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香港的程翔 到台灣的李明哲 — 家人被中共綁走,應該低調求援還是高調營救?

2017/4/12 — 22:01

李凈瑜(中)手持李明哲圖片,圖片來源:新唐人電視台片段截圖

李凈瑜(中)手持李明哲圖片,圖片來源:新唐人電視台片段截圖

曾加入民進黨的台灣 NGO 工作者李明哲,上月 19 日入境大陸後失蹤,大陸國台辦後證實李因涉「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被扣留,不公開李明哲的所在地及任何案件詳情,令家屬憂心如焚。中方一邊在記者會上拒絕交代李明哲的近況,另一邊廂則透過「中間人」,聯絡李明哲的家人尋求「私了」,但李明哲妻子李淨瑜,拒絕聽從「中間人」的勸喻低調處理事件,堅持要求中方透過正式渠道交代,並釋放丈夫。

李淨瑜的做法,引起台灣輿論爭議。親中派認為,高調做法將令李明哲的處境更加堪憂、更不可能獲得釋放;但亦有意見認為,只有拒絕與中方「私了」,引發國內外更多關注令中共無法得益,才有可能將李明哲救回來。

廣告

李明哲「被失蹤」事件與李淨瑜面對的抉擇,港人並不陌生:程翔、姚文田、「銅鑼灣書店」事件 … 有人選擇高調,有人選擇低調,然而是否能夠成功救回家人,結果永遠難以預料。面對中共當局的「依法辦案」手段,究竟是高調更能向中方施壓,還是低調才能盡快解決事件呢?

李明哲妻:陸方中間人以「播出認罪片段」威脅 阻其赴京尋夫

廣告

李明哲於上月 19 日,從澳門入境大陸,之後便與家人失去聯絡;杳無音訊十日之後,大陸國台辦才於 29 日首次證實,李明哲涉「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受查。

李明哲妻子李淨瑜打算飛往北京,向中國國台辦等部門追問丈夫下落,但在國民黨內負責營救受困大陸台灣人的前情報人員李俊敏,私下接觸李淨瑜,勸喻李淨瑜應該「低調」配合大陸,李明哲才會被釋放,並指如果她擺出「高調對抗」的姿態赴京,大陸方面就會播出李明哲的認罪影片。

李淨瑜拒絕了李俊敏的勸喻,並公開事件,指大陸方面派「掮客」(中間人)來對她威脅利誘。本週一(10日),李淨瑜到桃園機場準備飛往北京,卻被告知台胞證突被撤銷,無法前往。李淨瑜當日發表聲明表明立場,堅拒向中方妥協低調私了:

「如果我繞過(台灣)政府去接受一個掮客的條件,我就是出賣了台灣的尊嚴。我會再站起來,絕不跟強權哀求 … 我不會讓我先生為獲得自由而失去尊嚴,像狗一樣活未來的一生。中國再強大,也只能剝奪我們的生命與自由,但絕對粉碎不了我們的尊嚴。」

大陸國台辦:別有用心者製事端 損當事人權益

李明哲目前人在何方?身體狀況如何?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幾次記者會上未有回應,也無交代李明哲究竟所犯何事、何時獲釋,僅稱陸方會「依法處理」。安峰山又形容,陸方已經基於「人道考量」,委託台灣有關團體,將李明哲的親筆信交給其妻。

在今早的記者會上,安峰山再度指控,台灣有「別有用心」的人借今次事件「惡意攻擊大陸」,並強調:「如果蓄意製造事端,意圖干擾依法辦案,只會使問題進一步複雜化,損害當事人的權益。」

低調派:以前一直都低調解決

在事件中擔任「中間人」的李俊敏,本身曾在大陸被關押多年,近年一直在國民黨內,專責處理台灣人民受困於大陸的救援工作。《聯合報》就引述其友人指,李俊敏與李淨瑜接觸,是根據自己昔日處理類似事件的經驗,向李淨瑜提出建議。

台灣軍情局退役少將陳虎門指,李明哲並非間諜,對中共而言並非大事,預計短期關押後就會釋放,但李淨瑜的高調表現,有可能害慘李明哲,「好像她不希望先生回來…難道中共被你罵幾句他就會怕?」陳虎門指出,中共曾經派員到越南境內,誘捕兩名台灣現役上校,但台灣當時也選擇低調,指「高調開罵把事鬧大,只會使兩人的境遇更惡劣」。

