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厄立特里亞的阿斯瑪拉︰在非洲尋找意大利的現代主義

2018/4/22 — 12:29

恩達瑪利亞大教堂(Enda Mariam Cathedral),1938

恩達瑪利亞大教堂(Enda Mariam Cathedral),1938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19世紀末,非洲被歐洲列強瓜分及殖民化,僅有埃塞俄比亞倖免於難,但代價是沿紅海的國土被意大利奪走,並建立為意大利在東非唯一的殖民地──厄立特里亞(Eritrea)。30年代,意大利的法西斯(Fascist)統治者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為鞏固在東非的勢力,銳意把厄立特里亞首都阿斯瑪拉(Asmara)設計成意大利帝國的東非首府,於是派遣大量年輕建築師及規劃師,為阿斯瑪拉重新包裝。

當年的建築師膽發揮創新的設計概念,加入很多意式的現代建築物。二戰開始,歐亞戰事不斷,但阿斯瑪拉卻由一個不顯眼的殖民小鎮,一躍成為當時全非洲最摩登的城市,被墨索里尼稱為小羅馬。二戰過後,厄立特里亞為爭取獨立,與埃塞俄比亞展開長達30年的戰爭。因禍得福,阿斯瑪拉戰時雖沒有發展,也沒受到嚴重破壞,近九成建築物被完好保存,意外地停留在40年代的黃金歲月。阿斯瑪拉是我到訪過非洲十多個國家中,最漂亮的城市,這顆滄海遺珠是一個露天意式現代建築物博物館,加上當地人的意大利生活方式,恰好配合出只此一家的意非混合風味。

廣告

未來主義的Fiat Tagliero 加油站, 1938, Giuseppe Pettazzi

未來主義的Fiat Tagliero 加油站, 1938, Giuseppe Pettazzi

廣告

世界地圖上的盲點

厄立特里亞,一個位於「非洲之角」不顯眼的小國,與對岸的也門緊守紅海海峽,很少人知道,更少人到訪,可說是世界地圖上的盲點。

她原為埃塞俄比亞建立的屯墾區,歷史文化傳統均承傳自古埃塞俄比亞。1890年意大利佔領為殖民地,至1941年被英國擊退,意式殖民統治其實僅50年,但卻深遠影響厄立特里亞的文化及人民身份認同。二戰後,埃塞俄比亞要求收回厄立特里亞,但厄國人民尋求立國。結果,聯合國決定兩國組成聯邦,厄立特里亞淪為埃塞俄比亞一個省份。當地人民不服,60年代起以武力爭取厄立特里亞脫離埃塞俄比亞,一打便是30年,成為20世紀最漫長的戰爭。

位於市郊的坦克墳場Tank Graveyard, 見證三十年戰役

位於市郊的坦克墳場Tank Graveyard, 見證三十年戰役

最後,埃塞俄比亞同意厄立特里亞舉行公投,由當地人民決定是否脫離埃塞俄比亞。1993年厄立特里亞獨立建國,成為今日非洲第二年輕的國家,僅次於2011年獨立的南蘇丹。厄立特里亞獨立初期,貪污罕見、罪惡絶跡、街道清潔、人民有禮,是非洲的模範。可惜,當權者並沒有把權力交還人民,而且逐漸打壓異見聲音、貪污舞弊重臨、人權狀況惡化,近年更加強限制集會及言論自由,其出版自由更被無國界記者組織評為比北韓更差。對外方面,厄立特里亞與埃塞俄比亞因邊境爭議而長期交惡,國界相鄰但互不通關,加上長期打壓人權被聯合國實施制裁,令現在的厄立特里亞被國際忽略,在地球村上隱形一樣。

帝國戲院Cinema Impero附近都是簡約的現代主義建築物, 仍完好保留

帝國戲院Cinema Impero附近都是簡約的現代主義建築物, 仍完好保留

諷刺的是,當地政府打壓人民,竟善待建築物。厄立特里亞近年登上國際舞台的大都是負面新聞,2017年竟罕有地出現此東非小國的正面報道──首都阿斯瑪拉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遺產城市之列!這個城市能戴上光環,當然歸功於刻意保存大量30年代的意式現代主義建築物,即便今日在意大利也難找到如此規模。

