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某個A貨會議室內…

2015/7/10 — 12:01

資料圖片 (own work @ wikipedia )

資料圖片 (own work @ wikipedia )

作者按:以下內容,全屬虛構

會議室內,各人汗流滿面,屏聲靜氣,不敢發出一丁兒聲音。

大家都在想,誰出聲、誰遭殃。

廣告

「轟!」房內突然一然巨響,嚇了眾一跳。

原來是領導大力拍檯。

廣告

「你們幹什麼的?我只是到歐洲打個圈,你們便搞了個股災來?你娘的!你們是要把我推往斷頭台嗎!」領導怒得滿臉通紅,但那烏黑的短髮仍一絲不亂、貼貼服服。

「你們平時那麼多說話,現在便做了啞巴嗎!下!」領導目光一掃,已把眾人嚇得臉青口唇白,額頭上滿是豆大的汗珠。

「領…導…」突然,被指為股災原兇的小肖,硬著頭皮首先打破沉默,他心想反正我不說,這班操你娘的一定把黑鑊盡給我背上,還是先發制人。

「領導,放心,我已下令…所有券商要夾錢拎1200億買股,又容許他們繼續做孖展,可以不平倉的絕不平,和客戶有商有量;還有,所有上市公司大股東,不準再沽,只準買,不要向我說什麼缺錢,什麼上有高堂、下有三子,沒錢的到香港拿,拿得多少便多少;我也和財政部小樓和國資委小張好好溝通過了,所有國企股東不減持不賣股,我還命所有國企員工都要籌錢,傾盡身家,買公司股票,一發現有人膽敢沽貨,便即立案查辦!」

「哦!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小肖啊,好大的官威啊,只叫人死不叫人活啊,但又不知是誰遲遲未出手,到最後才跑出來,說什麼要嚴打場外配資,打孖展呢?他媽的!一放便亂,一亂便收,一收便死!操你娘的。」

領導仍未息怒,續說:「你現在才叫那些國企股東買股有屁用嗎?整個股市,十個股民九個大媽!十個戶口九個沽,你叫那他媽的老總們不准沽只准買有屁用?嚴打?立案?操你娘,我們這個股市有監管的嗎?你,你,你,每個閒時個炒賣內幕消息,左手交右手,抽盡油水,有立案,有嚴辦嗎?不要和我講這套!我只問你,你現在若敢到上海廣東路走一個圈,然後絲毫無損回來,便當我輸,我向你賠個不是!你敢不敢?」小肖臉色一沉,自然再不敢言。

「領導,說得太對了,其實我早早也知道有問題。」小肖旁的小項急急拍個馬屁,然後話峰一轉,又想邀功:「所以我部加快推出養老基金入市諮詢文件…然後…」

「什麼?什麼基金?」領導打斷小項的話問道。

「領導,是養老基金呢,我們計劃可以把最多三成投進股…」

「操你娘!」領導又再打斷小項說話。「養老基金?三成?有多少錢呀?我不和你計較了,錢多一點便多一點,但你說還是什麼諮詢??我有否聽錯?我還要等你們諮詢?諮詢誰呀?還不就是我和主席吧,還真是的問人民嗎?他媽的,現在還要裝模作樣,玩那過家家的玩兒,你明天便好快快把所有拿得出的錢都給我扔進股市買股,否則,你不用再想養老的問題了!國家一定會好好照顧你餘生!就這個星期吧。」

領導怒氣仍未消,突然望向一直不發一言的大川,大川心想:要來了,唯有搶著說:「我們早已減息又降準,替小肖救火了啊,今天還說清楚,會確保中證金有錢支援各券商做孖展了。」

「哼,你以為我不知嗎,你在國際間有點名氣了,便沾沾自喜,想來學外國那套,由市場去搞問題,搞市場運動了,又想借股災轟走某些你看不順眼的人吧。大川啊大川,你太滑頭太聰明了,但你認為你可以聰明過黨嗎?你要認清究竟誰是你老闆,是市場還是黨,是黨大還是市場大?你給我好好想清楚,否則行長這個位…」

現場再度一片沉靜。

「怎麼了,你們一個二個,現在又變回啞巴了是嗎?難道全部都想不到如何救市嗎?操你娘的!」

這個時候,一直坐在後排的公安部部長小郭突然走到會議桌前,「拍」的一聲,重重把佩槍放在檯面上。眾人隨即驚叫!

「…幹嗎!?想作反!」領導大聲喝問。

小郭說:「領導,我什麼金融財經也不懂,我只信一件事,偉大的毛主席曾說:槍杆子出政權,誰拿槍誰話事。我們公安今天便出馬,大媽們不用向我們說什麼,有話要說,和我這支槍說吧。」說罷,小郭向領導一敬禮,便大步離開會議室。

當日,股市急彈!

領導秘書急急走進領導房間打算報喜,「領導領導!好消息呀,今天股市…」

「出去出去,你不見我在說電話嗎?快給我出去。」

把秘書趕走後,領導繼續剛才的通話:「喂!是美X的老林嗎?是,是我,嗯,今天快給我全部清倉,要錢不要貨!快快。」

………

 

全文完。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