除了認為高調會令李明哲處境更堪憂外,台灣的親中派開始指控李淨瑜的高調做法,背後有政治野心。曾與「中間人」李俊敏共事的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就強調李俊敏是出於善意協助李淨瑜,並指曾經參選立委的李淨瑜「不是普通救夫的女人…政治慾望扭曲人性莫過於此。而深藍的前立委邱毅,更在大陸微博上狠批李淨瑜不是「太笨」,就是「打定主意害死老公」,藉李明哲之死「搶攻政治舞台」。

邱毅又指,如果大陸真的是「綁匪集團」,李淨瑜的做法就是「擺明要綁匪撕票」。

高調派:堅拒屈服令中共難達目的 或可促成放人

但另一方面,有論者則認同李淨瑜的做法,甚至認為高調可以為事件帶來轉機。

中國研究學者吳介民指出,大陸當局關押李明哲,而不公佈詳情,就是要在台灣社會產生恐慌心理,而李淨瑜要求的,其實只是「正常法治國家的基本人權,與正當而透明的程序」。吳介民形容,一般家屬遇到這樣的事,通常會試圖了解、疏通,令被關押者得以盡快獲釋,但李凈瑜拒不接受「私了」,而是理直氣壯地要求中方交待、釋放李明哲,做法在類似事件中前所未見。

李淨瑜本人過往曾研究白色恐怖歷史,對當權者的手段有透徹理解。在今日的聲明中,她重申自己明白統治者的做法「就是要人民屈服」,但她不忿地向對岸喊話:「你們抓人製造事端,又神秘搞失蹤,還高調恐嚇不准被害人喊冤?… 我的堅持與你們的恐嚇,剛好顯示出貴政府辦案的無法無天。」

台灣資深傳媒人莊豐嘉撰文形容,李淨瑜的執拗令中共始料不及,「踢到了鐵板」。莊認為,拘禁李明哲是中方今年實施境外 NGO 管理辦法後,針對性打擊台灣公民運動的一個開始;中方派出中間人來與家屬磋商,「就是因為這些手段以前總是得心應手 … 現在如法泡製,以為必然一舉得手」,但李淨瑜的硬淨卻超出預計。他相信,因為李淨瑜的堅持,中共今次的抓捕造成反效果,令中共無法自事件中得益,再關押李明哲沒有好處,因此會考慮將李釋放。

莊豐嘉並在文末如此總結:「香港人被綁架只能徒呼負負的無奈,台灣人不需忍受這樣的待遇。」

香港:程翔、姚文田、李波,還有…

對於這樣的困境,相信港人記憶猶新。在去年初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中,「以自己方式」進入大陸的書店股東李波行蹤不明期間,曾多次對外表示:「我是自願的,與其他人無關,請外界尊重我的決定,不要再介入,甚至炒作……」

而同樣曾被大陸關押的資深傳媒人程翔,去年接受《立場》訪問時透露,自己 2005 年被捕後,太太在香港高調營救,關押他的公安曾向他暗示,若事件不再鬧大,等事件查明後就會釋放他,但程翔沒有「中招」。

「我唔信唔出聲就掂。」當時他記起港大同學、民運人士劉山青的例子。1981 年劉山青以身犯險返回廣州救助民運人士王希哲妻子蘇江等人,結果被公安拘捕,劉的父親錯信中共,以為低調處理就可以放人,最後劉被控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十年。程翔想起前車可鑑,「所以我唔肯叫太太低調處理。」

低調的例子還有晨鐘書局的姚文田,2013 年本籌備出版流亡作家余杰所著的《中國教父習近平》,結果在深圳被捕,冠以走私罪名。姚太接受當局規勸,一切低調。「結果低調的結果,咪(判囚)十年囉。」程翔顯得有點無奈。「所以我就覺得,好錯囉呢種態度。」

當年程翔被判囚五年,移送到廣州監獄服役。香港各界繼續關注,起碼令他在獄中的待遇比其他犯人要好。「要睇書,要醫病,相對其他犯人都較寬鬆。」最終他提早兩年獲釋,香港政界人士(包括曾蔭權、曾鈺成,甚至是梁美芬)的多番爭取,是原因之一。

應該高調求援,還是低調行事?程翔堅信前者有效。然而,《立場新聞》記者亦知悉,過去曾有因政治理由被大陸國安拘留的港人,選擇聽從吩咐,低調行事,一切行動在幕後進行,結果在若干時日後重獲自由,平安返港。假若當事人高調求援,或會引來反效果 — 共產黨礙於面子和當時形勢,反而會安插罪名,為事情定性,好讓自己容易下台,並收威嚇其他活躍份子之效。

應該高調還是低調,永遠是兩難局面 — 甚或一場賭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