沒有設計的城市規劃圖

阿斯瑪拉位於約2300米上的高原,全年氣候温和清涼。當意大利1890年踏足此城,便覺得與紅海邊的濕熱氣候完全不同,其環境有如歐洲山區,適合休養生息。當時阿斯瑪拉只有少數民居,不足2000人,仍有大量空地可作擴展之用。於是殖民政府於1900年決定,將東非首都由紅海邊的馬沙華(Massawa)遷至阿斯瑪拉。

阿拉瑪拉建築地圖

阿拉瑪拉建築地圖

阿斯瑪拉地勢大致平坦,但仍有起伏,市中心有幾座小山,不能當是平地去發展,亦不適宜只利用格仔型或放射式的城市設計。初期,意大利人只在此建立重要的設施,如軍營及政府用地,沒有為城市訂下規劃藍圖或發展目標,所以20世紀初的阿斯瑪拉只能作碎片式發展,沒有完整性。

直到1913年,意大利建築師Oduardo Cavagnari才為阿斯瑪拉制訂第一個城市設計圖,當時的規劃設計並沒有無長遠發展的觸覺,只著重種族分隔,結果,城市被簡分為四個不同的功能區域:歐洲區(European)、原住民區(Indigenous)、混合區(Mixed)及工業區(Industrial),目的是分開殖民者與原居民使用的地方。其實當時區隔並不明顯,尤其在混合區,意大利人要依賴當地人做買賣,阿拉伯人及猶太人又活躍此區的商貿之中,根本難以單靠城市分區把當地人的生活完全分割。

厄立特里亞廣場, Eritrea Sqaure

厄立特里亞廣場, Eritrea Sqaure

1922年,墨索里尼上場,開始意大利的法西斯統治,他一心建立偉大的意大利帝國,阿斯瑪拉被定為意大利的東非首都。所以,他打起法西斯的旗號,要求阿斯瑪拉市內實行更嚴格的種族隔離政策。為滿足最高指示,殖民政府採用行政手段加強分區管理,規定原居民必須有通行證才可進入歐洲區,他們只可坐指定的巴士,到指定的商店購物,及指定的戲院娛樂。這時候的城市發展,除了根據法例為建築物加入高度限制,繼續零碎的局部發展,1913年的設計圖可謂完全失敗。

鮮魚市場Fish Market, 1938, Guido Ferrazza

鮮魚市場Fish Market, 1938, Guido Ferrazza

1938/9的城市藍圖

踏入30年代,配合意大利的擴張勢力,阿斯瑪拉引入大量工業準備開戰,人口亦膨脹起來。當年墨索里尼的進攻對象,便是非洲僅存未被歐洲吞併的土地──埃塞俄比亞。

1935年,意大利以阿斯瑪拉為戰事基地,基本上已攻佔整個埃塞俄比亞,這次勝利加強墨索里尼成為東非霸主的野心,因此阿斯瑪拉的角色更為重要。城市現代化勢將必行,其發展目標定得很清晰──除配合人口急速增長,更要顧及意大利帝國的未來發展。為隆重其事,阿斯瑪拉市政府於1937年舉行城市規劃設計比賽,引來很多意大利建築師參加。當時勝出的作品滿足加強種族分區的要求,把原住民困在圍牆內完全隔離。後來發現此設計竟然是市總督自己提交,目的是把奬金中飽私囊。於是,參賽者向意大利政府投訴,最後意大利政府決定息事寧人,將原來的市總督革職。

阿斯瑪拉1938規劃圖,1945年更新版本, source: http://kagnewstation.com

阿斯瑪拉1938規劃圖,1945年更新版本, source: http://kagnewstation.com

 

新任市總督決定聘用意大利建築師Vittorio Cafiero重新規劃阿斯瑪拉,他於1938至1939年繪出阿斯瑪拉第一個真正的城市規劃設計圖,主要針對城市問題及日後角色,全方位改造城市。

