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修復思鄉之情

2018/1/5 — 11:43

統籌鹽田運作的葉陳立(David)並不是村民,卻跑進鹽田梓不遺餘力產鹽,是為了推動村民和他們的下一代承傳鹽田梓祖先的鹽業。

統籌鹽田運作的葉陳立(David)並不是村民,卻跑進鹽田梓不遺餘力產鹽,是為了推動村民和他們的下一代承傳鹽田梓祖先的鹽業。

【 編導作者:何嘉敏;圖:香港電台】

小時候讀文學,總會讀到思鄉詩人的作品。由兩漢樂府的《悲歌》、南北朝薛道衡的《人日思歸》,以至唐朝李白《靜夜思》,他們對故鄉的思念之情,往往去到肝腸寸斷的程度。當今社會,我們的鄉情逐漸由濃變淡,修復是出路嗎?

在西貢對開的鹽田梓,是一條近三百年的客家村落,全盛時期有二百多人居住,村民早年以務農和造鹽為生。後來因農業及鹽業息微,加上小島交通不便,村民陸續移居到市區或外地,遺下荒廢的農田、鹽田與村屋。

廣告

村長陳忠賢約十年前開始修復鹽田梓。六歲已搬離鹽田梓的他,對這裡的兒時回憶較模糊,但透過親身復修祖屋,體驗祖先開村的力量,感受至深,「俗話說,我只是執手尾,已感到很辛勞,這裡無車路連接,古時沒有大型機器,叔伯們如何全人手建四十多所屋?你會覺得,今天的辛苦,算得上甚麼?」。

鹽田梓全村高峰期有二百多人居住,但自六十年代,村民為生計陸續搬到市區或移居外國,遺下已荒廢的祖屋。

鹽田梓全村高峰期有二百多人居住,但自六十年代,村民為生計陸續搬到市區或移居外國,遺下已荒廢的祖屋。

廣告

復修祖屋談何容易 英國思鄉情更濃更厚

除了開通小徑,與教會推動復修教堂、復修鹽田外,更與兄弟姐妹復修祖屋,希望感染其他村民,一起復修自己的家,從而修復這裡的鄉情,「即使不回來住,都可以有一個地方聚會,向下一代說說村內的故事」。

修復建築物,用的是財力和人力;修復鄉情,卻觸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利益,談何容易。

村內約四十間祖屋,十年來只有八間順利復修,其餘的有兄弟姐妹最終無法達成共識,有家人全已移居海外,無心無力管理祖屋,有在外地出生的新一代,正為何處是吾家感到迷茫。

鹽田梓村約有四十間祖屋,十年間只有八間成功復修,大部分仍一片頹垣敗瓦。

鹽田梓村約有四十間祖屋,十年間只有八間成功復修,大部分仍一片頹垣敗瓦。

陳桭星(Chris),是鹽田梓的新一代,在英國出生,亦在英國接受教育,去年三月回香港當大學的博士後研究生,「其實在英國,都有很多鹽田梓的叔伯,我們都有聚會,在那裡的鄉情,可能還比在香港鹽田濃厚呢!」,提起鹽田梓,他說多是爸爸提起他小時候的記憶,如中秋節時潮漲,孩子們會跳進海暢泳,或在山上放風箏,在林間捉昆蟲,「我和鹽田唯一的連結就是聽爸爸口述的故事,我不會有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感覺」。

鹽田梓的梓字是甚麼意思? Chris想了一會,「是樹嗎?不知道」,其實梓有鄉里之意,開村祖先取名鹽田梓,意思是不忘故鄉。思鄉之情,Chris只淡然看待,「思念像太沉重了吧,我怎樣去思念?哈哈」,他反問︰「是誰把我帶離鹽田梓到外國?為甚麼這樣做?正正因為這裡已無法維生,我會記得我的根在這裡,幸好爸爸帶我走,在外國供書教學,我才有今天的成就,我懂得飲水思源,但思鄉,我其實不太懂」。

有離開了的村民,不願回鹽田梓生活,但亦有在市區的非村民,卻全情投入這怡情小島。廖偉豐和太太於六年前與鹽田梓一見鍾情,愛上這小島的寧靜,決心復修祖屋長期居住,村民紛紛叫他做「一號村民」,最初以為自己當了開荒牛,鄰居會接踵而至,怎料六個寒暑過去,周六日遊客是多了,但居民卻仍只有他和太太,「說實話,你要現代社會的人為何要回鄉居住?在這鄉間有甚麼可做?有甚麼意義?」。

復修後的鹽田,至今仍受天氣影響,去年的幾次強烈的颱風,把一年多來的鹽產化為烏有。

復修後的鹽田,至今仍受天氣影響,去年的幾次強烈的颱風,把一年多來的鹽產化為烏有。

去年起統籌已修復的鹽田運作的葉陳立(David),亦是跑進來的村外人。一顆顆的鹽粒重生,原來背後蘊藏周而復始的嘗試,對容易輕視大自然的都市人來說,是耐力的考驗。「這樣便宜,這樣小的一顆鹽,不是拿海水來曬曬便有?原來有很大的智慧,曬鹽多了,失敗多了,你的稜角會少了,多一點謙卑和耐性」。他希望重新曬鹽,是吸引村民和他們的下一代回鄉,為這地方出一點力。

要修復一個地方,便要給下一代人希望。村長陳忠賢坦言,仍然尋求如何吸引下一代村民承傳復修鄉情之責,他的兒女都在外國長大,那他們也會回鹽田梓嗎?村長笑了,低頭靜默半晌,「…..會的,我想會的」。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修復時刻》由曾俊華主持,逢星期六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kstories3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