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恩之行(三)— 709三週年探望余文生律師

2018/7/6 — 19:18

2018年7月4日上午,我們來到了徐州看守所。我們想為709案的辯護人余文生律師存些錢。

想起709之初,家屬想找辯護人非常艱難。接受委託的律師,被威脅恐嚇,就是頂住壓力的律師,工作也極難開展。有的連手續都被律所卡住,不得不退出辯護。但是余文生律師所主任是梁小軍律師,他支持余文生律師。所以,李文足請到了余律師作為王全璋的辯護人。

2015年年末,余律師和文足、還有我們這些家屬,經常一起去天津。余律師短小精悍、目光炯炯,他鬥志昂揚的狀態,給我們極大的信心和鼓舞。

廣告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16年1月8日 。因為所有的709被失踪的人都快6個月了,律師和家屬們齊聚天津河西看守所。余律師來到時,跟大家說起了他被國保攔著,不讓來天津的經過。他早上起來,看著自家樓下有可疑的人監控,便兩手空空下了樓。樓下的便衣見他兩手空空,以為他要遛彎,就放鬆了警惕,任由他從樓角拐過彎走了。他一從樓角拐過去,便來到了自家陽台的樓下。他打電話讓太太從陽台上把自己收拾好的雙肩背包扔下來,他撿起包就直奔火車站。

我們聽余文生律師講述這個情況時,內心充滿了感激和敬佩。因為,那時候的我們家屬,內心非常脆弱,盼望著得到更多人的幫助。

廣告

他後來拿出自己寫的文書讓我們看。他的文書打印的整整齊齊,他把主要內容指給我看。我一看是四個字:撤案!放人!

氣壯山河!

余律師是從2015年年末接受委託,成為王全璋的辯護人的,一直到2017年春天。那個春天幾乎所有的709辯護人都在執照年審上被卡,余律師也毫不例外。記憶中余律師似乎一直沒有低頭,一直抗爭。

沒想到,王全璋沒出來,余文生律師又失去了自由。

709三週年了,余文生律師,我們來看望您了 。您可一定健康的出來啊!

徐州今天下雨。在銅山區三堡鎮的監管支隊外面,文足和二敏姐跟門衛吵了一架。門衛大敞著衣服領口的傲慢模樣,著實噁心到了我們。他攔著我們,說:這門不是隨便誰都能進的!你們給誰存錢?

我們問清了去哪裡存錢,扭頭就走。

在徐州看守所的錢物接收室的大廳裡。我們看著玻璃牆上貼著的粉色的通知,寫著必須直系親屬才能存錢,我們心裡有點涼,但是覺得還得試一試。文足排隊排到跟前,拿出了錢和身份證,還有手機裡,余律師家人以前存錢的單子的照片。接待的警察接過了錢,數完了,看著身份證問:你是他什麼人?文足說:親戚。接待民警二話不說,把錢和身份證拿起來,扔回到窗口。然後他的手指著窗口的粉色單子,說:自己看!

文足並不放棄,她說:我們從北京大老遠的坐車過來,來一次不容易,能不能收下來?旁邊的一位老警察態度還算和藹,他也指了指粉色的單子,說:規定這樣,我們不能違反。可是,就在文足前面,我就看到一個人,推門進到裡面,站在電腦旁,也沒拿身份證,手裡拿了一疊錢,報了個名字,也就存了進去。我想,這個人是看守所內部的人,規定是只針對我們這些「外人」的!

我們3人說了半天也沒用。接待人員不再搭理我們,自顧收拾他們的東西。我們走出錢物接收處的大門時,雨下的更大了。

我們也淚如雨下。


李文足
劉二敏
王峭嶺

2018年7月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