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堂 ‧ 同謀

2018/3/28 — 20:33

富士康表示已多年禁止使用烷和苯,但二級供應商卻並未禁止。

富士康表示已多年禁止使用烷和苯,但二級供應商卻並未禁止。

【文:峻念】

在這個人手一機的世代,我們每天與手機為伴,活在讚好和被讚好的世界之中,大抵沒有一刻會停下來,想想手機的設計和自己的被設計,更沒想過手機之外,屏幕之後,多少工人的血淚故事正在發生。

中國是全球最大電子產品生產商。全世界有一半的相機,七成的手提電話和九成個人電腦均由內地的工廠製造。由於欠缺規管,在其他地區早被禁止使用的化學溶劑,包括致癌的苯,導致肌肉萎縮的烷,在內地卻被天天使用。被毒害的工人出現走路不穩,甚至患上白血病。官方資料顯示,內地每五個小時就有一個工人因為接觸有毒化學物質而中毒。

廣告

中國是全球最大電子產品生產商,全世界有一半的相機,七成手提電話和九成個人電腦均是中國製造

中國是全球最大電子產品生產商,全世界有一半的相機,七成手提電話和九成個人電腦均是中國製造

廣告

「小時候我不知道有城市……我想像城裏感覺像個天堂一樣。」內地每年估計有二億六千萬人為生計離鄉別井,當中有一千二百萬人是青少年,小雅(譯音)是其中之一。「爸媽都是農民,在家裏面幹活,他們太辛苦了。我的願望就是走出農村,走出大山。」小雅的臉在幾個月大的時候,被煤油燙傷,臉上皮膚都不完整。「有一次有個女孩子她罵我,我就跟她說我窮怎麼了?我窮得有自尊,我有賺錢的這個骨氣!」

「有一次有個女孩子她罵我,我就跟她說我窮怎麼了,我窮得有自尊。我有賺錢的這個骨氣!」小雅說。

「有一次有個女孩子她罵我,我就跟她說我窮怎麼了,我窮得有自尊。我有賺錢的這個骨氣!」小雅說。

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一點,小雅和其他工人坐在生產線上,拿著沾上溶液的抹布清潔手機屏幕,每天可以擦七至八百個手機屏幕,當中包括蘋果和諾基亞等品牌。車間沒有窗戶,只有抽氣扇,卻不常開。「有時候都沒有休息過,連續上了三、四天,眼都沒有合過。只要有錢啊,我不管多累的工作也能幹得下去。」小雅第一個月獲發工資三千五。「我感覺好高啊!我裝在袋裏面,不敢出去。待沒人的時候我就數,數了差不多二十幾遍吧。真的,數了差不多二十幾次。」

在工廠一年多,小雅開始發現身體出現問題。「一開始我就是覺得麻木、四肢無力。就像是一隻腳長一隻腳短的。」工廠中有三十九名工人出現相同症狀。原來工人每天使用的溶液是白電油,即正己烷,長期接觸會損害神經系統,使人肌肉萎縮甚至癱瘓。小雅和其他工人確診神經系統受損,需要住院一至三年。工廠經理表示他們是二級供應商,供貨給比亞廸和富士康等公司,然後再發貨給蘋果等大品牌。

由2010年至2014年,富士康深圳廠房十三名年輕員工患上白血病,其中五人死亡,公司發表聲明指已多年禁用苯及烷。

內地一些工廠以烷和苯作清潔溶液,長期接觸會損害神經系統,使人肌肉萎縮,癱瘓,甚至患癌。

內地一些工廠以烷和苯作清潔溶液,長期接觸會損害神經系統,使人肌肉萎縮,癱瘓,甚至患癌。

「如果不使用苯,生產一部智能電話,增加的成本少於一美元。企業是有責任保障所有在供應鏈上工人的安全。」國際勞工權益組織聯署要求蘋果禁用苯和烷兩種有毒化學物質。其後,蘋果電腦調查二十二間作最後組裝的工廠,並禁止使用苯和烷,然而,對其餘處理初期生產的數百家二級供應商,只是降低苯和烷的最高用量,即苯和烷仍被使用。同年,南韓首爾高等法院宣判工人在半導體生產線上可能吸入苯等致癌物質,三星電子必須為兩位因白血病去世的女員工負責。

小雅在醫院渡過超過三年後,終於出院,返回家鄉。跟她同樣在工廠中毒的員工,部份回到該廠工作。

工人加入非政府維權組織,卻被政府拘留打壓。

工人加入非政府維權組織,卻被政府拘留打壓。

「就只怪我們太傻,什麼都不懂!」小雅和工友烷中毒後,竟被怪責是病的源頭。

「就只怪我們太傻,什麼都不懂!」小雅和工友烷中毒後,竟被怪責是病的源頭。

--

香港電台外購電視節目《中國紀錄片系列》(本集3月29日播放),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港台電視31、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 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