這個城市設計主要目標有三個:第一,透過重新改劃功能分區,把城市的零碎部份連接起來,解決功能錯配、局部發展的問題;第二,預期將來城市成為東非樞紐,便捷地連接帝國其他屬地(如當時的索馬里及埃塞俄比亞),Cafiero著手設計市內外的道路網,清晰界定交通流線;第三,重新塑造市中心的設計,加入地標及重要的公用建築物。此外,他亦為阿斯瑪拉注入現代化的細胞,大大改善市內基建,包括供水、排水、電力等系統,並加入許多廣場及公用空間。30年代末,現代化後的阿斯瑪拉蛻變成全非洲最發達的城市,甚至比當年很多歐洲城市優勝。十年間有數千座建築物落成,主要大街兩旁遍植樹木,並設計為花園大道;車路全鋪瀝青面,當時的交通燈數目比羅馬還要多。結果此版本沿用至今,今日阿斯瑪拉市中心的設計,與30年代末比較,基本上並沒有太大改動。

 

城中心哈勒大街Avenue Harnet, 兩邊種植棕櫚樹

城中心哈勒大街Avenue Harnet, 兩邊種植棕櫚樹

阿斯瑪拉的城市設計非常有動感及活力,她沒有一個整體形狀,不同地區會根據當區地形而設計肌理,形成不尋常的城市佈局,在市內遊走不覺枯燥刻板,甚有玩味。現市中心為從前的歐洲區及混合區,主要範圍包括哈勒大道(Ave Harnet)及以北的街市區和厄立特里亞廣場(Eritrea Square),市內主要的政府建築物、商業大樓、市集、地標盡於此地。整區規劃本來以南北向的格子式佈局為主,但中間被一蛇型大街Segeneyti Avenue剪開分為東西兩面,原來這條大街由昔日的河流改變而成。遊走這條曲街一帶,很多有趣的街景盡入眼簾,大大增加遊人探索城市的興致。還有,城中心外北面的工業區,在規劃圖被設計為45度的三角形狀,這種不尋常的三尖八角佈局,相信只可在容許創意的年代才可誕生,今時今日這些三角內仍存在很多舊式工場。

回收市場Medabar Market

回收市場Medabar Market

阿斯瑪拉的意式風情

阿斯瑪拉與其他非洲城市截然不同,給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很不「非洲」。市內沒有任何外國品牌進駐,大街基本上沒有大型廣告招牌,完全去除商業味,沒有受地球一體化的洗禮。市中心非常清潔,除街市區比較混亂,其他地方鮮有當地人亂抛垃圾,而且亦沒有任何尿臭味。

沿著種滿棕櫚樹的大街上走,碰上的當地人都比較害羞含蓄,但友善有禮。50年的意式統治為當地人培養很多意式生活品味,男士很注重穿著的西裝,路上仍奔馳著古老FIAT舊車,他們炮製的薄餅,可能比意大利更可口。市內最多的是咖啡店,居民喜歡早上享受一杯cappuccino,午後在路邊咖啡店再來杯Expresso,黃昏的指定動作是手持咖啡杯在大街踱步(passeggiata),跟三五知己聊天,全部浸透著一片悠閒的意大利風情。當然,最令我感受到意大利的影響,是全城盡力去保存的意式摩登建築物。

黃昏時,當地人手持咖啡杯在大街踱步(passeggiata),是意大利留下來的傳統。

黃昏時,當地人手持咖啡杯在大街踱步(passeggiata),是意大利留下來的傳統。

二戰前的法西斯主義建築熱潮

20年代,正值墨索里尼掌權意大利,他知道建築為權力象徵,可展現他的大羅馬主義,所以極為重視,亦利用建築宣傳法西斯主義。當時在意大利,從現代主義體系中提出的理性主義(Rationalism)及未來主義(Futurist)大行其道,並成為主流風格。理性主義提倡從古羅馬的建築法則去設計現代建築,不要忘掉古羅馬的強盛,與法西斯的大羅馬思想不謀而合!以民族主義的新時代展示國家絕對權威,完全合乎當時國情。未來主義強調新時代的速度感,將機器作為現代符號,折射未來的建築風格,所以建築物多以機器造型為主,並大量加入裝飾線條,有些更以歌頌戰爭的機械性為目的。未來主義有時會被外界定為法西斯主義建築的分支,但本意上其實沒有大羅馬帝國主義。

