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廢」城故事

2017/8/2 — 16:39

遠觀端島的側面像軍艦,所以當地人稱它為「軍艦島」。

遠觀端島的側面像軍艦,所以當地人稱它為「軍艦島」。

【文:顏啟峰;圖:香港電台】

上山下海、天涯海角都走過的港人,近年開始盯上廢墟。 在世界不同角落都有這些被時代吞噬的頹垣,從輝煌走到光怪陸離,成為了安靜的歷史見證者。

其中一個最邪惡的荒廢社區,看上去「松林樹影、水清沙幼」,似是坐落於德國呂根島沿海的世外桃源,實質是納粹政權專門為工人而設的洗腦贏心工具:普洛拉度假村。別以為這是甚麼優厚員工福利,村內的度假生活異常地規律,從早會、海灘暢泳到觀看政治宣傳電影都有規劃,目的是要趁工人休息和恢復體力時進行思想教育,為戰爭、甚至是大屠殺做準備。那德國工人為何會甘願接受一個沒有自由的假期?相信是因為當時生活刻苦,對於生於工業城市、可能從未見過大海的工人來說,度假村有如人間樂土、可說是他們的「海之戀」了。這片「樂土」隨著納粹戰敗,被蘇聯部隊接管,並改建成軍事監獄。當蘇聯也崩塌,普洛拉隨即被棄置;直到近年才翻新成為高級海景豪宅。普洛拉可說是走過納粹、社會主義,最後走到資本主義的勝利。

廣告

思想控制亦體現於建築之中,會堂的宏偉讓置身其中的工人感覺渺小,同時亦令他們為參與其中感到自豪。

思想控制亦體現於建築之中,會堂的宏偉讓置身其中的工人感覺渺小,同時亦令他們為參與其中感到自豪。

廣告

在端島出生的木下實,回憶起島上的居住環境,以及小時如何在惡劣的環境中尋樂。

在端島出生的木下實,回憶起島上的居住環境,以及小時如何在惡劣的環境中尋樂。

香港以人口密度高而聞名於世;但日本有個面積比維園小三倍的海島,全盛時期竟然住了超過五千人,密度比油尖旺區還要高。位於長崎港附近的端島,遠眺過去似軍艦,故有「軍艦島」的別稱。 自從發現煤礦之後,小島逐漸填海,以容納大量礦工及配套設施。及後發展成最擠逼的社區,靠的竟然是「自我擴充」:煤礦挖得越深,越多泥土運上來填海,小島便可容納更多礦工,能挖更深,不斷循環,是不用「盲搶地」也能練成的土地催生法。只是再豐富的資源,都有被挖光的一日。1974年煤礦設施關閉,島民全部撤離,遺下空置的建築及帶不走的日用品,軍艦頓成了鬼城。

島上樓房都沒有升降機,大廈之間設有很多通道,居民水平移動,不用下樓都可以去其他大樓,是端島建築的一大特色。

島上樓房都沒有升降機,大廈之間設有很多通道,居民水平移動,不用下樓都可以去其他大樓,是端島建築的一大特色。

提到一夜撤離的鬼城,相信更多人會想起受切爾諾貝爾核災摧毀的普里皮亞芝城。一夜巨劫過後,不少人可能只記得那凋零著的黃色摩天輪;它在四十年前,可說是普城作為前蘇聯模範城鎮的驕傲象徵。在1970年,普里皮亞芝城為核電廠的員工而建,標榜嶄新城市規劃及和平核能,大廈上甚至有「讓原子成為工人,而非士兵」的口號。普城因原子能而生,亦因原子能而毀,人們只感慨它現在的蒼涼,卻甚少留意到它的設計,其實在這場人類史上最大核災中發揮作用:普城結構整齊、街道寬闊暢通,才能讓當局有效地在災後48小時,將近五萬人口撤離;只是這群被告知要離開數日的居民,絕大部分再也回不去了。

車里華空軍機地的跑道滿佈地雷,隧道被嚴重污染,只有少數人願意冒險進入。

車里華空軍機地的跑道滿佈地雷,隧道被嚴重污染,只有少數人願意冒險進入。

隧道專為五十年代研發的米格-21戰機設計,上方空間剛好讓其垂直尾翼通過。

隧道專為五十年代研發的米格-21戰機設計,上方空間剛好讓其垂直尾翼通過。

另一個冷戰時期的社區,擋得住核災卻敵不過內戰仇恨。1958年,南斯拉夫政府在西北部深山中,興建隱蔽的車里華空軍基地。這項「你睇我唔到」的龐大工程耗資60億美元,足足用了二十年,才建成一條三公里長的山中隧道。進度緩慢是因為工程師預期深山完全實心,但中途才發現一些天然洞穴,逼使他們推倒原先設計,另想辦法凌空興建隧道。基地可抵禦外敵二萬噸的核武轟炸,相等於長崎原爆的攻擊;但核戰沒有發生,基地卻在1991年南斯拉夫分裂時被波斯尼亞部隊佔領,並埋下地雷以防被敵軍奪回。南斯拉夫政府當日的禦敵大計,最後埋沒在內戰戰火中;基地可說是軍事界的大白象工程。

理論上,即使地下空軍基地被封閉,仍然可靠地面跑道,繼續運作一個月。跑道後來被塞爾維亞軍炸毀。

理論上,即使地下空軍基地被封閉,仍然可靠地面跑道,繼續運作一個月。跑道後來被塞爾維亞軍炸毀。

--

《落難工程》第一集將於8月3日(星期四)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