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亨利八世的血型問題

2018/3/12 — 13:25

亨利八世 (Henry VIII) 是英國歷史上鼎鼎大名的國王,他的一生充滿戲劇性。他是英格蘭都鐸 (Tudor) 王朝的第二位國王,以殘暴與好色為名。他一生共娶了六名妻子,並處死了其中兩位。

他經常離婚再婚的原因在於大部分的妻子都沒能為他誕下兒子,幾名妻子誕下的大部分兒女都胎死腹中或者很早就夭折。為了誕下兒子,他不惜與羅馬教廷反臉,離婚之後再婚。他因而宣佈英格蘭退離羅馬教廷,自己創立了聖公會作為英國國教,並成為首領,大大增強了王權。

亨利八世在年輕時看似是位好國王的材料,他性格平易近人,熱愛交際,喜愛運動、音樂、藝術。但他長大後變得越來越兇殘,有人估計他在位期間共殘殺了 72,000 人,等如當時英格蘭人口的 3.5%。

廣告

亨利八世/ Wikipedia

亨利八世/ Wikipedia

廣告

認識中國歷史的朋友可能覺得娶六名妻子,處死幾萬人的亨利八世,比起中國後宮佳麗三千,殺人血流成血的昏君,實在太小兒科了。但亨利八世確實已經是英國史上最以殘暴與好色為名的國王了。也許中國人的確比西方較為荒淫無道吧?

有不少歷史學家曾經對亨利八世的身體狀況作出了不同的猜測,認為某些疾病影響了他的精神狀態,令他變得兇殘,推測包括梅毒、水銀中毒、糖尿病等。 《The Historic Journal》 在 2010 年刊登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作者們推測亨利八世的問題可能由一個獨特的血型所引起。

根據文章的推測,亨利八世可能有 K 陽性血型及麥克勞德綜合症 (McLeod syndrome) 。其中麥克勞德綜合症是一個會影響 K 血型的遺傳性疾病。

要明白這個血型的獨特之處,我們先要對Kell血型系統有基本的了解。Kell是紅血球表面的蛋白,它包括了不同的抗原 (antigens) ,最主要的是 K/k 、 Kp(a) / Kp(b) 、 Js(a) / Js(b) 。而紅血球上有另一種蛋白 Xk ,它可以幫助 Kell 蛋白維持穩定。

Kell 蛋白與 Xk 蛋白的示意圖 / Denomme GA. Kell and Kx blood group system. Immunohematology. 2015; 31: 14-9.

Kell 蛋白與 Xk 蛋白的示意圖 / Denomme GA. Kell and Kx blood group system. Immunohematology. 2015; 31: 14-9.

我們今次只介紹 K/k 抗原,因為其他兩組抗原 Kp(a)/Kp(b) 、 Js(a)/Js(b) 甚少產生臨床問題。絕大部分人都是有 K-k+ 血型的,他們的紅血球上只有 k 抗原,沒有 K 抗原。亞洲人接近沒有 K 陽性(即 K+ )血型,但約 9% 的白種人是 K 陽性,即他們紅血球表面上有 K 抗原。在亨利八世的年代根本沒有輸血,所以血型理應不會做成甚麼大問題。但大家不要忘記,血型除了影響輸血,也會影響懷孕。就如史丹福以前介紹過的 RhD(恆河猴 D 因子)血型一樣,假如嬰兒的血型是 K 陽性,而嬰兒的血液不小心進入了孕婦的血液中,孕婦的免疫系統就認得這些 K 陽性的紅血球,並視它們為外來物,然後製造 anti-K 的抗體去攻擊這些細胞。Anti-K 抗體可以經胎盤進入嬰兒體內,攻擊嬰兒的紅血球,令嬰兒出現溶血性貧血,這個現象被稱為新生兒溶血病 (haemolytic disease of newborn) 。Anti-K 抗體比其他攻擊紅血球的抗體,例如 anti-D 還要危險,因為它不但會攻擊紅血球先驅細胞 (erythroid precursors) ,影響造血。