舊番梘工場Soap Factory

舊番梘工場Soap Factory

30年代後期,阿斯瑪拉大興土木,意大利人把法西斯建築一併帶到非洲。意大利本土早已擁有無數古舊經典建築物,有經驗、有學識的建築學者比比皆是,對新建築師來說是苦無機會,發揮有限。但在遙遠的東非土地上,新帝國首府阿斯瑪拉盡是發展機會!不求專業經驗,只求大膽創意,阿斯瑪拉於是吸引了大批年輕建築師及工程師,在此各展所長,抱著實驗精神,把意大利現代建築主義,放在新城市的不用角落。現在阿斯瑪拉市內的建築物,大多出自30年代的設計師手筆,全是帶著前衞概念的現代主義設計,其中包括未來主義(Futurist)、理性主義(Rationalism)、藝術裝飾(Art Deco)、立體主義(Cubism)、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實用主義(Functionalist)等等。大家都是現代主義,不要分得那麼細,所以當地各種風格沒有清晰分明,同一建築物可能是幾種主義的混合品。

未來主義的機器式建築

Fiat Tagliero 加油站(1938, Giuseppe Pettazzi)

Fiat Tagliero 加油站(1938, Giuseppe Pettazzi)

如果要數阿斯瑪拉的建築代表作,非未來主義的Fiat Tagliero 加油站莫屬。這座1938年完成的小型建築物,是出自意大利工程師Giuseppe Pettazzi的手筆,當年他只有30歲,後生可畏。油站位於機場進城的主要交滙處,來自四方八面的司機,從遠處見到其小型飛機的形態,必會一見難忘。

當年歐洲正值二戰揭幕,戰機是現代化的象徵,多少有歌頌戰爭的含意。設計師為求形神俱似,嘗試挑戰結構限制,把汽車加油的地方,安放在機身兩旁所伸出驚人的30米懸臂式機翼之下,以當時的科技來說,是非常大膽的嘗試。據說當年政府審批圖則時,認為懸臂不切實際,要求承建商要在每隻機翼的末端,加上十五根柱作為支撐,設計師知道後便恐嚇會殺死承建商!柱,最後沒有加上,飛機才可真正起飛,一飛已逾80年。

位於Sengeneyti Street的商住建築, 貎似火車頭

位於Sengeneyti Street的商住建築, 貎似火車頭

另外,位於蛇狀大街Sengeneyti Street的一所兩層高商住建築,形態貌似火車頭連著兩卡列車,靠站在彎曲街的一旁,動感十足,彷如準備起行一樣,也是設計師向機器致敬的未來主義作品。

非洲的理性主義

恩達瑪利亞大教堂(Enda Mariam Cathedral),1938

恩達瑪利亞大教堂(Enda Mariam Cathedral),1938

雖然意大利發展的理性主義帶有濃厚的法西斯意味,但當它移植到阿斯瑪拉,便沒有大一統的威權感覺,而且有點反其道而行。以建於1938年的恩達瑪利亞大教堂(Enda Mariam Cathedral)為例,這座理性主義的典範,原則上仍僅守傳承古人智慧去創造簡約現代建築的規條,但竟褪去了古羅馬的根,加入古埃塞俄比亞的建築思維,脫離法西斯味道。它是在1920年落成的教堂原址上重建,由不知名的意大利建築師設計。在種族歧視嚴重的殖民時代,他竟然加入大量傳統的埃塞俄比亞建築元素,加強與原住民的聯繫。教堂兩座側翼塔樓都加上古埃塞俄比亞教堂中常見的圓錐屋頂,牆身是用磚瓦和石材交替層疊而成,仿效古代阿克蘇姆(Aksum)建築中木材和石材兩層相間的設計。這種技術在厄立特里亞高地已經使用了幾個世紀,通常結構中有突出的圓木條,以加強兩種不同物質的連接性,被稱為「猴頭」(Monkey Head)。 雖然這座教堂並沒有突出的猴頭,但運用大量已簡化的古埃塞俄比亞建築符號,再配以簡約線條處理立面,選用對比鮮明的顏色,創造出獨有的非洲理性主義建築。

塞拉姆酒店Selam Hotel , 1937, Rinaldo Borgnino

塞拉姆酒店Selam Hotel , 1937, Rinaldo Borgnino

1937年建成的塞拉姆酒店Selam Hotel是另一理性主義建築,由意大利建築師Rinaldo Borgnino 設計,相對低調含蓄。酒店是一座由簡單長方體構成的兩層建築物,外觀著重功能性,沒有多餘的裝飾,從立面設計清楚地反射內部空間的配置和功能,為當年功能主義的一大特色。上層等分為若干個呈方盒狀的客房,輪廓清晰,退台式露台設計刻意與下層的方形窗戶對齊,給人不多不少,清脆利落的感覺。

