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夜漫漫路迢迢

2017/7/18 — 19:16

Image ©洛楓 Facebook 2017 July

Image ©洛楓 Facebook 2017 July

劉曉波事件由始至終都是一場謀殺案,而且被毀屍滅跡,兇手卻永遠不會被繩之於法,還理直氣壯在媒體上說自己仁至義盡!想起了北島的詩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祗是,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有人活得不像人!

這幾天在網絡版面上看到一些謾罵劉曉波的言說,說甚麼應有此報、國家已經人道處理……其實,剝除了彼此政見與意識形態的不同,劉曉波究竟做錯了甚麼?需要這樣的詛咒?這些平常痛斥大陸人是蝗蟲的香港人和台灣人說出這樣冷血的話語,究竟又高尚了多少?我沒有關掉網絡,此刻它是一面照妖鏡,照見眾生不平等,人類這物種的劣根性已經到了最低的底線和最高的極致!

一個所謂經濟強國以毒害自己的土地、殺害自己的公民、破壞自己的自然環境、扼殺言論自由和生存人權來建立極權統治,而四方(不單是西方)的國家為了經濟利益的交換而噤聲、不予譴責或制裁,甚至扮作視而不見,這才是文明最墮落黑暗的時刻,人命祗是籌碼,「政治」前所未有的令人惡心,從今以後,再無寄望,也無需移民他方!

廣告

我不是劉曉波,第一,我無法到達他的高義與層次,第二,我心中無法沒有敵人,相反的,敵人與日俱增,而且四方八面,在公共汽車上、在茶餐廳裏,總聽到責備一個已經死去而且屍骨全無的人,他/ 她們壓根兒不認識劉曉波,我不明白痛恨從何而來?回家打開網絡,我開始「unfriend」行動,是的,世界早已燒成焦土,我祗能保存自己版面上一小片淨土,道不同,不相為謀,網絡不想見!翻開北島的詩集,長夜漫漫路迢迢……

地平線傾斜了
搖晃著,翻轉過來
一隻海鷗墜落而下
熱血燙捲了碩大的蒲葉
那無所不在的夜色
遮掩了槍聲
——這是禁地
這是自由的結局
沙地上插著一支羽毛的筆
帶著微溫的氣息
它屬於顫抖的船舷和季候風
屬於岸,屬於雨的斜線
昨天或明天的太陽
如今卻在這裏
寫下死亡所公開的秘密
——節錄北島:〈島〉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