假如亨利八世有 K 陽性血型,他的妻子又是 K 陰性的話(白種人有約 90% 都是 K 陰性),他們就可以誕下 K 陽性的孩子。在妻子懷孕或者生產時,就有機會接觸到孩子的K陽性血液,令免疫系統製造出 anti-K 抗體。如果她之後再懷了 K 陽性的孩子, anti-K 抗體就會穿越胎盤,攻擊孩子的 K 陽性紅血球及紅血球先驅細胞,令他出現嚴重貧血,因而胎死腹中或者誕下不久就夭折。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凱瑟琳 (Catherine of Aragon) 6 次懷孕只有一位女兒存活了,他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 (Anne Boleyn) 在誕下了一位女孩之後多次懷孕都流產。雖然亨利八世一心想要兒子,但他的兩位女兒卻成為了英國史上非常重要的兩位女王,分別是瑪麗一世女王(Queen Mary I)及伊利沙伯一世女王 (Queen Elizabeth I) 。其中伊利沙伯一世女王更帶領英格蘭打敗西班牙無敵艦隊,成為了海上霸權,令英格蘭正式成為了世上數一數二的強國。

至於麥克勞德綜合症,則是一個可以影響 Kell 血型系統的 X連鎖隱性 (X-linked recessive) 遺傳性疾病。這個疾病是由 Xk 基因突變由起的,突變令紅血球上的 Xk 蛋白減少,因而令 Kell 蛋白變得不穩定,所以麥克勞德綜合症會令紅血球上的 K 抗原及所有其他 Kell 糖蛋白上的抗原變弱。除了影響血型,麥克勞德綜合症的患者更會有認知改變、精神失常、肌肉萎縮、心肌病變等的症狀,他們的周邊血液抹片會有大量發現「三尖八角」,像是海膽般的紅血球,被稱為棘狀紅血球 (acanthocytes) 。有部分患者更會有中性白血球 (neutrophil) 功能失常,引起慢性肉芽腫病 (chronic granulomatous disease) ,病人會經常出現化濃性感染。《The Historic Journal》刊登的文章認為亨利八世又一位博學多才,英明神武的明君變成一位殘暴不仁的暴君,可能就是因為麥克勞德綜合症引起的神經失常症狀。

棘狀紅血球 / pinterest.com

棘狀紅血球 / pinterest.com

至於那篇文章的推論是否合理呢?我們現在已經找不到亨利八世的基因去作診斷,所以只能依靠歷史文獻的記載去估計。史丹福覺得  K陽性是一個合理的推論,可以解釋到亨利八世兒女流產或夭折的問題。但值得留意的是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凱瑟琳成功誕下一名女兒,這是她第五次懷孕時誕下,而不是第一次,其中一個解釋是這明女兒有K陰性的血型,所以 anti-K 抗體不會攻擊她的紅血球造血細胞。

至於麥克勞德綜合症,或許可以解釋亨利八世變得殘暴不仁,但這不見得是一個很好的解釋。因為除了麥克勞德綜合症,還有很多不同的神經退化性疾病,都可以有類似的病徵。該文章的作者們之所以選擇麥克勞德綜合症作解釋,似乎是誤以為麥克勞德綜合症只能發生在 K 陽性的病人中。事實上,雖然麥克勞德綜合症可以影響紅血球上的 K 抗原,但麥克勞德綜合症與 K 抗原其實是由兩組不同的基因控制的,所以即使病人是 K 陰性,他一樣可以遺傳到麥克勞德綜合症的基因,並出現神經症狀。事實上,麥克勞德綜合症會令 K 抗原變弱,如果亨利八世真的有麥克勞德綜合症而傳給了兒子,他們得到 anti-K 引起的新生兒溶血症的機會反而低了。

雖然我們始終無從得知亨利八世是否有 K 陽性血型或麥克勞德綜合症,而且這個推論有其不完善的地方,但史丹福還是希望透過這位傳奇的國王,讓大家認識一下 Kell 這個重要的血型系統。

資料來源:

  1. Whitley C, Kramer K. A new explanation for the reproductive woes and midlife decline of Henry VIII. The Historical Journal. 2010; 53: 827–48.
  2. P Stride, K Lopes Floro. Henry VIII, McLeod syndrome and Jacquetta’s curse. The Journal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Edinburgh. 2013; 43: 353-60.
  3. Westhoff CM, Shaz BH. Kell and Kidd Blood Group Systems. Transfusion Medicine and Hemostasis. 2013: 163-6.
  4. Denomme GA. Kell and Kx blood group system. Immunohematology. 2015; 31: 14-9.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