藝術裝飾風格的天下

阿斯瑪拉的建築風格,其實以裝飾藝術(Art Deco)影響為最深,除了建築的外型設計,很多現存的商店招牌或是咖啡店的室內裝修,都有濃厚的Art Deco味道。要感受這城市的裝飾藝術風,不能只在大街走,也要走入當地的生活空間,好好享受一下阿斯瑪拉的黃金時代。

「裝飾藝術」是一種蕪雜的風格,其淵源來自多個時期,並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蓬勃發展,與當年推崇的現代主義運動並行發展,也互相影響。不過,兩者存著本質的分歧︰現代主義主張去裝飾,而Art Deco完全反對現代主義設計帶有烏托邦式的立場,強調裝飾本身的藝術重要性,不能完全去掉,但又會以現代的簡化形式去表現。某程度上,建築上的裝飾藝術風格是受意大利的未來主義啟蒙,同樣強調線條的美感,替建築物加上沒有實際用途的現代化元素。

保齡球館Bowling Asmara, 建於60年代, 是一個全世界現存少有1950年代的美式保齡球館, 全人手操作,有小男孩坐在球道的末端把樽排好, 然後把保齡球推回起點。

保齡球館Bowling Asmara, 建於60年代, 是一個全世界現存少有1950年代的美式保齡球館, 全人手操作,有小男孩坐在球道的末端把樽排好, 然後把保齡球推回起點。

30至40年代的阿斯瑪拉,除基建較其他非洲城市優勝,還有摩登化的娛樂生活。當年市內咖啡店不計其數,電影院、酒吧、室內泳池等娛樂場所應有盡有。建築物全是意大利建築物師設計,無論室內室外都採用當時盛行的Art Deco風格,現在亦完好保存。不過景物依舊,人面全非,現在大部份的戲院已沒有放映電影,只剩下大堂咖啡廳仍然運作。不過我覺得在舊式戲院裝潢下呷一口Cappuccino,真的可以享受到與一眾咖啡店不同的情懷。

帝國戲院Impero Cinema,1937,Mario Messina

帝國戲院Impero Cinema,1937,Mario Messina

站在哈勒大街(Harnet Avenue)上的帝國戲院(Cinema Impero),是市內最著名的Art Deco建築物,1937年由意大利建築師Mario Messina所設計,是現存少有仍運作的戲院,亦是市內最大的戲院,現在只提供有限的放映。當年墨索里尼攻佔埃塞俄比亞後,以帝國(Impero)命名,明目張膽地表現建立意大利帝國的野心。戲院的磚紅色外牆,左右兩排Art Deco拉丁字母寫上戲院的名字,立面上有著不同的橫直線作裝飾:一條幼薄的平板簷篷、三個白框長方型、五排三個已壞掉的電燈炮、屋頂上的兩支長杆等,這些排列工整的幾何圖型,是當年常用的Art Deco元素。

ODEON戲院內大堂咖啡廳Cinema Odeon ,1938, Giuseppe Zacche & Giuseppe Borziani

ODEON戲院內大堂咖啡廳Cinema Odeon ,1938, Giuseppe Zacche & Giuseppe Borziani

位於大街轉角處的羅馬戲院 (Cinema Roma, 1937, Roberto Cappellano) 及ODEON戲院(Cinema Odeon, 1938, Giuseppe Zacche & Giuseppe Borziani),同樣擁有出色的Art Deco設計。雖逃不過影片停播的命運,但戲院大堂的咖啡廳仍然營業,而且是整座戲院的精髓所在。大堂無論是地板圖案及牆身選色,吧枱、酒櫃等傢具設計,甚至是燈飾、收銀機、點唱機、咖啡機等裝置,全都襯托出舊時代的華麗貴氣,營造出高雅的Art Deco內涵。

