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路作為公共空間的政治經濟學

2016/7/11 — 9:58

Ateens Chen / flickr

Ateens Chen / flickr

 

馬路,在現代城市的眼中,是車輛行駛通道的代名詞。與馬路相關的概念,通常離不開交通暢順與擠塞,但卻很少有人會聯想到,馬路也是公共空間的一種,何人可以使用,通往的是什麼地方,往往代表了庶民與當權階級角力的結果。

道路需要不停增長,背後體現的是現代城市不斷擴張的發展邏輯。簡單略舉幾個數字: 1941 年香港島、九龍半島及新界的道路網路總長度分別為 278 、 171 及 597 公里;到了 2014 年,相關的長度分別暴增為 442 、 466 及 2,095 公里,這 73 年的道路擴張史,其實就是香港整個城市的擴張史。

廣告

香港道路增長比較(整理自歷年運輸署交通年報)

香港道路增長比較(整理自歷年運輸署交通年報)

廣告

這個擴張看似沒有盡頭─更多的發展、更多的新市鎮、更多的道路。川流不息的車輛、高速的社會、蜘蛛網絡的高架橋,割開與分隔一個個的城市空間,改變人們生活日常與作息形態。由於要維持道路的高速狀態,所以城市發展不得不「人車分割」,形成一個個所謂的「離地城市」與「睡房社區」。住在偏遠新市鎮的人們,不得不每天花 2-3個 小時在川流不息的交通管道上擠擁、打盹以至是望天打卦,來往睡房社區與離地市區,祈求終有一天供完樓按,擠進向上流轉的房屋階梯,駕著私家車在中半山往返中區,不用再受通勤之苦。

好不容易擠進了港島居住,買了車一嘗上等人滋味,但卻要忍受城市無限制發展所帶來的塞車之苦。「行路快過搭車」本是戲謔之語,但在港島卻是一語成纖:運輸署的最新資料顯示,香港不少繁忙道路的車速不超過 10 公里,上環禧利街是平均每小時 5.1 公里、干諾道中是 8.7 公里、皇后大道中是 9.2 公里、德輔道中則是 9.5 公里。一個成年人慢慢行,時速大概每小時 5 公里,龜速騎單車的速度,至少每小時也有 10 公里吧,想不到奮鬥一生,擁有一輛私家車還比不上一部單車。

香港繁忙路段車速比較

香港繁忙路段車速比較

如此慢的車速,自然和中上環區內多車有關,不論是干諾道中、皇后大道中還是德輔道中,私家車佔所有車輛的比例也超過四成;至於一般平民上班必「企」的巴士,其實只佔整整不夠 8% 之數。

怎麼辦?不如起多點馬路吧─位於美國德州的 Katy Freeway ,出了名是一條超級高速公路,包括總共 26 條行車線,在 2008 年總共花了 28 億美元擴建,希望可以解決侯斯頓的塞車問題,照理應該多少車也塞不盡 26 條行車線吧?初期完工時,擠塞時段的行車時間縮短了僅僅十分鐘,大概可以夠上班一族吃完一個三文治─不過只用了僅僅兩年,汽車的增長速度已經讓 Katy 的行車時間上升了 10-20 分鐘,完全抵銷了擴建高速公路的成效 [1] 

現代城市解決塞車的方法一直是由供應面著手,這和香港政府認為可以解決房屋問題的辦法是一脈相承的─只要是增加供應,就能應付不斷增加的需求。無休止地興建更大容量的道路,重新設計城市街道消滅社區肌理,好讓車流能夠源源不絕地灌通整個城市。

這個方法不單行不通─香港已經有足足 4,000 公頃的土地是被劃為道路用途,用來住235萬人的公營房屋佔地也不過是 1,600 公頃,政府亦預計未來道路增長年均只有0.2%─更重要的是,擴建道路的代價往往是最沒有議價能力的社區居民來承受,而不是一些私家車擁有率最高的富有地區。

追本溯源,道路的服務對象是人而不是汽車。道路作為公共空間,車輛使用者或許會認為使用這些有限的資源是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的;誤以為道路空間可以無代價地無限量供應,在過去的數十年已經製造大量的誘導性需求 (induced demand) ,汽車成為主宰城市規劃的巨無霸,道路變得越來越寬,人可以走的空間卻越來越少。

德輔道中聯盟正努力嘗試開拓庶民規劃道路作為公共空間的範式,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希望2019年能夠把整條德輔道中,轉化為一個市民共享的公共空間,讓整個行人及電車專區,可以貫通位於中環商業區的核心地帶,成為香港銳意改變汽車圍城、實踐綠色城市規劃的新地標。

我們希望透過有關計劃,改變香港人對城市無限擴展的想像;我們不需要更多的汽車,也不需要更多網絡交錯、懸掛空中的高速公路;我們需要的,是更多可供人肆意行走、交會、生活的公共空間,當中有單車共享作為替代性的公共交通運輸方案,有可供休憩的公園與可踢球跑步寫生與隨意蹓躂的草地,有民間自發的美食車與活絡的市集活動,也有一大班的小朋友在這樣的一個空間運用想像力與創意玩著自己的遊戲。

在剛過去 (3/7) 的星期日,德輔道中聯盟和綠腳丫等民間團體在中環的海濱空間,邀請了 300 多個的家長和小朋友,以社企拾易紙長回收的紙皮箱為原料,在草地上進行德輔道中社區規劃的想像練習,在一班來自拓展公共空間的規劃師的指導下,共同設計德輔道中如何可以變成一個包括太陽能發電、魚菜共生、長者俱樂部、陸運會會場等等人人都可以使用的公共空間。

「行德 WalkDVRC」爭取九月底政府開放德輔道中為市民共享的公共空間,讓團體與市民可以盡情發揮民間改造空間的創意

「行德 WalkDVRC」爭取九月底政府開放德輔道中為市民共享的公共空間,讓團體與市民可以盡情發揮民間改造空間的創意

談社區規劃,講空間創造,我們更需要的,是小朋友對世界理解的初心,而不單單只是專業人士紙上圖則的玩意,更不是官僚與政客們討價還價的籌碼。重奪在地生活日常,構建庶民香港想像,我們需要更多更大型的社區參與,聯盟正努力籌備九月底名為「行德 Walk DVRC」的大型創意空間實驗,爭取星期日政府開放德輔道中,讓民間團體及市民改造空間的創意得以百花齊放。

延伸閱讀:《重構香港 ─ 從庶民空間到社區更新》

[1] 有關資料可參考 City Observatory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