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嬴秦無仁政 鬼國有義士 — 悼劉曉波

2017/7/14 — 13:53

劉曉波自由了,劉霞卻更不自由了。痛哉劉霞。

是中共害死劉曉波。但劉曉波並不只是受害者。即使不是人人都同意劉曉波的全部綱領,但他反對專制,且以身殉之,便是義人。有罪的不是他,而是中共。我們且與劉霞同聲一哭。

習近平不如蔣介石

廣告

香港若干排外本土,喜以「鬼國賊民」來形容中國人。前半句倒是真的。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已成惡鬼橫行之國。中共在1949年建政後,愛稱自己為「新中國」,還說「舊中國,人變鬼;新中國,鬼變人」。同樣,這前半句倒也是真的。舊中國的國民黨,人皆稱為「刮民黨」。既要刮民,自然要僱用惡鬼,所以是人變鬼。不過,「新中國」不見得好很多。因為,1949年後不久,新中國迅速變舊了,結果所謂革命幹部,慢慢地也人變鬼了,不肯變的,就被毛主席都鬥死,變成冤鬼了。共產黨,也早變成重慘黨了。我們不妨比較一下,兩黨之下,反對派的命運如何不同。

刮民黨統治下的民國,1932年把大名鼎鼎的反對派陳獨秀逮捕了,初時想把他送進軍事法庭受審,方便魚肉他。但是消息傳開,全國發起聲援陳獨秀運動,就是國民黨名人,如宋慶齡、柏文蔚、蔡元培等等,也挺身為陳辯護。蔣介石不得已,只好將陳送交法庭公開審判。胡適和蔡元培立即為陳找到另一位鼎鼎大名的「公共知識分子」章士釗當陳的律師。然後,在法庭上,主控官指控陳「主張打倒國民黨乃危害民國」。章士釗便起立辯護道:沒有呀,陳獨秀已經脫離共產黨,所以是有功於國民黨的。陳獨秀聞罷,拍案而起,發表聲明說:「章律師之辯護,全係個人意見,至本人之政治主張,應以本人文件為根據!」接著他便讀出自撰的《辯訴狀》:「半殖民地的中國,外困於帝國主義,內困於軍閥官僚。欲求民族解放及民主政治,決非懦弱的上層剝削階級,能實行以血購自由的大業。唯有最受壓迫的勞苦人民,以革命怒潮,對外排除帝國主義,對內掃蕩軍閥官僚」。[1]

廣告

共產黨不如國民黨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當時刮民黨,居然黨內也有名人公開與蔣介石抬摃,然後蔣介石不得不稍作讓步。而刮民黨一旦進行公開審判,便真的是公開審判,控辯雙方的辯論,見諸報章,結果反而讓廣大讀者能夠讀到被刮民黨壓制的陳獨秀對自己的批評!當然刮民黨也不是吃齋的,最後重重判了陳八年監禁。刮民黨的監獄是絕不好坐的,無數仁人志士都死於黑獄。然而對待像陳獨秀這樣有名的反對派,刮民黨還是有點尊重優待,甚至讓他與妻子每週見面良久,遠超獄中規定。

相比之下,真是重慘黨不如刮民黨,習近平不如蔣介石!曉波一人擔罪,罪及妻子,禍延朋友!所有審判事實上都是秘密審判!獄中待遇,豬狗不如!

兩黨之中國,都是鬼國,惟重慘黨的鬼,不只是惡鬼,更是厲鬼!自然囉,毛主席在打擊梁漱溟的時候,不是公開宣布過嗎:共產黨不行仁政的!刮民黨也絕不行仁政,不過至少不會宣之於口。重慘黨真的是重慘,它恬不知恥宣布行厲鬼之政,而全黨無一人稍敢異議!

中國的脊梁,民間的義士

但民間卻仍有人敢。至今挺身而出為劉曉波出聲奔走的,所在多有。這,正如魯迅所言,便是中國的脊梁:「我們自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拼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捨身求法的人,……雖是等於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輝,這就是中國的脊樑。」

也正因為中國還有脊梁,所以,「鬼國賊民」一語,後半句便全錯。國民之中,當然也有極少數為虎作倀者。但任何稍有知識的人,都知道更有無數國民,在默默地抵抗惡鬼;更有義士,挺身而出,為公義坐牢捐軀,前有李旺陽,今有劉曉波。曉波之後,亦必有千千萬萬個曉波,日後激起滔滔民主波濤的。曉波必不白死,中國終非鬼國。

 

2017年7月14日

[1] 《陳獨秀全傳》,唐寶林,中文大學出版社,2011年,16章。引文經過刪節。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