羅馬戲院 Cinema Roma, 1937, Roberto Cappellano

羅馬戲院 Cinema Roma, 1937, Roberto Cappellano

羅馬戲院的設計更是由外延伸至內,它的外立面設計有現代感之餘又帶著古典氣息,是一種破格Art Deco設計,尤其牆身採用大理石材更是市內罕見。淺橙色外牆上,配以灰色大理石作背牆,襯托出金色的「ROMA」四個非Art Deco字體的羅馬字母,對比強烈。大門運用咖啡色的大理石孖圓柱作門廊,把仿古典的格調順勢延續到室內。大堂亦巧妙地運用相似的淺橙色油漆牆,夾配著深啡色的木板裝飾,與木製的Art Deco吧枱配合得宜。大堂一旁有一圓形沙發,中間放置了一部40年代的意大利放映機,還有牆上全掛上舊日荷里活電影海報及明星照片,似乎要把戲院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光。

Bar Vittorio, 1939, 五個圓窗像是收音機的圓形按鈕

Bar Vittorio, 1939, 五個圓窗像是收音機的圓形按鈕

除了戲院外,阿斯瑪拉還有很多現代主義的精品,包括外貎似收音機的Bar Vittorio(1939),及當年少有的阿斯瑪拉室內泳池(Piscina Mingardi  Asmara, 1945, Arturo Mezzedimi),均是出自二、三十出頭的年輕人手筆,當中有些甚至沒有接受過正式的建築學訓練!大家都在這個伊甸園內,設計出自我的樂土,為阿斯瑪拉注入不少年青又有前瞻性的經典作品。

一個城市 一種身份認同

阿斯瑪拉泳池Piscina Mingardi  Asmara, 1945, Arturo Mezzedimi

阿斯瑪拉泳池Piscina Mingardi Asmara, 1945, Arturo Mezzedimi

世界上很多殖民地在解放後,當地人都會刻意去殖民地化,把殖民地時代的建築物大量拆毁,試圖忘掉不快的歷史,或是鞏固新任政權當家作主的愛國意識。但阿斯馬拉完全不同,當地人刻意保留意大利殖民地時代所建設的一切,並沒有什麼去殖民地儀式,因為在當地人心中,整個城市是由他們一手一腳建成,不論背後的建築師是誰,這個是厄立特里亞擁有自我身份後,第一個建成的城市,記載著他們的根。

阿斯瑪拉存活超過100年,很多厄立特里亞人的生活習性、集體回憶、文化傳統,都在這裡滋養,不知不覺已變成他們身份認同的一部份。雖然被意大利統治僅50年,厄立特里亞人的身份認同,某程度上是在原有的埃塞俄比亞傳統上,混合近代意大利文化及生活方式演變而成,這種新的身份或多或少是植根於殖民統治,根本不能完全割斷,而是他們引以自豪的基因。

當地人根本不明白什麼是意大利式現代主義,或是法西斯建築風格。對於他們來說,阿斯馬拉的每一座建築都是大家成長以來一起共同享用的生活空間,陪伴每一代人走過不同的歷史足跡。由殖民時代初期被隔離,經歷二戰前後大興土木,至奮勇抗戰的30年,及後由獨立後的愛國激情走到現在的獨裁統治,這個城市不斷紀錄著他們有血有汗的集體回憶。這正好解釋為何阿斯瑪拉市民對意式現代主義並無特別感情下,仍然刻意保留著殖民地的光輝歲月。

--

參考資料Reference:

1. Denison, Edward and Guang Yu Ren. 2005. "Eritrea: Refining Africa's Modernist Experience." ArchiAfrika Conference Proceedings: Modern Architecture in East Africa around Independence (Dar es Salaam, Tanzania, July 27-29), 71-79.

2. Sean Anderson, 2016. Modern Architecture and its Representation in Colonial Eritrea: An In-visible Colony, 1890-1941 

3. TECLE-MISGHINA, B.. Asmara urban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L'architettura delle città - The Journal of the Scientific Society Ludovico Quaroni, North America, 2, dec. 2014. Available at: <http://architetturadellecitta.it/index.php/adc/article/view/37/30>. Date accessed: 19 Apr. 2018.

4. TECLE-MISGHINA, B.. 2015, Asmara - an urban history: Rivista L'architettura delle città - UNESCO Chair Series n. 1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全新一輯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與聽眾遊歷12個有個性的城市,分享12個有趣的城市發展故事。節目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