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下一城

2015/2/4 — 19:45

「再走遠一點,我們的創意公民甚至可以將夏愨村戶外書架發揚光大,讓全港市民一起打造一個橫跨十八區的街區書架裝置,實現全城漂書運動。」

「再走遠一點,我們的創意公民甚至可以將夏愨村戶外書架發揚光大,讓全港市民一起打造一個橫跨十八區的街區書架裝置,實現全城漂書運動。」

【文:馮景行】

大家可能都有逛過又一城, 那裏除了商店, 還有商店,再加上吃喝玩樂的,就是一個讓你盡情消費的大城堡。整座堡壘建築 (設計出自美國著名建築師樓Arquitectonica) 打從外觀, 公共交通連結點以至到內部每一個細節都是建築師為地產商悉心設計的成果,宏大目標只有一個: 就是要你不斷進貢。然後我們大部份人也欣然接受, 乖乖地在裏頭過日子、拍拖、渡天倫之樂。

廣告

上個月紐約時報一篇由Steven Bingle 和 Martin Pedersen 撰寫的專欄文章, 即時引爆了美國建築界的輿論筆戰,兩位作者警告建築業界已身陷殘垣斷壁之境, 並提出怎樣才可以 「重建建築界」,他們指出大部分建築師都過於自以為是,並且以「星星建築師」(stararchitects) 作為終極目標, 除了業主之外, 不會懂得好好聆聽大眾用家的要求,實現一個更民主的設計過程, 造就能夠共享的建築環境。

其實剛在去年年底就有一位來自「星星建築師」級別的老牌代表人物Frank Gehry (近作有巴黎的Foundation Louis Vuitton 美術館) 以中指表達心中怒火,直指世上98%的已蓋建築物都是劣質貨式, 沒有丁點設計意識和對人本的尊重。這不約而同地為建築界和非業界人士響起警號,齊聲質疑建築到底對社會大眾有什麼切身價值。

廣告

話說回頭, 在美國其實亦先後出現如「仁人家園」(Habitat for Humanity) 和「1%」的人道建築組織, 前者為世界各地貧窮和受災地區建設家園和社區設施, 後者則試圖推動全美建築事務所捐出每年1%的設計資源為那99%沒法承擔建築師費用的非牟利機構提供專業服務。然而最辣手的問題是大部分城市已經被Gehry痛恨的那些劣質建築重重包圍著,無法逃遁,也不能隨便拆掉重建。

回到這個「我們」自身的城市, 雖然有幸地不用好像阿布扎比一樣需要空降那麼多來自星星的地標建築物來覆蓋每一寸沙地,同時我們也僥倖地沒有立時需要用得著仁人家園的國際建設團隊為我們新蓋劏房社區 (除了透過他們在港的關愛家居計劃為弱勢社群提供家居清潔服務)。但只要步出家門,看看周邊擁抱著我們的又一城又二城,大家是否起碼能夠在這種城市建築的縫隙裏,開發真正讓我們享受的生活化空間呢? 又是否能夠以關心大眾生活為出發點,以社區作為設計意念的集散地,以網絡凝聚公民共識,以持份者協商(而不是被諮詢)來打造我們想要的城市公共設施和空間呢?

就以最近時代廣場臨時搭建的「廳堂博物館」作為引子,地產商是否可以多走一步,不只是邀請中大建築系出手,而是更公開地讓每個關心這塊POSPD場地(紐約POPS即私有公共空間的港版代號)的市民出謀獻計,再給專業建築設計團隊轉化成一個與民同共創的共贏方案,打造一個完全不離地的多元文化空間。

對自由行區域可能沒什麼好感的創意公民來說, 又大可將心情放到上環太平山街/磅巷這種充滿香港原味的舊城區,一起連結社區組織組成跨界別團隊為保護歷史風景和服務社群實踐集體民間創意,共謀取代興建行人扶梯系統的良方妙法;倘若協商過程中部分持份者真的那麼鍾情梯型建設的話,也不妨發掘一下在附近街區合適的樓梯旁架設另類「行人滑梯」的可能性,一來用作居民下山的「行人快線」,二來又可為小朋友增添多一處玩樂的地方,何樂而不為!

再走遠一點,我們的創意公民甚至可以將夏愨村戶外書架發揚光大,讓全港市民一起打造一個橫跨十八區的街區書架裝置,實現全城漂書運動,這個漂書城肯定會成為香港一道特色文化風景,社會及文化效益立竿見影。到時候就算西九Museum+因拉布沒法落成,政府也不用著急興建更多文化地標。

如此看來,城市營造這個偉大任務已經不再適合由 Ayn Rand小說《源頭》(The Fountainhead) 裏那類充滿個人主義的建築大師把控,取而代之的應該是以公民集體參與和專業共創的社會設計行動所主導。

又一城之後,就是下一城開場。

 

作者簡介:一個創想能夠建築快樂共享的公共建築份子。在劍橋磨煉建築功夫,在香港拋開建築本事,只因更相信每個公民都能擔當構建這個城市的真正力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