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像科學家或建築師一樣解難

2018/7/6 — 12:40

圖片來源:pixabay.com

圖片來源:pixabay.com

最近在工作上接觸到很多有關於 Design Thinking 的問題,讀到有關於四十年前一個有關於解難的實驗,覺得應該可以和之前寫下的戰術戰略論串成一起。

那便是有名的 Bryan Lawson 的解難心理實驗,那個心理測驗的方法如下:

實驗分成兩組參加者,一組是科學實驗出身的學生,一組是建築設計的學生。各組分別派了一組八塊的積木,而積木的顏色和形狀兩組都是一樣。

廣告

積木有黑白紅藍四面,參加者每次將被指示要以不同數目的積木完成不同組合。

當然,組合在每一次指示之中都有著不同的要求,但有趣的是如果有四道要求(例如紅不可貼著黑,白要和黑相對,如此類推)參加者將不會被告知所有要求,他們只能在砌好積木之後讓導師看,導師只能說可以或不可以。

廣告

我們建基於要求之上,可以有三種類型和兩種失誤:

要求的類型:

1. 某種顏色需要在某面出現(A)

2. 某兩種顏色需要同時同面出現(A and B)

3. 某兩種顏色不可同時出現(A or B)

要求的失誤:

1. 無法選用最合適的積木以得出答案

2. 無法將最合適的積木砌成最合適答案

結果發現科學家較擅長於「不可同時出現」的解難得出好表現,而亦同時較少「選取積木」上產生失誤。建築師則擅長「需要同時出現」問題,亦於「組合積木」上出現較少失誤。

Bryan Lawson 認為這說明了兩種解難的取向:一是科學家而「問題為本」的解難方法,重視於得出問題所有假定和以正確的推論方法取得結果;二是建築師而「答案為本」的解難方法,重視於透過具體例子和成果方可說明概念。前者重視過程,後者重視結果。

放於國際象棋,可以有什麼推論?我認為可以得到以下理論

1. 當問題複雜而可行著法太多時,需要透過得出局面中所有的條件和局限以推考答案。(例如開局和中局)

2. 當問題簡單而可行著法較少時,則需要透過假定等著來使用實際計算以以推考答案。(例如殘局和棋題)

如何平衡兩者的思考方法,其趣味其意博其奧妙不下於戰術戰略論 / Thinking Fast and Slow。下一篇文章,我們可以看看幾個具體例子。

發表意見