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色列研究:古埃及曾積穀抗旱災 但失敗告終

2018/4/3 — 18:32

逾 3,000 年前,勢力範圍遍布小亞細亞的古國西臺,向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 (Ramses II) 發出泥板,上面寫著求救的訊息:「吾國無糧!」此前,這兩個古王國一直處於戰爭狀態,但一場嚴重干旱正將西臺這個古國推向滅亡之路,殺死所有農作物、牲畜和人民。而古埃及人與西臺人不同,早已預計會出現氣候危機,並計劃提前解決糧食短缺的問題;而為了兩國疆界穩定,當年法老們決定援助西臺,向這個前敵人送上糧食。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考古學家 Israel Finkelstein 帶領的研究團隊,在刊於 Egypt and the Levant 年刊的報告指,青銅器時代晚期的古埃及人早有謹慎計劃和政策來適應公元前 1250-1100 年的長期乾旱,而其他鄰國似乎都準備不足,不過這些政策推行得太遲,無法讓古埃及王國擺脫滅亡的命運。

團隊將多個考古證據包括來自以色列北部古城米吉多 (Megiddo) 的燧石和骨頭化露、加利利海的花粉化石與當地牛隻 DNA 拼湊起來,更準確地了解整個地區的氣候與當時環境。 Finkelstein 指,從這些文物顯示古埃及人如何應對氣候危機,並試圖穩定局勢;他們已花了好一段時間處理問題,可惜為時已晚。

廣告

大約十年前考古學家已知道,地中海地區的大範圍乾旱是當地青銅時代晚期文明衰落的罪魁禍首。但現時只有是次研顯示,法老早已預知問題——在古埃及王國東南部地區出現旱災時,法老已下令其他地區增加糧食產量,並將當地牛隻與瘤牛雜交,以製造更耐熱的犁牛保障糧食生產量。而在米吉多古代遺跡中,團隊同樣發現用於收割糧食的鐮刀,以及異常大量牛骨;從骨推斷牛的年齡顯示牠們均用來耕種而非食用,可見當時地中海地區有很高的糧食需求。

團隊指,這些農業措施將古埃及王國的壽命延長了大約半個世紀的時間。未有參與是次研究,但在米吉多進行發掘工作逾廿年的美國考古學家 Eric Cline 認為,旱災是青銅器時代晚期導致飢荒和戰爭的壓力因素之一,當時的文明崩潰不是一個與我們無關的古代歷史問題,而是對現今人類文明有重要啟示:人類應盡早提前計劃對抗急速變壞的氣候問題。

廣告

NASA 戈達德太空研究所 (GISS) 總監 Gavin Schmidt 亦表示,從某種程度上,現代文明在應對氣候危機對比古埃及並沒有取得太多進步。不過,現代人擁有更好的預測能力,是第一代能夠真處理氣候問題的人類。然而,隨著美國宣佈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為全球減排碳、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帶來嚴重後果。

去年十月,有學者從埃及碑文、信件等文獻發現於公元前 1-3 世紀的古埃及曾發生多次火山爆發,觸發社會動蕩,增加了希臘人與埃及人的衝突,成為該王國滅亡的其中一個觸發點。

來源:
The New York Times, Faced With Drought, the Pharaohs Tried (and Failed) to Adapt, 30 March 2018

報告:
Finkelstein, I., Langgut, D. & et al. (2018). Egyptian Imperial Economy in Canaan: Reaction to the Climate Crisis at the End of the Late Bronze Age. Egypt and the Levant: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Egyptian Archaeology and Related Disciplines, p.249 - 260, February 16, 2018. doi:10.1553/AEundL27s249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