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基層人民角度看當前內地的國情

2017/9/30 — 19:15

在上海飄揚的中國國旗 l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Fredrik Rubensso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在上海飄揚的中國國旗 l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Fredrik Rubensso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早前筆者往內地旅遊,期間專注欣賞的都是山色景物,較少接觸或探究週遭的人和事,對於有關當地人情面貌的認識相當浮面,所得的多屬正面的溫煦和順感覺:隨團導遊見多識廣的專業水平和態度、旅遊車師傅的安全駕駛技術、酒店接待小姐的可掬笑容、餐館服務員的殷勤伺候、售買棗子地攤老頭的鄉愿厚實……。

飽覽風光和到此一遊的體會實在不易直接從基層人民角度檢看當前內地的國情,談不上了解他們的現實生活,更難言觸發深切感受,從而領略共產黨主政下內地一般人民心態的真象。

從不同角度認識當前內地國情的這個議題上,筆者一位團友說得頗有道理:人民猶如文化、歷史和土地,比較政權的生命力悠長,有時應分而論之,不宜等量齊觀。

廣告

歷史上朝代更迭交替,政治風雲萬變,屹立不倒的始終是民族的連綿生命、歷史文化和河山大地的散放光華。  不過,筆者必須同時指出:我們絕對不應因而輕忽當權執政者在政治上所造成的破壞力,以及對人民直接產生的短暫和長期深遠影響,也因此無論從人民、文化、歷史或土地角度檢視和剖析國情,總不能與此時當刻的政治生態環境分開論述,切割解讀。

由此觀之,中共建國前期三十年以來的不斷政治內鬨和全國性鬥爭運動,嚴重顛覆傳統文化價值,導致人心茫然崩解,以及改革開放後近四十年來追求權勢和財富以滿足物慾的刺激,釀成民心貪婪唯利的狂熱傾向,同樣都是擺脫不開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的主導和政治現實上的箝控。

廣告

筆者讀過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和鍾祖康的《來生不做中國人》,明白箇中所描述中國人的言行醜態和民族劣根性,也看過一些研究內地國情的論政文章,指出中國共產黨當政以來整體社會的信仰危機、人心散渙和道德淪喪。

對於香港人來說,陶傑犬儒式嘲諷內地人民的小農民心態和與現代文明不相稱的低智基因,以至狂野本土派以「蝗蟲」和「鳩嗚」貶詞揶揄,以及敵視內地人民行徑的「廣場大媽」和「財大氣粗大款」等標籤當然都是有跡可尋的感覺和認知,反映出一定程度的現實,因此不少香港人總是認同傳媒有關內地人民缺乏公德心、行為低劣素質的負面報道。

政治現實無疑是殘酷的。 集體主義洪流的沖洗以至衝擊下,相信絕大多數內地人民都是順應時勢隨波逐流,以求衣食住行的存活久安,這是人民面對強勢政權的適應本能,也可說是自然反應,相對來說敢於奮力逆流抗衡,以保個人自主理想的應屬極少數。

筆者從來沒有在內地有較長時間的逗留,無法真正進入人民的生活環境中有深刻的親身體會,而且事實上過去都是以遊客或學術交流身分造訪內地和認識一些當地人,都是泛泛之交,說不上了解方面的深度。

平情而論,筆者一直嘗試保持明辨是非和求真的應有態度,明白不應犯上盲目而胡亂評議的弊病,產生對內地一般基層人民或許已被扭曲的直覺印象。

本來深入的了解必須建基於長久的認識和體驗,最好能夠在內地住上起碼三年兩載,融入人民生活圈子中,可惜這都是難以落實的奢望。

為此,筆者只能繼續關注內地基層人民的訊息,特別是有關弱勢族群在政治狂飆時代中所凸顯的乏力無助感,以及依然百折不撓的抗爭行動,藉此從那些上訪農民、工運人士和維權律師的眾多名字當中細看清楚內地的政事國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