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日本禮貌是虛偽?中國你來虛偽給我看

2018/7/4 — 17:38

日本隊在賽後將更衣室收拾乾淨,並以俄語留下「感謝」字條。(網上圖片)

日本隊在賽後將更衣室收拾乾淨,並以俄語留下「感謝」字條。(網上圖片)

日本人從來有禮儀力場。國內如是,出國如是,連世界盃都逃不過。日本隊輸掉之後,連更衣室都收拾得乾乾淨淨,留下一個俄文的「多謝」字條給東道主。國際足協統籌員 Janssens 還公開表示,能與日本隊共事,感到榮幸。據說中國人聽到牙癢癢,《環球時報》有評論質疑「更衣室照片」是作假,中國國內也有聲音,指日本人之禮儀君子,實乃矯偽成性,不過是搏人好感。

類似討論其實向來就有,例如說日本人只對歐美人有禮貌,例如日本人自己也會討論日本社會文化的陰暗面。但日本人自己討論,是力求上進的表現,檢討自己的民族是否太重外禮,恆常陷入表裡不一。中文裡的「文質彬彬」不是說斯文,而是「文」和「質」兩個概念。上一句是「文勝質則史,質勝文則野」,文化過剩就虛偽,樸質過曝就野蠻,彬彬就是相雜平衡的狀態,一個理想,不容易達到和長久的理想。

一班禮儀重重的人,自我檢討是否流於虛偽,不夠真實,是長進;中國人去說日本人虛偽,是見不得人好,見不得日本人搏得全球的敬重,因為中國人自己根本沒有文勝於質的問題,根本是夏蟲語冰。你來虛偽給我們看,中國人會不會認為自己大小便擊出水聲,會打擾別人,所以發明自動感應的廁所用音樂播放器?當你到達這種程度,就有資格檢討是否虛偽了。等於豐衣足食的第一世界人,才有資格擔心自己患富貴病,癡肥很可怕,還有高血壓、冠心病、糖尿病、中風……第三世界食不飽的饑民,不用擔心,也沒資格擔心。

廣告

營養太多的這回事,對饑民來說是另一個維度的問題。固然營養過剩也有其陰暗面,但這根本不是你的問題。中國人不想被比下去、不想感情受傷,不想每次日本人威威的時候斯人獨憔悴,就應該自己好好檢討改善。

我很實際,沒人能變成聖人,人能做的就是矯偽。沒錯就是像中國人指責日本的那種矯偽。當你表面功夫做到足,別人就無法攻擊你;當你做到滴水不漏,別人就會開始尊敬你。一班有禮儀的人,不代表他們內心人人都是德蘭修女,有禮儀不代表是好人,但至少和外人相處就沒問題,就減少衝突,兩不相害。

廣告

現在中國人有了基本收入,識得去外國,然後為自己聲稱愛的國,賺到一個世紀都洗不清的惡名。他們不守異國民俗、不遵城市規則、大呼小叫、大小二便、擾亂民生,他們懂得「虛偽」嗎?他們做不到,甚至不認為自己有需要虛偽,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有錢,認為全球經濟是由他們撐起,他們沒有細緻的環球政經知識,不知道自己的富貴榮華,後面還有一個叫美國的頭。好像一個二世祖以為是自己英明神武,卻不去想自己的錢和機會,全來自爹地。

中國人學懂「虛偽」,世界就少很多問題。人皆自私,但分別是有人識得拉上一層輕紗,但有人不懂得,甚至認為不需要,還有食飽無憂米的知識份子幫忙說項,說這些蠻行也是一種真心,一種第三世界人民的奔放。中國人指責他人虛偽,但他們自己連虛偽都做不到。他們來到香港,如果懂得笑咪咪的禮讓、欠身慢行的虛偽、知道要低調、知道自己這股洪流令這個地方大亂,羊祜又怕事的香港人,對著一班虛偽而包裝過的侵略者,根本不會搞得起族群鬥爭、吹不起種族仇恨。

笑甚麼?中國人連虛偽都不會。中國人也可以來沽名釣譽,也可以來騙鬼佬,但他們連這個也做不到,還來說別人有文明的富貴病,也不知道自己瘦骨嶙峋的難看。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