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城中環

2017/12/1 — 15:28

中西區關注組成員向曾俊華講解閣麟街民房遺址。

中西區關注組成員向曾俊華講解閣麟街民房遺址。

【文:呂樂;圖:香港電台】

羅雅寧是港島人,每天出入中西區,半山行人電梯下的一大片被圍起來的 「廢墟」,本來見怪不怪,只因近年政府大動干戈,推土機所到之處寸草不生,陰謀論想,這會不會又是一個鬼祟的計劃?於是,某一天,她穿過閣麟街後面的小巷走了進去。

從上面看,「廢墟」 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幾棵矮樹、大片野草長在一個高的平頂上。走進巷子,羅雅寧發現平頂下原來是幾道青磚舊牆。那分明是幾間老房子,年代久遠,屋頂已經不再,支撐屋頂木樑的孔卻清晰可見。雜草、樹根在牆身的磚頭縫隙頑強地生長,在平頂上長得密密麻麻,樹梢間,天橋上的人行色匆匆,欄杆上貼著 「舊城中環」 的海報。這間舊房子會有什麼中環故事?

廣告

中環閣麟街「背靠背」唐樓在1879年興建。

中環閣麟街「背靠背」唐樓在1879年興建。

廣告

嘉賓主持曾俊華被邀請到這裡來。曾俊華在MIT(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讀建築,他一眼看出,這幾間老房子非常狹小,原因是那個年代,「支撐屋頂的木樑根本不夠長」。

羅雅寧找來熟悉石牆的張朝敦,一齊尋找這幾間老房子的故事。羅雅寧出生古董世家,張朝敦的父親也是收藏狂,兩人氣味相投,一拍即合。說來湊巧,張朝敦熱愛研究石牆,在網上鑽研超過三千張照片,港島的石牆,他一看就能分辨來自那個年代。

他們先向古物古蹟辦事處查詢。幾次來回,對方只說那裡應該是 「戰前的建築物」,然後,Full Stop。那只能靠自己了 ,反正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政府說 「前警察已婚宿舍」沒有歷史價值,撥入勾地表;政府說舊政府總部西翼價值偏低,要拆卸重建。在政府眼裡,歷史不是 「沒有價值」就是「價值偏低。要將歷史留下來,就只能靠自己。在香港談保育,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羅燕寧和張朝敦開始海量的工作,因為這個政府已經不能再信任了。他們上歷史檔案署,找百多年前的圖則、地契、建築法例、衛生條例、舊報紙。

公民社會為保育歷史建築貢獻良多,但政府視而不見。

公民社會為保育歷史建築貢獻良多,但政府視而不見。

1879年紅毛嬌街的背靠背唐樓

中環閣麟街「背靠背」唐樓的主人是傳奇女子吳阿嬌。

中環閣麟街「背靠背」唐樓的主人是傳奇女子吳阿嬌。

從地契中,他們發現,在1852年,這幾家老房子被一個叫Endicott的美國人轉讓給一個叫吳阿嬌的中國女性;

從舊報紙,他們了解到,因為吳阿嬌,這裡曾經被稱為「紅毛嬌街」,阿嬌是這一帶的大地主。

從舊報紙,他們知道吳阿嬌在1878年破產了,家具被拍賣,報紙刊出了拍賣令。

從圖則裡,他們看到這幾家老房子緊貼在一起,中間沒有通道,是為「背靠背」唐樓。

從建築條例,他們發現從1903年開始,這類背靠背建築就被禁止了。而1878年一場大火徹底摧毀了這一帶的所有房屋。所以他們推斷,吳阿嬌的背靠背唐樓建於1879年。

他們再去拜訪歷史學家高添強,吳阿嬌與舊房子的故事終於水落石出。她原是水上人家,年輕時在廣州青樓謀生。美國船長Endicott為她贖身,之後搬來香港生活。Endicott卻不是一個有情有義的漢子,最後還是明媒正娶了一名英國淑女。吳阿嬌與她的姊妹們被歷史學家稱為 「受保護的人」 (Protected women)。那是那個年代的一個獨特群體,而吳阿嬌就是這個群體的首領。

因為吳阿嬌,閣麟街、吉士笠街一帶曾被稱為 「紅毛嬌街」。

因為吳阿嬌,閣麟街、吉士笠街一帶曾被稱為 「紅毛嬌街」。

業權人吳阿嬌 魂歸何處

Endicott與吳阿嬌一共生育了五名子女,將閣麟街五棟背靠背唐樓,以信託基金的名義轉讓給他們。他最後被葬在跑馬地墳場,吳阿嬌後來魂歸何處,沒有資料,只留下地契上的名字,和閣麟街的幾道舊牆。

可是,政府卻堅稱這幾間房子建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古諮會拒絕評級。要留住舊城,最後還是要靠民間力量。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修復時刻》由曾俊華主持,逢星期六晚上9時正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kstories3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