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恩之行(二)— 709三週年探望劉榮生律師太太

2018/7/6 — 19:18

圖片來源:李文足

圖片來源:李文足

幾天前聯繫劉嫂子,才知道劉嫂子的父親病重,進了醫院的ICU。而且劉嫂子一直說,妹妹,你們那麼忙,別來看我了。

在2018年7月3號下午我們趕到泰安的時候,是在ICU病房外見到了劉嫂子。劉嫂子的八十歲的老父親還在ICU病房,情況趨於穩定了。而劉嫂子的頭髮,明顯比去年四月份的時候花白了一些。

劉嫂子一見文足,就握著文足的手,連連問:有消息沒有,妹妹?我們知道她問的是全璋。

廣告

本以為只有幾分鐘的說話時間,沒想到卻聊了個把小時。我們專注的看著劉嫂子,聽著她說起父親的這半年來的反反复复的住院,也看見她說起跟劉律師過往的事情時,眼中泛起的潮濕。

想起我們認識劉榮生律師的時候,那還是在2015年的冬天。在天津河西看守所的接待小廳裡,一個面色蒼白、嘴唇發青的中年男子坐在冰涼的塑料椅子上。他穿著厚厚的棉衣,脖子上搭著圍巾。後來攀談了起來,才知道他是709案謝遠東的辯護人。他說幾句話就要停下來喘口氣。我問:您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他咧嘴一笑,喘著說:我就是從醫院偷跑出來的。

廣告

聊下去才知道,原來他正在泰安住院,看著同行們陸續去天津尋找709案當事人的消息不斷發出來,他實在是躺不住了。他要出院醫生不讓,於是他偷跑出醫院,來到了天津,來到了河西看守所,要求會見他的當事人。

那天,我記得還有余文生律師,他倆用劉榮生律師隨身攜帶的便攜式打印機打出了控告信,又一起跑了一趟檢察院遞交控告信。

再後來,是2016年夏天,在天津第二看守所。因為謝遠東的案子結束了,他又做了709案劉四新博士(好像是)的辯護人。那天他穿了一件紅色t卹,整個人看著很精神!我們驚訝極了,問:您的心臟病怎麼樣?他得意一笑,說:好了!我現在很好!

我們知道心臟病沒那麼容易好,只是覺得他的狀態好太多了!直到噩耗傳來,他竟然在本溪火車站心臟病發作,來不及搶救…...

劉嫂子說,那半年劉律師的身體看著確實很好,她也大意了。說著說著,劉嫂子哽咽了。但是抬眼看著文足,劉嫂子收起了自己的感傷,她開始安慰文足跟我,說:做不了律師沒關係!咱們種菜去!我聽了很興奮,說:我就喜歡種菜!

劉嫂子還有老父親的事要操持,我們雖然不捨,但還是告辭了。來時我們彷彿是要來安慰劉嫂子的,走的時候我們卻被劉嫂子安慰了。

不再有劉榮生律師的泰安城,卻成了我們掛念的安慰之城。這本是個小小的城市,卻因劉律師,在我們心裡留下了沉甸甸的份量。


李文足
劉二敏
王峭嶺

2018年7月3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