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疆穆斯林被囚「再教育營」 遭洗腦虐待毒打 受害人撞牆尋死

2018/5/17 — 19:47

Omir Bekali(AP片段截圖)

Omir Bekali(AP片段截圖)

中共去年開始大規模抓捕新疆穆斯林,並將他們關押在「再教育營」內。美聯社今日發表一篇報道,罕有訪問了多位曾被關押的穆斯林,揭發當局為求消除他們的伊斯蘭信仰,在營內對穆斯林洗腦、虐待、毒打。其中一個個案中,有穆斯林不斷被要求否認自己的信仰,同時要對共產黨表示感謝,一旦不服從命令就會被單獨監禁、禁食,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之下他一度試圖自殺。

拒絕服從者被禁食、毆打

美聯社的報道指,自去年春季以來,中國當局在新疆抓捕了數以十萬計的穆斯林。除了有中國公民外,甚至就連外國公民亦被拘留。這些「再教育營」是要改變穆斯林的政治思想,並且試圖消除他們的伊斯蘭信仰。在這些營內,表現良好者往往能獲得獎勵,而拒絕服從的人卻會遭受單獨監禁、禁食、毆打等懲罰。

廣告

42歲的Omir Bekali在中國出生,不過在2006年移居哈薩克,之後取得當地的國籍。2017年3月的一個早上,他回到中國工幹,並帶著哈薩克的護照入境。他在3月25日來到老家探望父母,翌日即有五名警察登門將他帶走。

他被單獨囚禁了一周,之後再被送到新疆克拉瑪依區一個公安局,被審問其工作的旅行社有否協助中國穆斯林逃走,又問他是否認識維吾爾族的維權人士。他在被囚七個月後,終可以簽字離開,但卻未有獲得人身自由,反而被送去「再教育營」。

廣告

營內教紅歌 飯前要感謝習主席

Bekali憶述該營是由三座建築物組成,合共收押了超過一千名穆斯林。與他同房的,包括了醫生、教師、學生等。他們每日天亮前就要起床唱國歌,每日七時半就要舉行升旗禮。他們要在教室裡學習唱紅歌,又要學習中文和中國歷史。在吃飯之前,他們都要高呼:「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

他指最令人難受的,是不斷被灌輸自我批評的意識,又要在長逾兩小時的課堂中不斷重複朗讀,「我們反對極端主義、我們反對分離主義、我們反對恐怖主義」。幾乎每天都有當地警方、司法部門或其他政府人員來做客席講師,向學生警告分離主義和極端主義的危險。如果他們未能答對問題,就要被罰站數小時之久。由於他的頑固拒絕說普通話而被單獨監禁。在經過20日後,Bekali在高壓之下開始考慮自殺,至去年11月24日他終於獲釋。

Bekali在訪問中哭道,在接受再教育的過程中,需要不斷去批評自己,譴責自己的想法,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即使如今他已經重獲自由,但仍然會每晚想起當時的情況,久久不能入睡。

被拘留者撞牆尋死

其他受訪的被拘留人士,亦向美聯社透露了類似的經歷。Kayrat Samarkan在去年12月被送到拘留營,營內有5,700人。他憶述任何人不服從命令、上課遲到或打架,都會被放置在一個由鐵製成運動服中,以限制他們活動足足12小時。仍然不服從的人會被鎖在椅上24小時,有教官甚至曾經將被拘禁者的頭壓在一盆冰水裡。

經過三個月後,Samarkan終於難以繼續忍受課程,他一頭撞向牆壁上試圖自殺,結果陷入昏迷,「當我醒來的時候,職員威脅我說,如果我再次這樣做,他們會將我的刑期延長至7年」。

一名曾經在訓練營執教的教官向美聯社稱,這個「再教育」系統將被拘禁者分為三個級。第一級通常由文盲農民組成,除了不懂得講中文外,並沒有犯下任何罪行;第二級通常是被發現在家中或手機內藏有宗教內容;第三級則是在國外學習過宗教,又或許是被認為與外國勢力有關,這級別的人通常都會被囚禁10至15年。

外交部稱沒有聽聞過「再教育營」

該教官又指,曾經見到有20名學生被送到庭院。兩排警衛在現場等著他們,學生一走出車便被警衛毆打。美聯社形容,每一名受訪者都有憶述營內最少一宗粗暴對待或毆打事件。

中國官方當然沒有公開這些「再教育營」的數據資料。不過據美國國務院估計,最少有數以萬計的人被拘留。由新疆流亡者經營的一間土耳其電視台,早前引述政府外洩的機密文件稱,有近90萬人被拘留。

報道引述中國外交部回應稱,從沒有聽聞過這些營地。被問到為何連外國人都同樣拘禁,外交部稱中國政府保護外國人在中國的權利,但他們也應該遵紀守法。新疆方面的官員,並沒有回應事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