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十大建築(痛心版)

2015/2/12 — 21:10

香港文化中心。圖:wikipedia

香港文化中心。圖:wikipedia

【文:馮景行】

香港建築中心正值舉辦「十築香港—我最愛的香港百年建築」選舉,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出十個最愛的香港建築物。本來筆者對這類上世紀玩意已沒有多大期待,可是總結近半世紀香港建築設計屢創「劣跡」,難免動氣,不得不在平衡時空湊湊熱鬧,提名十大最不愛的香港建築,以抒公憤,哀悼我城為何能夠縱容這些劣質建築佔領著那麼寶貴的城市空間。

廣告

回望上世紀,最令人心痛的近代香港建築首推三座本地文化建設—香港文化中心、文化博物館和中央圖書館。一座是將文藝活動活埋在不見維港天日的「大酒店」建築;另一棟則是患有增生症的仿中國傳統四合院建築「怪物」,「無厘頭」地用作展示香港獨有的東西薈萃文化;還有一座更是「圖書商場」的極致演繹作品,該「大作」的唯一貢獻,就是歷史性地將公共建築設計議題帶到當年電台烽煙節目上。

1836年,法國地標建築凱旋門正式落成。170年後,我城的「凱旋門隙」也不遑多讓,以大地在我腳下的氣勢聳立在西九地皮。那不成比例的中空部分,夾在那紅紅綠綠、雜亂無章的「窗台陣」之間,門頂再冠上那活像天台潛建的天際獨立屋,實為維港添上一道最媚俗的「豪門」風景,嗚呼哀哉!

廣告

踏入千禧年代末,1881(前水警總部)和新天星碼頭亦相繼成功地將十大建築劣作的提名門檻再次提高。前者在強姦古蹟原地貌(小山丘)和古樹以後,再用不倫不類的復古建築僞術堆砌出「名店新山丘」,擠在古蹟腳下;後者則「生安白做」,以拙劣的建築工藝「翻生」第二代維多利亞式天星碼頭。一雙互相輝映的「半假」和「假古董」建築,一同被供奉在維港兩岸,讓市民無時無刻有機會能憑弔一下我城保育運動歷史的「遺物」。

文化博物館。圖:wikipedia

文化博物館。圖:wikipedia

到了這年頭,又有兩個驚世拙作先後出現在灣仔這個保育重災區。在市建局打著「主題保育」的旗幟下,一棟38層高的類豪宅「壹環」直插在一座只有三層高的灣仔街市古蹟頭蓋上,原包浩斯風格的建築「主題」符號,被支離破碎地勉強複製到大廈的外牆表面。再走過幾個街號,「主題」保育再發奇功,已消失的街區被蓋上全城嗤笑的偽主題:「囍歡里」,原來的城市肌理和社區特質失蹤了,換來的卻是迪士尼主題式小廣場、 片場式街道佈景和威尼斯人式拱橋,城市空間更迭的錯置和弔詭,又一次應驗了Ackbar Abbas的著作 《Hong Kong: Culture and the Politics of Disappearance》提及「消失的空間(Space of Disappearance)」的錯失感,愈要嘗試再現愈會逃遁。

屈指一算, 輕易地就提名了八個建築劣作! 餘下的還是留給讀者們一個機會,好好感受一下這個「有篩選」的選舉樂趣,然後一同痛定思痛!

提到失敗的建築,英國哲學作家Alain de Botton形容得最「貼身」,他在《The Architecture of Happiness》這樣說:「不良的建築不只是設計上的失敗, 也是心裡認知的偏差。這種心理傾向透過建材表達出來,就是失敗的建築,在其他領域中則可能導致我們和不適當的對象結婚、選擇不適合自己的職業、或者規劃一段自己不滿意的假期。」

話說回頭,「十築香港」提名的一百個百年建築當中,有一個委實份量十足,那就是九龍城寨。當年就吸引了日本建築界以至哈佛學者(Fulbright Scholar),專程跑來實地研究和著書立說。這處「 沒有建築師的建築」,絕對足以繼續啟迪我們這一代,對民間參與「造城」還有什麼想像!

中央圖書館

中央圖書館

 

作者簡介:一個創想能夠建築快樂共享的公共建築份子。在劍橋磨煉建築功夫,在香港拋開建築本事,只因更相信推動每個公民參與建構這座城市的社會實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