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的巨人與歷史的侏儒

2017/7/12 — 8:45

美德兩國專家在病床旁,向劉曉波妻子劉霞講解他們應中方專家的邀請而來(網絡片段截圖)

美德兩國專家在病床旁,向劉曉波妻子劉霞講解他們應中方專家的邀請而來(網絡片段截圖)

晚上(編按:指7月11日晚上),各種信息渠道不斷傳來劉曉波病危,要「積極搶救」的消息。雖然已經可能是預計中的事了,但得知時心情仍然感到十分沉重難過,也感到十分憤怒。很多年都沒有這樣悲憤的心緒了。

劉曉波只是一個書生,他寫的文章及作出過的宣言,都只是提出一些基本的政治原則,也是文明社會應該發展的基本方向。他從來沒有鼓動過騷亂,說他是反革命宣傳,就更是嚴重言過其實。但就算是這樣,仍然是不容於中共這一個政治集團。這算是一個什麼國家?這算是一個什麼政權?憑什麼要尊重這個中國共產黨?

說穿了,劉曉波案是一宗赤裸裸的文字獄,是另一宗擺明車馬的政治迫害。這樣的事件不是發生在被描繪為腐敗專制,而且必須要被推翻的滿清王朝,而是發生於被說成是讓中國人重新站起來的新中國,也是說快要迎接光榮的民族復興的新世代。中國人的歷史在不斷拿文明來開玩笑。中共是一個歷史個笑話,中共是一個不斷以製造國家民族悲劇來換取自己開心的政治集團。將來歷史必有公論!

廣告

我一向都認為,要評估判斷中共這個政治集團的處事邏輯,不妨從最卑劣的動機作推想基礎,那就算不中也不會遠矣。

劉曉波患上了肝癌晚期獲准保外就醫的消息,是6月26日才傳出來的,距離今天說他已經去到要積極搶救的狀態,只是短短兩個星期多一點。一直都有一個解不開的疑竇,為什麼他的肝癌晚期這麼遲才確診?為什麼一出來之後還不足三星期已經去到生死邊緣?如果從最卑劣的動機作推想,相信這些都是中共精心計算的結果。

廣告

可以想像,當劉曉波真的被確診患上肝癌時,不論是早期也好,晚期也好,一旦公諸於世,必定會觸動要求讓他保外就醫的訴求。到時如果中共堅持不放他出來,必然會招來中外輿論的壓力。但如果真的要讓他保外就醫,在他身體及精神狀態還不至很差的時候,中共就需要面對一個很大的政治風險。劉曉波必然會有機會跟他的妻子劉霞及其他親人接觸,甚至會接接觸到一些其他支持者及爭取民運的同道,也不可能排除他會接觸到傳媒及外國使節。就算中共的公安特工系統嚴密監控,把他的接觸範圍局限於極少數的一圈子之內,但只要他保外就醫之後身體及精神情況依然許可,劉曉波仍有可能會向身邊的親人交代一些事、留下一些言論、甚至會寫下一些文章。這些都是中共這個政權千方百計不容許發生的事。

而且,一旦劉曉波的病情曝光,是否容許他離開監獄保外就醫也好,海外的營救呼聲也一定會持續增強。劉曉波的病情拖得越久,中共政權面對的國際壓力就會越大。到時劉曉波是留在監獄內與監獄外都沒有太大分別,就如當下美國及德國政府聲稱願意把他收留為他提供治療一樣,這一種訴求及呼聲都會為中共構成壓力。到時如果不呼應各方要求,把他留在監獄中繼續服刑的唯一好處只是防止他進行任何不受中共政權規範的活動,但壓力也會持續增加。從這個角度看,在確診早期便讓病情曝光顯然不是一個乎合中共利益的方案。

如果因為他得病的消息公佈而不得不讓他離開監獄,又可能會面對上述的風險,永遠只從自己權勢的延續去考慮問題的中共是決不會以人道精神或公正的角度來考慮如何處理劉曉波的病況的。從一開始把他拘捕判罪便再沒有公正;多年來對他的妻子劉霞及其他人的迫害從來都沒有人道精神的考慮!

而且,放人與不放人兩個方案都阻止不了讓他往海外就醫的訴求,不批准的話風險會小一些,但仍然不能把所有會令中共尷尬的可能性都排除;如果一旦批准,那風險就更大了。可以想像,由他病發的消息公布以致他死亡之間這段時間越長,變數便越多,風險也越大。如果他的病情真的出現奇蹟,那中共面對的不確定性就更大了,令這個政治集團尷尬出的可能性也就越高了。

所以,從中共這個集團的政治利益來考慮:

首先,是不能讓劉曉波死在獄中;

其次,是要盡量拖延,不能把他的病情洩漏;

第三,如果到某一個階段,可以判斷他早晚都要會因為這個病而死亡,那就要在一個風險系數最低的時機才向外公布他的病情;

第四,一旦公佈,便要採取主動,在外界未提出訴求之前便讓他保外就醫,避免被批評為不人道;

第五,要判斷他離開監獄之後,身體及精神狀態都不能做太多事;

第六,公布病情的時候,應該已經是大略估計到他不可能撐多久了;

第七,如果這個公佈病情的時間可以如上述考慮般準確拿捏,那就算劉曉波保外就醫,就算海外有營救他出國接受治療的要求,只要拖延一段較短的日子,可能劉曉波已經再沒有出國的能力了;或許就算讓他出國,他也可能已經再沒有任何作為的能力了。

當然,還不能完全排除中共政權到了最後關頭,在劉曉波完全失去行為能力,不可能再做任何會令中共尷尬的事的時候,仍然有可能會讓飛機把劉曉波接走。這樣做,除了可以換取啦啦隊高呼聖上英明人道之外,還可以省卻因為葬禮及以後春秋二祭可能出現的管理問題。這個可能性現在看來雖然很低,但誰可以保證中共這個政權不會把劉曉波這個沒有敵人的書生的病與死消費到盡。

這些都只是個人的猜想。不過,正如上面所講,劉曉波的病情由所謂確診,離開監獄對今天變壞得這麼快,實在無法讓人釋疑。加上中共這個政治集團永遠都不會有人道精神的考慮,始終都相信從最卑劣的出發點來盤算其作為,仍然會是比較準確的。

情況確實令人感到悲觀難過,就如胡佳所說,可能不多久便會失去劉曉波。只能慨嘆一個又一個國家民族的精英,都逃不了讓專制政權摧殘的命運。但願劉曉波在人生的最後一個階段可以得享平靜,也相信他不會因為坎坷的命運而得不到心靈的平安。更深信公正的歷史將來一定會給他一個合理的評價。他寫下的文章必然會是這個時代的重要見証。而中共這個政權,只配被稱為人類文明史上的臭蟲,也只會因為劉曉波的高大而淪為歷史及民族的侏儒。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