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揭中國體壇用禁藥 前國家隊醫薛蔭嫻 與兒媳逃亡德國

2017/8/11 — 9:31

薛蔭嫻 (片段截圖)

薛蔭嫻 (片段截圖)

法國RFI報道,原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因堅持不懈揭發中國體壇使用興奮劑醜聞而長期遭到迫害。近日,薛蔭嫻及兒媳一家已逃亡至德國,薛醫生之前已設法帶出68本記載使用興奮劑黑幕的工作日誌。

據《紐約時報》去年報道,90年代,因為公開表示自己拒絕給中國運動員使用興奮劑,曾在國家體委(後更名為國家體育總局)工作的薛蔭嫻以揭秘者的身份出了名。2007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多名官員造訪薛蔭嫻家,警告她不要公開談論中國使用興奮劑的情況,聲稱這會讓整個國家難堪。當時,她的丈夫剛接受了腦部手術,正在休養,卻與那些官員發生了對峙。家人說他被那些官員推倒在地(但他們說他是自己跌倒的),導致頭部再次受傷,三個月後離世。

薛蔭嫻現年79歲,曾經擔任中國國家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兼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組長。薛蔭嫻8月9日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表示,中國體育1978年起開始進入興奮劑時代,八十年代,體育官員在內部會議上公開發出全面使用興奮劑的指令。

廣告

薛蔭嫻指出,1978年10月11日,國家體委副主任陳先在大會上說外國運動員都使用興奮劑,中國運動員為什麼不能使用?79年4至6月,官方派陳章豪大夫來法國學習如何使用興奮劑。「80年代到90年代,全國範圍都在用。國家隊當時有11各隊,國家隊訓練局局長、黨委書記李富榮說全體都吃,你反對他就是反對政府、反對黨,吃興奮劑利益集團的頭子就是他。他們成立了興奮劑研究小組,組長就是陳章豪,他就說吃興奮劑叫吃特殊營養的」。

廣告

RFI報道,薛蔭嫻站出來反對服用興奮劑,結果被撤銷了她的國家隊醫務監督組組長,但是還讓她留在體操隊。「我想為了運動員的健康我得守住體操隊,1988年我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但我想得太天真了。80年代,90年代得牌的人都被李富榮和陳章豪用興奮劑管住了。國格沒了,人格沒了。」

薛蔭嫻指出舉重、游泳、田徑、體操等金牌項目是興奮劑重點領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隊的五朵金花,排球運動員巫丹等曾被檢測出興奮劑。

中國體育官員一面強迫運動員服用興奮劑,一面研究規避葯檢方法。薛蔭嫻對自由亞洲表示,1986年漢城亞運會上,中國羽毛球選手李玲蔚爆出使用興奮劑醜聞,國家體委為掩蓋真相以誤服感冒藥為由搪塞,並將責任推至隨隊護士黃美玉身上,導致黃美玉差點自殺。

薛蔭嫻認為中國體壇服用興奮劑的真相遠未全部曝光到陽光下。她以2016年奧運會個別中國游泳運動員反常表現為例,認為中國體育仍未徹底擯棄使用興奮劑。

薛蔭嫻挺身而出,揭露中國體育界使用興奮劑黑幕,不但本人遭到持續的打擊報復,連她的孩子也被株連。薛蔭嫻還表示,國保和警察多次到家中搜查,企圖查抄她數十年保存的68本工作日誌。在她和兒子楊偉東、兒媳杜興逃亡前,他們已經這些日誌和其他資料安全轉移到德國。

楊偉東表示,他會和母親親自到國際奧委會提交這些資料。他們也願意出來作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