宗教信徒因其宗教身分而受到歧視或不公平對待。因此,有人出於各種考慮,不欲公開自己的信徒身分。造成此等情況的原因極其複雜,也涉及宗教自由的在中國的落實問題,各界人士(特別是身處宗教自由社會的境外人士)應予體諒及理解。如果由政府在崇拜場地安裝CCTV,便難免造成公權監控誰人曾參加宗教聚會之嫌,此舉已構成對宗教自由的威脅。再者,CCTV將講壇也列入監控範圍,講道者也成為政府監控對象,這也是對宗教言論及表達自由的一種侵犯。因此,那些表示「行得正,企得正」,「自己沒有做錯事,講錯野,怕甚麼」的回應,其實是對問題缺乏全面的認識。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