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接近貓/城市的權利

2017/11/27 — 11:58

聽說每刻被上載到互聯網上的所有影像中,貓的總和是人們自拍的兩倍,第一名遠遠拋離第二名,成為令人費解的現象和時代精神。就在此刻,打開facebook,我讀到第二十則內容,就是一位朋友貼出自己所養貓隻的照片。百試不靈。要在社交媒體上找到貓的蹤影,毫不費力。

貓的影像在虛擬世界「過度存在」,讓貓被戲稱為網路空間的吉祥物及其組成部份(building blocks),甚至引來學者研究這媒體現象的可能意涵。為何貓與互聯網形影不離?他們警告,要了解互聯網將如何深遠地改造人類社會,不能繞過貓。發明互聯網的Tim Berners-Lee,被問到其發明引來甚麼最意想不到的效應,他答道:貓。

學者們最想推翻的答案是「因為貓可愛」,他們希望實證研究可以更高層次的答案,解開這人類處境的終極奧秘。心理學學者當然大書特書貓的影像如何牽動情緒,也有說這只是自我應驗的預言,「個個都貼貓,唔通個個都想貼貓咩」。麻省理工學院公民媒體中心總監Ethan Zuckerman,則提出過關於互聯網抗爭的「可愛貓理論」(Cute Cat Theory),內容頗討好:因為人們太喜歡看到貓的影像了,但凡大家用來分享貓影像的平台,你拿來批評政府就好了,因為若當權者為了將反對聲音消音而不讓人看到貓,形勢就會對抗爭者大為有利!

廣告

因為家裡沒有貓,我注定不會是Ethan Zuckerman理論中「Web 2.0的主要參與者」——持續讓貓的影像在互聯網氾濫的人們。不過,倒讓我奇想,沒有養貓的人,也動輒就可在生活環境中遇上貓,並輕易將它們的影像上載到網上,會否在不久將來,被視為「智能城市」是否夠好的衡量標准?接近城市的權利(the right to the city),在被提出整整五十年後,是否要包含在都市空間中接近貓的權利了?

嘿嘿,如是者,荷蘭攝影師Marcel Heijnen出版《香港鋪頭貓》一書,難道不是在向世界宣告,香港乃某種未來城市的特殊典範?在那樣的未來城市中,你帶著最新款的智能手機,為了止癮,隨便衝進任何一家店鋪,裡面就有頭貓等著你,拍上那麼幾張,發佈到所有平台,你舒一口氣,自覺已經是個夠格的網絡公民,像飲過美沙酮一般後,繼續勞碌的生活。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