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權烈女身上透亮陽光,眼眸散放希望!

2018/7/10 — 19:05

圖片來源:李文足

圖片來源:李文足

昨天是「709 大抓捕」的三周年日子,從傳媒報道得悉維權律師和家屬的近況,分別讀了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余文生愛人許艷的家書,以及女律師王宇的一篇訪問,不禁黯然,再看了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的「709 事件」三周年聲明,更感悲憤!不過,當悲哀憤慨的情緒平伏下來,筆者還是有較樂觀的看法:從那好幾位維權烈女身上,畢竟看到照耀暗黑大地的陽光,以及從她們亮麗的眼神,感受到一片沉鬱氣氛中散放出來的希望!

「天安門母親」群體是老一輩的維權人士,為八九民運死難的子女和親屬尋求真相、追討公道和索求賠償,鍥而不捨的苦撐了近三十年;「709 大抓捕」的維權烈女是新一代的女性,以較進取和配合當前時局政情的應對策略,用合法行動挑戰政權的非法勾當。筆者的評斷是:前者是對當權者的惡行翻舊帳償血債的追索,後者是循法律途徑維護弱勢族群權益,嘗試逼令共產黨面對尊重法治和人權等憲法保障的詰難,可說是更具前瞻性和對未來影響重大! 

須知那些維權律師過去多年來一直以捍衛涉案當事人如農民和工人等的權益與當局在法律訴訟上對峙,介入過多起官司,包括個別被逼害人士和弱勢團體,較矚目如鄧玉嬌案、譚作人案、趙連海案和成都女業主自焚事件等,與司法機關據理力爭,早已成為共產黨當權政府的眼中釘,懷恨在心伺機報復。那些維權律師冒著個人經濟、前途和職業風險,以及政治上的逼迫,不僅在現存法律的審理過程中本著專業態度督責司法當局以法行事,甚至倡議進行法律改革和政治體制方面的改變。他們自 2000 年觸發起而持續多年的「維權運動」當然觸怒獨裁專制的共產黨,埋下禍根,終於引致公安當局採取悍然行動,2015 年 7 月 9 日起在二十三個省份大規模逮捕了近三百位維權律師和家屬,至今事隔三年,事務所被封查,執業牌照被吊銷,個別律師被定罪判刑,其中王全璋律師仍然生死未明……(註)。

廣告

筆者以「烈女」一詞稱譽那些維權女士並不是著眼於傳統「烈女」定義所指的「殉節守貞」,卻是取其「剛直不阿」以至「敢作敢為」的含義。而且,那好幾位「烈女」正值盛年,具新時代女性的氣息和專業識見,處事作為不失大度。事實上王全璋下落不明已三年,早前李文足趁千日尋夫未果便偕同幾位難友自北京徒步前往天津市人民法院去,走了六天被國保人員強行帶走挾持回北京去,禁錮在居所。筆者在視頻片段看過李文足在窗前斥罵樓下那一群圍堵著的大媽,大快人心!那次更在網絡上看到她穿上紅彤彤的一襲斗篷套衣,前面寫著「被抓千日」和後面貼上「全璋律師」字句,與一眾「709 事件」婦女走在國道上和大街的群眾中,這樣的堅定行動令人側目,更令人揪心!  

其後趁 709 三周年前夕,李文足、王峭嶺和劉二敏等三位 709 家屬一起遠赴瀋陽、泰安、徐州和新鄉等四處監獄探望李昱函、劉榮生、余文生和江天勇等被囚律師,這樣的「感恩之行」是凝聚力量之舉,不僅讓身陷囹圄的親人深感欣慰,更叫所有關心的人深受感動!而且,709 被抓捕的第一位女律師王宇在三周年專訪中義無反顧的一再直斥「謊言和暴力是中共的統治方式與基礎」,並表示「有罪的恰恰是那些濫權的枉法者」。王宇本是從事商業訴訟的律師,只是後來由於被警察誣告被冤判後毅然投身維權工作,先後代理多宗著名維權人士的案件,於 2016 年獲美國律師協會頒授首屆「國際人權獎」。王宇耳聞目睹共產黨政權違法、枉法和瀆法的種種惡行劣跡,早已豁出去的坦言:「就算戰戰兢兢,我們也要往前走,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廣告

正如中國人權律師團的「709 事件」三周年聲明所言,「……人權不再停留在紙面上,開始進入一種實踐狀態。權利的維護變得豐富多樣,變得生機勃勃。權利意識的覺醒與愈發壓制的氛圍相衝突,人權律師生逢其時」,堅毅不拔的維權律師已不惜付出沉重代價,曾經走過一段近二十年的艱險崎嶇不平路,還是敢於走下去,而如此的豪言壯語,與當前依然奮勇抗爭的維權烈女,同樣令人肅然起敬!  

 

註:詳見《維基百科》有關「709 事件」「維權律師」條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