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個人雖微少但有用:若我們都懂得尊重

2017/7/17 — 14:08

貧民窟少女各懷夢想,透過參與女戰士計劃培育出對貧民窟的身份認同與自信心。

貧民窟少女各懷夢想,透過參與女戰士計劃培育出對貧民窟的身份認同與自信心。

【文:馮寶怡;圖:香港電台】

人是建設社會、建構城市的基礎,就像人體的細胞、宇宙的量子一樣,每一個單位雖微小卻不可或缺。每一個人也有一份影響他人、改善社會的力量;文明人類理應彼此尊重,讓個人力量得以發揮,以建設沒有敵人,沒有仇恨的城市為目標。

資本主義社會中,財富不會被平均分配,有富人就有窮人,貧富有別客觀存在,貧富懸殊卻不是自然而成。每一個大城市也有貧窮問題,如何面對才是著眼點。北歐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和馬來西亞檳城就有兩個社區組織,他們沒有遺忘城市中的窮人,除了為他們提供三餐溫飽之外,更鼓勵他們發揮所長,一同建設城市。

廣告

檳城社工Bukhari的「Rice & Roses」組織,定期在凌晨時分為露宿者帶來食物與慰問。

檳城社工Bukhari的「Rice & Roses」組織,定期在凌晨時分為露宿者帶來食物與慰問。

廣告

檳城的社工Bukhari成立了一個名為「Rice & Roses」的組織,他們在凌晨時分探望街友,又定時準備四百人份量的食物,在街上免費派發。Bukhari指Rice & Roses不單代表了米飯與玫瑰,亦是讓街友休息(Rest)和放鬆(Relax)的意思。Bukhari深信一切從街頭開始「我們明白如果要建設社會,就必須面對街上的人的實際問題,這是我們為未來而作出的奮鬥」。

除了食物,Rice & Roses的義工會教失學街童讀書和算術。

除了食物,Rice & Roses的義工會教失學街童讀書和算術。

瑞典在2015年一年就接收了16.3萬難民,大部分人居住在首都斯德哥爾摩。多年前從羅馬尼亞來到斯德哥爾摩的Mircea,對新移民感同身受,便決定加入社區組織Stockholm City Mission,參與為低下階層提供教育和職業培訓的工作。「見證一個人從街上站起來,開始工作,然後對自己另眼相看,開始對生活有另一種看法。」協助別人走出貧困的絕望,這是Mircea最大的滿足感。

很難想像在斯德哥爾摩這個富裕的北歐城市,依舊有人過着十八世紀的貧困生活。

很難想像在斯德哥爾摩這個富裕的北歐城市,依舊有人過着十八世紀的貧困生活。

羅馬利亞移民Mircea不忍目睹弱勢社群被邊緣化,於是加入社會組織Stockholm City Mission為新移民服務。

羅馬利亞移民Mircea不忍目睹弱勢社群被邊緣化,於是加入社會組織Stockholm City Mission為新移民服務。

以一個人的階層和出身來斷定一個人的能力,這看似是舊社會的封建制度思想,然而這種偏見至今也在影響著里約熱內盧貧民窟中的少女。劇場導師Tatiana希望透過劇場去拆解套在貧民窟中黑人女孩身上的既定概念,第一步便找來了貧民窟博物館總裁Antonia和律師Joseli和女孩分享經歷。

戲劇老師Tatiana帶著里約熱內盧貧民窟出身的少女跟隨當地社區領袖Antonia參觀貧民窟博物館。

戲劇老師Tatiana帶著里約熱內盧貧民窟出身的少女跟隨當地社區領袖Antonia參觀貧民窟博物館。

Joseli曾經是女傭,因受不住剥削決定辭職讀書:「假如我不了解自己居住的地方,我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權利,永遠不會知道我要多努力去爭取。」 Antonia則自命是女戰士:「女性一定要知道自己在社會的位置,身為女性不一定要服從,為家庭、為社會站出來提升能力,掌握身為女性所擁有的能力。」

同時來自貧民窟的Joseli因為不滿被歧視和剝削,發奮成為律師,也是年輕女孩們的階模。

同時來自貧民窟的Joseli因為不滿被歧視和剝削,發奮成為律師,也是年輕女孩們的階模。

貧民窟中的黑人女孩一人有一個夢想,她們決定延續Antonia和Joseli開始的運動,以女戰士之名改變社會。

加拿大城市多倫多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在另一個國家出生,居民之間使用著180種語言和方言,被譽為世界上其中一個文化最多元的城市。可是新移民服務機構OCASI行政總監Debbie卻認為事情不能只看表面:「是的,這裡有加勒比嘉年華和同志遊行是很好,但更多人應關心大家在經濟、社會和政治上的參與」。

多倫多是世界上文化最多元的城市之一,有超過半數人口不在加拿大出生。

多倫多是世界上文化最多元的城市之一,有超過半數人口不在加拿大出生。

華人Beixi在家鄉是一名電子工程師,來到加拿大後卻因為不被僱主接納,而只能靠散工維生,他因為自己遭遇不公的經歷加入勞工組織,成功爭取通過臨時工公眾假期薪酬法案。

新移民服務機構OCASI行政總監Debbie認為多倫多未能充份吸收新移民的專業勞動力。

新移民服務機構OCASI行政總監Debbie認為多倫多未能充份吸收新移民的專業勞動力。

大學教授Myer主攻移民和安置研究,他認為移民社群和工人運動確保了多倫多的多元文化發展:「全靠有組織的移民社群不認同城市只以經濟為底線來衡量一切,真正的底線是我們在創造一個怎麼樣的社會出來?」

我們在創造一個怎麼樣的社會?每個人也應該深思,大都會從平地而起,不是靠一小撮人的權力,而是每一個人的力量。

多倫多這個自誇文化多元的城市,實際上對不同文化到底有多包容?

多倫多這個自誇文化多元的城市,實際上對不同文化到底有多包容?

--

港台電視31外購節目《大都會》,由亞太廣播聯盟(ABU)、歐洲廣播聯盟(EBU)及南美Televisão América Latina (TAL)三方合作的紀錄片系列,展示全球三十億都市人面對的共同問題和當地人意想不到的對策。

第九集《貧窮篇(檳城/斯德哥爾摩)》和第十集《身份篇(里約熱內盧/多倫多)》將於 7月17日及7月24日(星期一),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 31 / 31A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