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權鐵漢】被判囚8年 吳淦上訴:人民有權推翻暴政 中共建政史或可作註腳

2018/1/9 — 12:40

於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被捕的維權人士吳淦(微博戶口名字:超級低俗屠夫),早前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囚8年,吳淦不服上訴,據《維權網》引述的上訴狀指,吳淦質疑當局以思想入罪。上訴書又從五點論證「顛覆國家政權罪」不合理之處,建議人大修法縮窄該罪的適用範圍,甚至直接予以廢除。又指人民有權利和道義正當性去推翻獨裁政權,反問中共建政史或可作為一個註腳。

《維權網》刊載的〈吳淦刑事上訴狀〉全文,吳淦在上訴狀中批評法院以思想入罪,更質疑「顛覆國家政權罪」不應存在,更指「顛覆國家政權是公民正當的權利。」批評當局以吳淦「當庭承認其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思想並願為此努力」為由,將吳淦入罪。

〈上訴狀〉又指,「判斷一個人是否構成犯罪,更重要的還是要看其行為的性質」,而吳淦只是在「行使言論自由,批評建議權,投訴控告權,檢舉揭發權等」與生俱來和載於憲法的權利。「這些行為,更與攻擊國家政權和憲法所確立的國家制度風馬牛不相及。」

廣告

除了上訴控罪,〈上訴狀〉又從五方面討論顛覆國家政權罪本身。〈上訴狀〉提出中國憲法寫明「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既然如此,人民當然有權顛覆政權。「若主權不歸民有,人民顛覆政權以使主權復歸,乃是天經地義。」

文中又指出「國家政權不等於黨政政權」,並不點名質疑中共無權將自己主張的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與國家綁定。文章最後強調,綜覽各民主憲政國家,「採用和平方式和手段,即使以顛覆政權或政府為目的,也與犯罪無涉」。在政治學基本理論中,人民也有權、有天然道義正當性暴力推翻獨裁政權,更指「中共建政的歷史或可為此做一個註腳?!」

廣告

吳淦(又稱屠夫)在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捕,去年12月被判犯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法院指,吳淦對國家現行政治制度不滿,長期利用信息網絡散布大量言論,攻擊國家政權和憲法確立的國家制度,宣揚用以顛覆國家政權的『推墻』思想。」

吳淦在判罪後表示,「感謝貴黨授予我這個崇高榮譽,我將不忘初心,擼起袖子加油幹」。

吳淦刑事上訴狀全文:


上訴人:吳淦,男,漢族,1972年2月14日出生於福建省福清市,公民身份號碼*,高中文化,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人員,現羈押於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辯護人:葛永喜,廣東安國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燕薪,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因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6)津02刑初146號《刑事判決書》,特提起上訴
上訴請求:撤銷(2016)津02刑初146號《刑事判決書》並改判上訴人無罪

事實和理由:

一、主觀方面
雖然上訴人“當庭亦承認其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思想”並願為此努力,然思想並不構成犯罪。如果僅依上訴人的表態即構成犯罪,那麼上訴人在庭審中還表示“顛覆國家政權是公民正當的權利,顛覆國家政權這罪名本就不應該有。”循此同樣邏輯,上訴人不過是行使顛覆權利而已,何罪之有?

二、客觀方面

判斷一個人是否構成犯罪,更重要的還是要看其行為的性質。上訴人的行為,無論是微博、微信、推特的言論,還是三個《寶典》等文章,或是外媒採訪和音頻講座,都只是言論自由的正當行使,而參與十二起案事件的圍觀、聲援、募款,或通過行為藝術表達,也均是在行使言論自由、批評建議權、投訴控告權、檢舉揭發權等公民權利。這些權利與生俱來,且載於中國現行憲法和法律,行使這些權利,與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毫無干涉。這些行為,更與攻擊國家政權和憲法所確立的國家製度風馬牛不相及。

三、客體方面
國家政權是一個宏觀架構,且僅指向中央政權的實體統治。地方政權機關、地方司法機關、具體的行政或司法官員均不等同於國家政權。質疑、批評、檢舉、控告地方政權機關、地方司法機關或具體的官員個人,並不構成對國家政權的侵害。

四、社會危害性
上訴人所發表的全部言論,以及參與十二起案事件的行為,並不具有刑法上構成犯罪所必須的社會危害性。不但不具有任何社會危害性,而且其啟發了人們的公民意識和權利意識,有效地監督了地方國家機關和司法機關的工作,促成了冤案的平反,功莫大焉!

五、關於顛覆國家政權罪本身

1 、何謂國家政權?

國家政權的含義分廣義和狹義兩種。廣義的國家政權體現為一種國家層面的政治主權,即在一定的領土內所擁有的對外和對內的主權。其涵蓋國家的一切權力,包括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三大分支,這個意義上的政權是主權的具體化。狹義的國家政權即國家權力結構中的中央或聯邦行政權分支。

2 、誰能顛覆人民主權?

現代文明國家都是人民主權的國家。中國現行《憲法》第二條亦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此點足以表明中國的國家政權亦需建立在人民主權的基礎之上。既然主權歸於人民,人民當然有權顛覆政權,唯手段可分和平選舉、非暴力革命、暴力革命數種。放眼世界各國的政治實踐,唯聞獨裁專制者長期把持政權,實質上顛覆了人民主權,而從未聞有文明國家的平民因謀顛覆政權而獲罪。若主權不歸民有,人民顛覆政權以使主權復歸,乃是天經地義。

3 、國家政權不等於政黨政權

在實行選舉政治和政黨政治的國家,狹義的國家政權通常由一個或幾個政黨持有,故有執政黨及多黨聯合執政等概念。國家政權歸屬何黨,應在競爭性自由選舉中由人民通過選票做出決定,而非將國家政權偷換為某個政黨政權,以為政權乃某黨專屬,而不容他人置喙或他黨染指。縱他人對某個政黨政權持有異議,或謀圖顛覆之,亦是民主政治中的應有權利,與顛覆國家政權無涉。

4 、社會(主義)制度與國家政權

採用何種社會制度,是與意識形態相關的範疇,亦是政黨政綱的範疇。任何政黨,都無權將自己所主張的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與國家政權予以綁定,視其為萬世不易的圭臬。政綱能否獲得民眾接受與支持,當由萬民公選公決之。因此,是否反對或者哪怕是意圖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不應作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構成要件,該罪名的條文中也不應出現與社會主義制度有關的內容。

5 、只有暴力顛覆才可能構成犯罪
通覽憲政民主國家的立法實踐可知,只有採用極其嚴重的暴力手段以謀顛覆政權或政府,才可能構成犯罪;而採用和平方式和手段,即使以顛覆政權或政府為目的,也與犯罪無涉。甚至在政治學基本理論中,在面對一個獨裁專制政權時,人民有權暴力推翻之,而具有天然的道義正當性。中共建政的歷史或可為此做一個註腳?!

綜上,上訴人認為,無論是基於人之為人的自然權利,還是基於基本的法學和政治學常識,二審法院都應改判上訴人無罪,並可建議全國人大修改《刑法》,縮限第一百零五條顛覆國家政權罪的適用範圍,或直接廢止該罪。

此致
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吳淦
辯護人:葛永喜、燕薪
2017 年1月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