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擾亂市場的不是記者報道,是制度

2015/9/2 — 10:15

中共救市方向有變,不再無限量「扔錢」托市,長遠要如何救,看來北京的「偉人」還沒想出個所以,放是乎便先貫切中共的一向做法,找個「敵人」出來,把一切矛頭、矛盾都指向他,好把焦點從中共的錯失、腐敗中轉移。

於是,近期中國公安出動了,針對那些「不法」的市場行為,以刑事檢控方式,務求令相關人等不再「搞壞」股市。據公安部表示,編造傳播網絡謠言「會嚴重損害黨和國家形象」,股市謠言更會挑動社會不滿情緒,嚴重影響市場信心,指公安機關將「堅決依法查處,絕不手軟」。

其實單就這點已相當可笑,一個國家,一個股市,竟可由若干人等稍稍說一兩句話,登一兩篇文章便搞歪形象,那麼這個國家、這個股市看來本身早已敗絮其中,形象低落吧。不過姑姐先放下這個問題。

廣告

《財經》記者被調查

公安是動真格的。8 月31 日,中港傳體廣泛轉載《新華社》一篇報道,內容是指中國知名媒體《財經》雜誌社記者王曉璐,因涉嫌伙同他人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報道同時指中國證監會工作人員劉書帆因涉嫌內幕交易、偽造公文印章,受賄等犯罪,於8月30日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有關劉的一案暫且不談。

廣告

先說王究竟「編造了那些處假信息。事源於7月20日,《財經》雜誌及財經網發布王的報道:《證監會研究維穩資金退出方案》。當日,中證監新聞發言人指,該報道不實,並強調有關媒體對市場有重大影響的報道,不與監管部門核實是不負責的。

及後,央視便「高效率」地,在王等未經審訊前,便播出王的受訪片段,片中王說他是通過私下打聽「這種不正常渠道」,獲得了新聞素材,加上自己主觀性判斷,撰寫了這篇新聞報道,又表示對報道給國家和股民帶來這麼大的損失,深感後悔,希望司法機構關能夠給予機會,從輕處理。

整件事件矛頭都指向王的報道不實,故造成市場混亂,故王因而被捕。

但要留意,王在鏡頭面前的說話,其實從沒有承認自己的報道是假的,他說的通過「私下打聽這種不正常渠道」,其實亦可圈可點。試問記者採訪,有哪位不是靠自己的情報網「私下」搜集資訊、難道只等官方發布的報道才是「正途」?其次,若以報道造成社會的「不良影響」便倒過來指控記者的不是,是完全漠視新聞從業員的社會職責。這點,記協於9月1日發表的聲明,寫得很清楚:「新聞工作者的職責是如實報道相關人士披露的信息,其他人如何闡釋有關信息,並非新聞工作者可以控制的,若以市場反應問罪記者,是倒果為因的錯誤行為。」(詳見記協聲明)

最後,一如以往,王未經審訊前,已被安排在央視接受訪問,並「被要求」認錯,求輕判,是未審先判的惡習。難怪習主席上台後經常提及的「依法治國」,聽來如同笑話。

內幕消息頻傳擾亂市場

更進一步是,中國的金融市場,財經傳媒,每天都充斥大量所謂權威消息或市場消息等報道。事關中國實行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表面奉行市場,實則仍以計劃經濟主導,中央、各地方政府、國企央企在市場佔有主導地位。在這樣的背景下,政策的變動便對金融市場造成舉足輕重的影響,亦造就一少數的權力人士,可透過其官職職權,先行後掌握敏感政策消息,進而在股票市場套利。

再加上,中國從來都欠缺制度,包括政策制定的透明度一律欠奉,簡單舉例,如美國聯儲局何時議息何時公布市場一目了然,但中國人行何時加息減息,從來都是出其不意,甚至乎連人行究竟有否開會議息,天知地知、你我不知了。

這樣的經濟結構配合這樣的制度法制,根本便是內幕交易的溫床,有如上述案件的中國證監會工作人員劉書帆便是一個典型例子,小小官員也可以透過其權限進行內幕交易謀利,更大的官商勾結又怎會少得了?

這便是所謂的中國政策市:特權階層操控一切。

歸根究底,是王曉璐的報道擾亂市場嗎?肯定不是,一直以來,擾亂中國金融市場的「元凶」是從未建全的「制度」。

故王的報道是真是假,其實根本不重要,最重要是中共政府主觀認為,你的報道影響了其統治威權,這便是罪。所以縱使市場有千千萬萬的未經證實消息,但中共只去抓王曉璐的原因。

刑事強制措施?

最後,有朋友問,王曉璐一案中,那個叫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究竟是什麼東東。

所謂「刑事強制措施」,是中國政府授權刑事司法機構對犯罪疑人、被告人,採取的限制其一定程度人身自由的方法, 以保障的所謂偵查, 起訴, 審判活動能順利進行

其實說來可笑,中國人民的「人身自由」,從來是由中共說是什麼便是什麼,那有限制不限制可言?且看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她究竟犯了什麼罪?為何長久以來都被中共政權長期軟禁?中共政權又是基於什麼理由去剝奪她的「人身自由」呢?

可笑、苦笑。

 

原文刊於一刻館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